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法國最熱的話題莫過於歐洲議會選舉,而法國極右派政黨國家陣線(Front National,簡稱FN)取得空前大勝利,狠狠刷了左右兩派政黨各一大瓜子耳光,臉打地非常之響。

極右派,極度保守傳統、接近種族主義,捍衛法國傳統價值,例如天主教的地位,反對同性婚姻、反對移民、反對歐盟、甚至反對政教分離共和政治。

以前FN和法國其他許多小政黨一樣,雖然有名有經傳,但卻不被重視;然而這幾年在Marine Le Pen的領導之下,"極右"不再只是喊喊"外國人滾出法國"、"捍衛傳統價值"等等的空泛口號而已,FN快速壯大,潛力驚人,已經慢慢形成所謂"極右的政治理念和施政政策",上一次總統大選嶄露頭角,前幾個月的市長選舉更是一舉攻佔不少山頭,而這次歐洲議會的法國議員選舉,更一舉把FN推上政治高峰。

AFFICHE_CHEZ_NOUS_CRI_FNJ_BAT2.jpg  

(原圖網址請點此,最上面的副標Assez de racisme anti-Français:夠多反法國人的種族主義了;ON EST CHEZ NOUS!:這裡是我們的地盤!)

 

 

先說說這次五年一選的歐洲議會法國議員的選舉結果。極右派的FN獲得25%的得票率,痛宰位居第二的右派UMP(20%)、和明明是執政黨卻輸的一蹋糊塗的社會黨PS(14%),以及遠遠被甩在後頭看不見別人車尾燈的極左派,生存空間也被壓縮得少的可憐,於是,在歐洲議會擁有74位席次的法國將有24席由FN的議員出任(2009年僅3席,成長速度可謂驚人)、UMP萎縮至20席(上一屆有29席)、PS則輸掉一席剩下13席(2009年選上14席),其他左右搖擺的政黨如MoDem民主運動7席、以及之前剛和執政的PS社會黨拆夥的EELV歐洲生態綠黨6席、Front de Gauche左派陣線3席,和其他泛左的政黨只拿下1席。

意思是光一個極右派FN(24席),在歐洲議會的聲音可以壓過比所有左派、中左派加起來的聯合勢力(23席,除了UMP和MoDem之外),除非其他各個議員和各黨有共識要聯合壓制FN的保守聲浪,不然以後在歐洲議會,法國議員所呈現的意見,則是極右派的意向。

(原文:Le Parisien - Résultats européennes : la liste de nos nouveaux élus

 

affiche-elections-regionales-grande.jpg  

(原圖網址請點此,海報標題Défondons Nos Couleurs:捍衛我們的顏色;我認為,這裡的顏色不僅指的是國旗的顏色和法國所代表的傳統價值,更甚者,這顏色,可以代表著"膚色"。)

 

 

另外,我節錄了一篇費加洛報的小報導,說明極右派如何在年輕族群中崛起。

 

費加洛報:Olivier,19歲:我投FN,我敢做敢當(法文)

 

報導提供了一些統計數據,不如以往FN給人的印象是深掘阿公阿罵愛法國的心理以獲得選票,這次的歐洲議會選舉除了25%選民支持外,所有有去投票的35歲以下選民,有1/3是投給極右派FN,極度保守主義的年輕化也讓法國政治出現極大的動盪,因為被視為"傳統保守"的代名詞的60歲以上阿公阿罵佔FN支持率的21%,這數據顯示,不是老年人對FN的支持率下降,而是極右派已經向下扎根,找到年輕族群的支持者。

尤其,FN在未受高等教育的年輕族群中有著更高的支持度,在所有支持FN的年輕選民中,37%沒有bac(意即沒有高中畢業程度),僅11%有bac+3(大學畢業程度),別看這些比例不是很高,極右派在年輕族群有廣大粉絲,換算成選票下來極為可觀。

 

Le-Pen-Marine.jpeg  

(原圖網址請點此

 

極右派的快速成長和Marine Le Pen的領導也有絕對的關係,以往那些潛在選民會因為怕別人說"你居然投給FN,你是種族主義者、你是激進保守者"等評語而對投票給FN感到卻步,但是Marine Le Pen除了領導極右派之外,更多次鼓舞這些潛在選民站出來投票發聲,她在一次歐洲議會選舉的造勢場合曾說:『他們(指所有左派、右派)知道我們不喜歡"歐洲",而他們就是希望我們待在家裡,不去投票,不表達意見,然後把他們送進歐洲議會繼續影響法國。但是,我們偏不這麼做,我們要去投票,把我們的聲音帶進歐洲議會。』(大概意思,沒有逐字翻。)

