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一回寫羅亞爾河城堡,竟然是去年十一月了!而這趟旅行是已經是三年前了的事了!再不把它寫完,遊記都要放成回憶錄了......(崩潰)

距離達文西所居住的克羅綠西城堡幾百公尺處(詳見:達文西最後三年的法國落腳處:昂布瓦茲之克羅綠西城堡(Château de Clos Lucé à Amboise)),便坐落著依傍羅亞爾河的昂布瓦茲皇家城堡(Château Royal d'Amboise)。昂布瓦茲和她的城堡,曾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極盛一時,又和許多城堡一般,在往後的日子逐漸沒落,並在法國大革命後嚐盡苦楚,最終,回歸了平靜,在青青河畔看著日昇日落細水長流,而在這裡駐足的旅人,只能瞥見他吉光片羽的歷史一隅。

 

(圖片來源:http://www.cavesdelacroixverte.com/

le chateau d

 

 開放日期:除了12月25日和1月1日外,城堡全年開放

 

 售票處開放時間:

03/01~11/15,09H00-17H30

11/16~01/31,09H00-12H30,14H00-16H45

02/01~02/28,09H00-12H30,13H00-17H00

 

 2014年的票價一覽表(中文)

成人票:10,7€

學生票:9,2€

7-18歲兒童青少年票:7,2€

耳機導覽另外付4€

 

20人以上可適用團體票優惠,以及身障人士及陪伴者、失業人士、多子女家庭等等都有優惠價格,有需要可以參照一覽表查詢。

 

 交通資訊

我在查資料時看到這交通資訊指南差點沒笑出來,網頁給他乘不同交通工具的遊客的建議十分多元,有開車的路線、搭火車、搭飛機再轉乘,還有可以撒大錢乘坐直升機,果然皇家城堡,連規格都很皇家。

交通資訊請點此

 

(圖片來源:http://www.chateau-amboise.com/

chateau_amboise

 

昂布瓦茲這河岸小鎮,在希臘羅馬古典時期就已有人煙,當時羅馬人也是看中沿河峭壁的戰略重要性而傍水築造羅馬防禦堡壘,不過幾經更迭現已不復存在。

在當時歐洲日耳曼各部落諸國林立的上中古世紀,昂布瓦茲已在歷史占一席之地。西元504年時,當時的法蘭克王國的Clovis便在這裡會見西哥德王國的首領Alaric,而之後Clovis又擊敗了西哥德人,迫使西哥德人退出羅亞爾河流域並往南遷移,法蘭克王國便把整條河穩穩放進口袋裡。

 

(圖片來源:http://www.legrandhoteltours.com/239-tourisme/295-chateau-damboise.html

photo-634750250803868010-1  

 

中世紀後期,又歷經諾曼人南下侵犯,在幾經衝突、斡旋、談和的眾家你來我往的淬鍊,昂布瓦茲的建設和防禦設備逐漸完善,成為當時西法國最固若金湯的堡壘城鎮。

 

1431年,當時擁有城堡和這塊寶地的昂布瓦茲家族卻因為其中一位家族成員的失算而付出慘痛代價。家族中一位名叫Louis的貴族,企圖設局暗算另一個家族同樣名為Louis的貴族,但蠢的是,非但陰謀沒成功,這位被暗算的Louis後臺還比他硬,是當時國王查理七世(Charles VII)的親信,這下簍子捅大了,不僅被抓個正著,還被國王判了死刑。後來雖得赦免,但是代價就是得沒收城堡,於是自1434年起,昂布瓦茲城堡便歸給皇家所有,昂布瓦茲家族就只能離開自己的封地了。

 

(城堡對面的老舊房舍) 

1 maison

 

(這座長滿藤蔓的小屋真的好可愛,好像童話故事裡的小房子,跟左鄰右舍相比非常特別!)

