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有時間可以自由閱讀和重拾閱讀習慣之後,真的好一陣子沒接觸華文創作了,我對華文作品的印象多半是以前求學時班級規定的指定課外讀物,例如:簡媜的《水問》、朱天心的《擊壤歌》等已有些年代的文青作品,之後便如脫韁野馬般撲向翻譯文學,那時候我的對華文作品的印象還留在「景淺、情深」的華人式氛圍中,通常一個段落看完只會覺得作者說多話、有好多豐沛的情感和思想,但是我融不進那氣氛。

 

當然,我那時怎麼會懂情深是怎麼深?怎麼會懂寄寓和批判都藏在字面下?而如今,回頭重拾華語作品,歷練多了,對文字的體悟又一村了。

靈魂擁抱

 

這次選侯文詠的《靈魂擁抱》也不是偶然,最早也是看他的《危險心靈》長大的,便想索著作者創作的足跡一路看下來(但我還沒看《白色巨塔》)於是選了《靈魂擁抱》,只是,這本書的力道和情感還真沒抱到我的靈魂。

  

(故事簡介我就不寫了,大家可以google找找。)

 

讀書有感:

首先就題材和故事脈絡我覺得還不錯,以媒體生態為背景,並以主角四人的感情糾葛為軸貫穿全篇,原本該是一般般的世俗男女愛恨情仇落落長,卻落在如蜂蜜、麥芽糖般的世界,看似金光閃閃,但黏膩、濃稠、擺脫不了、甚至開始招蜂引蝶、長螞蟻,讓一個普通的故事增色不少。

但是,困難點就在這兒!作者以媒體界為背景無非是希望批判和探討一些媒體亂象和荒謬,立意很好,我贊成故事要把餅做大才會有格局,(不然單純男歡女愛的故事和甄嬛傳,你說我喜歡看哪個?)這本書想要探討的議題不少,但是很可惜地,卻都蜻蜓點水的隨著故事鋪陳而過去,批判的力道出不來,如隔靴搔癢、不痛不癢。

 

比如說女主播宋菁穎對成天跟蹤騷擾她的痴漢記者彭立中忍無可忍,決定向公司申訴甚至要走法律途徑,我覺得作者要提出來討論的面關於:公司內部對性騷擾的淡漠和偏見、性騷擾防治委員會的審查過程和瑕疵、平衡報導和真相、新聞人的拿捏、媒體的見獵心喜和傷害......等等,但是隨著故事推演,有些議題就這樣遠去,留下故事主角不停在掙扎,但卻不知為何而掙扎。

其中的公司內部對性騷擾的淡漠和偏見我覺得本來該是個很好的議題,可以藉此呼應出同儕霸凌、公司階級、甚至男女性別歧視等等。當女主播決定要申訴性騷擾時,公司主管不是希望息事寧人、就是覺得沒什麼大不了,而同事則當茶餘飯後的話題、主播的前輩要她把全副精神放在專業上,甚至主管認為她不幫公司轉錢只會找麻煩......等等,把整個狀況鋪陳的很險惡,但是後續呢?同事就消失了、主播前輩也沒再說些五四三了,然後正正常常進入委員會審理過程、然後查證、結果出爐,那宋菁穎是被婊辛酸的嗎?公司內部對當事人的衝擊就這樣虎頭蛇尾結束了!而什麼重點都只帶出個頭就沒下文了,跟拔不出來的鼻頭粉刺一樣惱人。

其中也有一個性別歧視原本也該是個吸睛的爆點,對於委員會的不彰和主管的偏頗、癡漢記者的男女追求和記者採訪的比喻、宣稱兩人著「超乎友誼的關係」甚至是宋菁穎劈腿第三者,和宋菁穎說:『難道女人得先證明自己是「處女」,才有資格不被男人性騷擾嗎?』照理來說,這種兼具雙方辯論、又涉及醜聞、腥羶色的故事要素,應該要可以掀起一波故事高潮,但是看完依舊是覺得故事開了頭,卻沒有去鋪陳、結尾,看完每個段落心中OS就是『然後呢?下文呢?』