以前極右的FN不被當作一個正規的政黨,被主流的左右派政黨視為"少數民粹、種族思想的烏合之眾",而如今廣大保守選民勇於為自己的政治傾向發聲、投票,並視FN和其他政黨無異,這也讓FN後來居上,狠很痛扁了PS和UMP舒了一口惡氣。

 

 

7772260883_marine-le-pen-le-18-mai-2014-a-paris  

(原圖網址請點此,圖為Marine Le Pen在歐洲議會選舉前的演說,後方口號Non à Bruxelles :向布魯塞爾說不)

 

而FN的大勝顯示了極右民眾的高度支持和左右派民眾對於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失望和冷感,同時也對於歐盟、法國等難以解決的問題表達不滿。

 

我個人認為,若屏除Marine Le Pen是極右派領袖,而我則是他們眼中看不順眼的"外國人"這點之外,我認為她其實是位很有領袖魅力的政治人物,她帶領一個原本迷你小政黨快速壯大、過關斬將,並擄獲不少沉默選民,為她和政黨帶來生涯高峰,相較左派PS和右派UMP的領導人同時間在幹嘛,執政黨PS的總統Fançois Hollande騎摩托車會女明星然後和女友分手的花邊新聞比政績還搶眼、在野黨UMP前主席Jean-François Copé報假帳A錢疑雲跳到黃河洗不清、有意角逐下次總統大選的前總統Nicola Sarkozy疑似取了假名擁有海外帳戶並遭近親出賣私人談話錄音全曝光......,劈腿的劈腿、A錢的A錢、碎嘴的碎嘴、出醜的出醜,相較之下,Marine Le Pen顯得輕盈許多。

如果我是法國人,也許我也會被她的領袖魅力吸引然後追隨她,但現實應該就是,所謂最遙遠的距離莫過於外國人看極右派領袖吧!

 

 

*後記補充:

發表這篇文章後幾這幾天,我又分別和以前學長Dimitri和玖伊絲稍稍討論了一下這次歐洲議會的選舉結果。他們補足了我原本觀點的狹隘和死角,但又讓我更深一層的去思考這問題。他們兩人大概的意思是,這次歐洲議會選舉,法國的投票率不高,所以極右派FN的高得票率其實換算下來得票數並不那麼可觀,也不能代表廣大民眾的政治取向。另外,許多人這次投極右派不是真的是種族主義者或是贊同極右派,而是真的厭倦了左派PS和右派UMP的鬥爭和醜態百出,而極左派又是個不切實際的荒謬政黨(原句引述XD)、極右派雖然政見不敢苟同但是至少是個可以改變現狀的政黨,因而投極右派當作打臉票,希望極右派的大勝可以讓兩黨體認到危機和人民的不滿。

但是我認為,不投票的人,等於是把決定權和表達意見的權利送給投票的人,所以我可以明白故意投打臉票的人的想法。以年輕族群來說,只有30%的年輕人去投票,投票人之中又有30%的選擇極右派,所以總共是9%的人而已。但是我認為1/10的人投一般左派右派政黨和1/10的人投極右派給我感覺是兩回事。

身為一個外國人,想像在路上看到十個年輕人,就有一個就是種族主義的極右派,這比例其實讓我很剉吧!滿街的年輕人又會有多少潛在的種族主義者?遇到十個年輕人,如果有一個對外國人友善一點的左派,也許心情會好一點;如果有一個會白眼外國人的右派,也許心情會有點幹;可是如果遇到一個種族主義者,我覺得這下就沒好日子了。就要祈禱不要有這1/10的倒楣運......

這又給我另一種感覺,很像霸凌轉學生,十個同學裡面有一個就是霸凌者,其中七個閃得遠遠的裝聾作啞、不發表意見,剩下兩個肯說話的會不會阻止霸凌發生都令人存疑。霸凌者的確不代表這十個人,但光這一個人,也許轉學生就被丟進垃圾桶了。或是有些人只是因為想要跟老師唱反調,不滿老師的管理而決定加入霸凌者壯大他們的勢力,冷眼看著轉學生被塞進馬桶......我不能說他們錯,各家本有自己難念的經,但是,似乎這時局,不管如何,外國人的日子都不會太安逸。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