3 cafe et maison

 

查理七世的王儲路易,原本在其他地方居住受教育,但卻受到當時勃艮地(Bourguinon)黨羽的威脅,於是便決定移師到昂布瓦茲城堡,結果一試成主顧,顯然王儲對這裡方非常滿意,便決定在加冕成為路易十一(Louis XI)之後,帶著一家妻小搬到這做城堡安頓下來,昂布瓦茲城堡也成來之後許多王子公主成年前居住受教育的地方。

路易十一的王后沙瓦家族的夏洛特(Charlotte de Savoie)據說酷愛閱讀,有著大量藏書,加上路易十一為了讓城堡擔下教育王室幼苗的重責大任,於是在城堡裡創立了一座館藏十分豐富的王室書館,以當時來說無疑是重要的發展,而今天法國許多國家圖書館的珍貴古籍都是從這座王室圖書館流傳下來的。

 

5 chateau

 

路易十一的兒子查理八世(Charles VIII)基本上就是在這座城堡長大的,這裡就像他的家一樣,於是他登基後也選擇繼續住在這裡,於是查理八世成為居住在昂布瓦茲城堡時間最長久的國王。而他一生在位時期,都不停地在擴建改造他心愛的家園。

Saint-Hubert禮拜堂、國王皇后的寢宮、城堡周圍的塔樓、還有花園,都是在查理八世在位時期慢慢增建的,讓原本哥德風的城堡開始沾染了一些文藝復興的氣息。

 

(可以看到克羅綠西城堡就在咫尺之遙,想像一下這就是法蘭西一世遙望好朋友達文西的居所的視野。也有許多傳言流傳著法蘭西一世國王開通了一條地下秘密通道直接通到達文西家,但是傳說歸傳說,幾經考察,並沒有發現連接兩座建築的地下隧道。他是國王,要找達文西聊天也不用這樣偷偷摸摸吧!)

7 vue de maison de DaVinci

 

1498年,年輕的查理八世在一場舊式網球運動中不慎撞到頭,結果當場血流如注,然後,就死了,得年27歲。

我看到這結尾時真的就是倒抽一口氣!喝!!原來運動傷害這麼致命,以前人國王當得這麼爽,沒想到頭碰了一下,結果就大失血,然後就死了,沒有醫療、沒有保險,國王位子再怎麼坐也無法坐得安穩呀!

 

(Saint Hubert禮拜堂內部,原諒我沒有照得很好。)

8 chapelle

 

9 chapelle

 

(這座禮拜堂也是達文西的下葬處,看來法蘭西一世真的很重視他,連他過世後都願把他葬在宮殿旁的王室禮拜堂,以念朝朝暮暮。)

10 tombe de DaVinci

 

繼任的路易十二(Louis XII)延續著查理八世的基礎繼續修建,直到下一位法蘭西一世,就是這位和達文西非常交好的國王,是法國在文藝復興時期最重要的藝文支持者,有人相信因為法蘭西一世對藝術的熱愛,奠定了法國文化藝術大國的地位,也讓他在法國各君王中有著極高的評價。

不過不若幾為前任這麼愛家,法蘭西一世是個喜歡往外跑的國王,光是供他使用的城堡就好幾座,除了打獵用的行宮香堡(Château de Chambord),還有布盧瓦城堡(Château de Blois)及楓丹白露城堡(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

 

(下圖照片和剖面圖可見皇家城堡拔尖地立在河岸,低頭俯望著一旁的民房。)

14 drapeau

 

(城堡所在位置原本就是河岸高地,易守難攻,後來更在峭壁部分興築城牆和寢宮,所以讓城堡看起來更加高聳。)

 plan de chateau  

(原圖網址請點此

 

城堡裡的兩種建築特色混搭,哥德式和文藝復興式。

據說這種挑高型的屋頂和柱子連屋脊的建造方法就是哥德風格。

16 salle (1)

 

17

 

而平平方方的房間格局則偏向文藝復興風格。(不過建築不是我的專才,如果有錯請大家糾正!鞠躬~)

18

 

物換星移,王室對昂布瓦茲城堡的熱愛也漸褪。16世紀末的亨利三世(Henri III)對於這座城堡已經沒什麼感情,宮廷重心遷往巴黎,國王本人已經很少使用這座城堡,城堡變成了重要貴族犯人和政治犯的豪華監獄。如冷宮棄婦,聖眷涼薄,昔日的萬千寵愛換不回一絲重視,昂布瓦茲城堡其後就轉給了國王的兄弟奧爾良公爵(Duc d'Orléans)當住所,1660年間公爵便拆毀了一部分城堡。

