目前分類:也來寫寫貓奴文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概是去年11月或12月時候的事情吧,貓中之王的doudou除了在家稱霸群雄外,他的工作還包括和外來野貓幹架,每過三五天就會在晚上聽到淒厲的叫聲,以他的氣勢,通常他都會把外來貓打跑,但是歲月不饒人,13歲的doudou大概是人類60,70歲的年紀,再勇猛也禁不起這樣的折騰。

DSCN2073.JPG

 

在這之前才被打成熊貓眼(其實他這毛色已經算是熊貓眼了),滿臉的泥土疤,白貓都變褐貓了,還得大半夜抱著他去洗澡,通常doudou很排斥洗澡,但是那一天大概也知道自己很髒,乖乖地坐在浴缸讓我們幫他沖澡、除泥巴塊。

 

文章標籤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覺為貓咪寫文已經貓奴到骨子裡了,但其實我不是天生貓奴,在遇見玖伊絲以前我從來沒有和貓咪一起住過。在台灣因為家裡太后特愛乾淨(潔癖?)加上鼻子容易過敏打噴嚏,所以很不待見有毛動物;國小的時候爺爺奶奶為了讓我們開心,前後從朋友那裏接收了狗狗,讓我們可以和動物接觸,可是因為沒和牠們住在一起,每次只是去爺爺奶奶家和狗狗玩一玩,所以一直沒養成要照顧牠們、對牠們負責的態度。

 

DSCN1947  

我和弟弟則兩隻養過烏龜,是爸爸先後在學校撿到的,一隻叫阿K龜、一隻叫笨笨龜(名字很俗我知道,可是當時叫著叫著就習慣了)。在我上大學搬去台北後,大部分時間就換成我弟弟照顧牠們。烏龜不會吵不會鬧、也不會跑來撒嬌賣萌,不是沉在水裡、就是爬上石頭曬太陽,好像鄰居一樣,各過各的生活不互相干擾。我那時候以為,就算我們這樣照顧烏龜,幫牠們換水洗沙、換個大水盆、刷刷背上的青苔,我們也只是習慣牠們在我們家而已,沒有少了牠們活不下去的深切情感。

在台北讀書一陣子,選了個周末搭車回家,晚上到了車站後爸爸來接我,在車上他跟我說:『回去安慰一下弟弟吧!阿K龜和笨笨龜死掉了。』

文章標籤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