主播的處女論在召開記者會時化成行動,發給所有與會者一人一張她的醫院證明,然後就這樣故事走向就這樣一面倒向她。其實我覺得這推論邏輯上並不是很合理,我是處女 = 我沒有性行為,可是這是否就可以毫無疑義的解釋兩造雙方的各說各話?記者對於處女說法就照單全身?(之前說美女主播侯佩岑是處女時,大家也這樣照單全收嗎?)故事雖然完整,但是劇情卻顯牽強。至於書裡面沒太多著墨的性別歧視和女性弱勢我就不多談了,以免書裡沒有的我在這裡自己加油添醋過度解釋。

 

 

至於角色的描寫我覺得過於扁形,甚至連輪廓都難以構築出來,整本看完我對角色的感想就是所有人都很瘋癲!!當然我不需要知道女主播的三圍和身高體重,可是通篇下來我只知道她討厭彭立中、被他逼得快瘋了,還有她喜歡燃燒自己的生命,不甘就此被家庭、婚姻綁住,但是她除了做好主播的工作外,有怎樣燃燒嗎?(除了有氧課燃燒體脂肪外)我看不吃來她有什麼特別的個性,她只是在每段故事裡面表穿該有的反應,比如說害怕被騷擾、憤怒、忍無可忍......可是我卻不懂她這個人。

作家俞培文我覺得個性層次也疊地歪歪斜斜的,雖然描寫的重點就是在於人類在選擇中的人性和道德,當然,和所有故事一樣,道德會節節敗退,人便慢慢向下沉淪不可自拔。但是,道德敗退的點在哪裡?一點轉折起伏的內心戲都沒有,從一開始嫌棄《靈魂的擁抱》,後來該文章愈來愈出風頭,然後他的反對就愈來愈小聲,甚至後來就乾脆默認?媽媽沒跟你說不是你的東西別亂拿、陌生人的禮物別亂收嗎?沒看光一堆貪財的阿公阿罵最後被金光黨騙光畢生積蓄的血淋淋案子嗎?看不出來擺明就是很可疑的陷阱嗎?誰那麼好心願意心甘情願當你無名的打手?你是個作家,什麼不拿,拿人現成別人寫好的故事不是找死嗎?(之前作家吳淡如也是被控剽竊人家的作品)

甚至我覺得他很矯情,癌末的王郁萍在家昏倒時他硬要救人,可是等人到了醫院又偷為她下藥,我覺得他腦袋也是有問題,擺明不是正人君子,卻孬到不敢當個真壞蛋。撿人家現成的作品然後被威脅、好不容易拿回了證據結果女孩子操了傢伙衝進他家,他又嚇得哭哭啼啼把證據都還回去了,到最後沒辦法了還決定要求跪求人家,要他做什麼都願意!我看到這裡一把火都起來了,你這麼沒用當初跟人家搞這一齣是來作賤自己的嗎?好好一群大男人被一個癌末女生踢著屁股跑......

 

至於王郁萍和彭立中,我覺得是故事中較為立體鮮明的角色,為愛痴狂、迷戀到無法自拔,甚至到喪心病狂,他們兩人的作為無法用邏輯理解,所以他們的頑固、翻臉比翻書快、陰晴不定、甚至是精神病徵等等,我覺得都描寫得還不錯,讓人既討厭他、卻又真真恨不下去。喪心病狂如彭立中,卻扎扎實實的刻出那些在情慾中無法自拔的脆弱靈魂。

若要說靈魂,我覺得王郁萍和彭立中是這故事裡唯二有靈魂的角色。

 

 

至於故事結局,我覺得最大敗筆,俞培文被刺殺我覺得就已經是一個可以告一段落的ending,後面那一段甚至有些多餘,沒有交代癡漢彭立中的下場和美女主播宋菁穎的後續,甚至懸疑到最後一頁結果是已經死掉的王郁萍良心發現,讓大家有可以安心的好結局。真正的寫實小說最可貴的地方就在於他寫實,前面500多頁俞培文受盡各種苦楚、猜忌、恐懼、惡念,結果最後一頁立刻大翻轉,依切平安落幕......這真的太窠臼了!

 

總之,《靈魂擁抱》寫得不差,意在諷刺、鞭笞媒體生態和人的真誠靈魂,但對我來說,稱不上頂好,他開了個頭,卻沒有結尾;也許這就是他想表達的,沒有人能幫你把一切作結,唯有我們自己摸索,就像蘇格拉底如何教育學生一樣,他提出問題,卻沒給答案,我們要自己反覆推敲,自己回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