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癡。而法國肯定是棵世界神木,無與倫比。

 

在介紹了不少法國好看好玩的景點、和美麗的歷史文化和小鎮後,我有時候我收到一些回饋(謝謝大家還願意回饋給我!!)或是在網路上看到許多文章等等,不少人就直接把法國風景的美好和"法國人、法國生活"畫上等號了。但這其實誤會大了!法國的氣候、風景、歷史、遺跡、美食是法國硬體設備的完善,可是她的軟實力,她的居民呢?在法國生活最直接相關的就是和"法國人"的關聯,生活過得好不好,跟風景遺跡的關聯有限,但絕絕對對和"法國人"脫離不了關係。

我不是要一竿子打翻一船法國人,也不以毀掉大家對法國的夢想為樂,但與其對這國家抱持過多的浪漫幻想結果來法國後狠狠被刷巴掌,我情願在這裡先把醜話說在前面,幫大家打預防針,真的在法國遇到鳥事時才知道要如何保護自己。法國很美,如多數歐洲國家一樣,但她並不完美,還是需要小心謹慎甚至鼓起勇氣來面對。

 

 

我最近重新在亞維儂大學附設的語言中心學法文,原本的期待是能在之後考DALF C1(高級),對以後找工作或是申請研究所多多少少有助益。雖然沒有特別複習但是還沒有到退步的地步,分班考試也覺得得心應手,ˇ但是考試只有考聽讀寫、沒有考口說,這讓我覺得有點奇怪。分班成績出爐後我分到B2班(中高級),可是我已經考過B2了,我下一個階段就是C1,我對他這分班結果不是很滿意,畢竟在填資料時就都有填過了。

 

於是我去找語言中心的秘書,但秘書雙手一攤,說課務不是她負責,要我自己去找老師問。我一個新生半個老師連名字長相都不認識,叫我去堵老師?這就算了,我還真的就循線找到負責的老師,她同時也是C1的老師。

負責的老師她跟我說因為他們"不習慣"從分班考試的"小小測驗"就把新學生分到C1班,因為他們的程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這麼好。我那時心中的疑問就是,那你分班考試設計的鑑別度不就是有問題嗎?你為什麼要設計一個你自己也無法分辨考生程度的考試呢?

C1老師講得一副開恩的樣子,願意讓我試聽了兩堂C1課,然後課堂結束後跟我說:"你就算有B2,也沒有C1的程度,你的程度在B2和C1之間,但你的句子定冠詞(le,la,les)和不定冠詞(un,une,des)都還會搞混、單字的陰陽性也有錯,這是最基本的,這個都會弄錯你沒有辦法上C1的課,你可以回去複習B2的課程,這對你也比較有幫助。"

 

等一下!我可是花了1000多歐元來上你們三個多月的語言課程耶!你們又不是免費課程,就像要我留級還要我歡天喜地的接受!程度在B2到C1之間不就是要繼續朝C1前進嗎?這會有其他的解釋嗎?而且,不是生下來就內建你們的語言系統欸,定冠詞或不定冠詞用是會用,但100次總是會有一兩次錯誤啊,外國學生有語言錯誤不代表他們是智能有問題好嗎?虧你們還是專教外國學生.......我偶爾會犯基本的錯,但不代表我該回去讀A1!這就像我要求法國人來學學看中文的數量詞一樣?一隻、一頭、一條、一張...這很基本啊?怎麼會搞錯,你們腦袋有洞嗎?我想不管是哪個法國人聽到都會很不爽吧!

 

後來玖伊絲看學校硬是不給我換班,便勸勸我什麼"寧為雞首,不為牛後"等道理,並說我就把以前沒搞懂的地方重新Re一次,並在家自己多學一點,然後到時候也去考C1,等考到再拿著證書去C1班炫耀嗆聲。好說歹說,我後來還是去B2班了,B2班的老師同學人都很好,我在那裏的課也都很充實。

 

 

直到前兩個禮拜的禮拜三,負責我們班的兩位老師突然都一起掛病號,於是週四週五的課就先停課。老師也是人,生病人之常情,但是語言中心的反應速度和危機處理真令人嘆為觀止,下一周的課程表我們到周日晚上才收到,換了兩位代課老師,也些教室又換地點,雖然造成不少麻煩而且狀況外,但大家想說共體時艱,畢竟這兩周狀況比較特別就不說什麼了。

原本以為這一週兩位生病的老師會回來,一切回歸常軌,這週末也什麼email通知信都沒收到,看似應該沒問題。結果今天起了大早到學校去上課,在教室外左等右等,等了一會兒一位義大利歐吉桑跑去問,結果語言中心讓他拿回來了這週的新課表,我們早上沒有課。

課程有變動不會發email寄給大家嗎?新課表就這樣自己扣著是要做紀念嗎?如果不想發課表,在教室門口貼字條也不會太刁難你們吧?

 

拿了新課表,大家悻悻然地散了,中午12點半還有課。到了中午,大家又都回來了,在教室門口又再一次左等右等,等了十多分鐘老師沒來,義大利歐吉桑氣到講話都滴口水了,他又氣沖沖跑去問,結果這次是老師根本不知道有課,也沒被通知有課。放羊的孩子沒聽過嗎?還是你們自覺是褒姒可以烽火戲諸侯?開學店的就算沒那實力,要你排個課程也是人之常情吧?你也可以排成這樣學生瞎忙跑來跑去,老師根本不知道有課?

於是我們今天就沒有任何課,明天早課早上八點,但是教室號碼卻打了問號,定睛一看,這一週的教室號碼多半都打問號,所以你們排個課程表,老師不知道會不會來、教室不知道哪間、課表不知道要寄給學生,你們是來亂的還是當作天天愚人節?

至於明天和這週的課到底怎麼樣,語言中心負責人的反應也很法式:他們聳肩,沒人知道該怎麼辦。

 

 

經過一整天白忙的跑來跑去後,大好青春和時光就這樣被浪費,真的是被浪費,一點結果也沒有!我已經開始悼念我的學費了。

 

ps:但其實並不是每間大學附設語言中心都如此,之前還在學時曾經參加過系上的交換計畫,當時是到Aix-en-Provence的馬賽三大語言中心,那間語言中心的課程規劃、調度、教室安排、甚至是老師出缺生病都有規劃和和一套做事辦法,我那年在Aix時完全沒遇過這種荒謬的狀況,所以兩相較,level檔次立馬見高下。

, , , ,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