之後因為奧爾良公爵與國王起了矛盾,昂布瓦茲城堡又被國王沒收以示懲罰,沒收回來的城堡又重新成為監獄,直至路易十四時,昂布瓦茲城堡仍是關押貴族罪犯的軟禁地。

20

 

21

 

在18世紀時,昂布瓦茲城堡一度為舒瓦瑟爾公爵(Duc de Choiseul)的所有,只是後來舒瓦瑟爾看中幾公里外不遠處的香特魯莊園(詳見舊文:舊時貴族東方熱和古早遊戲:昂布瓦茲的香特魯塔(Pagode de Chanteloup à Amboise)),便翻臉比翻書快,棄之如敝屣。

皇宮貴冑揮金如土的奢華生活,真不是我當今一位市井小民可以想像的。

22

 

最後城堡又在貴族之間流浪,但好時光已經日薄西山,即將到來的法國大革命一擊粉碎了封建貴族的外強中乾的假面,城堡也在大革命後被共和政權沒收。 

23

 

就像暴發戶突然拿到一筆天文數字的前,卻不知道要怎麼管理一樣,可謂暴殄天物。

拿破崙稱帝後,便把城堡犒賞給他的屬下Roger Ducos,此時城堡已年久失修,狀態不甚良好,而Roger Ducos無法修繕,於是見笑轉生氣,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無法修葺的部分全部拆毀,這一拆,城堡三分之二的建築就毀於一旦了。

之後接手的幾位沒其他招也跟著拆,於是如今我們能看到的城堡,是文藝復興時期的1/3或1/5而已,大部分都被這些不懂又不肯洗洗睡了的貴族拆毀了。

 

(這是當時城堡全盛時期的建築圖,約是今日的三到五倍大。)

800px-SchlossAmboiseStichDuCerceau  

(原圖網址請點此

 

(窗外望去的Saint Hubert禮拜堂)

19

 

共和政權接管後,城堡也沒有比較好受,依舊是被當成高級監獄。

當時法國正在和阿爾及利亞作戰以擴張殖民地,法國先是和阿爾及利亞談和,但後卻不守約定來陰的,被這一偷襲,阿爾及利亞措手不及,領袖和隨從就被法國擒獲,為了保有人質以牽制阿爾及利亞就範,法國便把阿國領袖Abd El-Kader 和他百餘位隨從全部後送到法國,帶到昂布瓦茲城堡軟禁。

Abd El-Kader 一直到拿破崙三世1852年才獲得釋放,但他許多隨從因為熬不過法國北部寒冷的天氣因而病死或凍死。

也許法國貴族住在這裡會覺得美麗又愜意,可是對Abd El-Kader來說,這可能是最淒涼的風景。

24 riviere

 

1873年,已失去貴族特權的奧爾良家族決定接手,並把昂布瓦茲城堡轉型成為養老院以接待有需要的老人。

此後該城堡便由奧爾良家族創立的基金會掌管,管理開放、修繕的營運事務。

25 riviere

 

蓋在河岸高地的城堡視野真的超好。

 

26

 

維基百科:昂布瓦茲城堡

昂布瓦茲皇家城堡官網

6

 

28 jardin

 

29

 

從花園中望向城堡建築的一隅。

30

 

31

 

我覺得這裡,比巴黎更有王城的磅礡氣勢,巴黎的壅塞、濃縮,雖然精彩但總覺得讓人透不過氣。

不過,磁吸效應就是如此,國王所在的首善之都,都會變成人口匯聚的大城市,也許,如果昂布瓦茲一直都是國王的居所,今日的光景可能就不會這般美好慵懶。

32 le pont et la riviere

 

33     

  

環繞著王城的小鎮,坐在羅亞爾河畔,日日夜夜回顧著一頁頁的歷史,他的輝煌壯盛、傾敗寒涼,他的炙手可熱和棄之敝屣,他是孕育文藝復興的明君的搖籃、卻也是囚禁他國領袖的監獄,歷史的五味,都濃縮在這煦光暖照、波光粼粼的河岸小城裡了。

3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