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所有婚禮事項中,婚攝和外景出乎意料地成為待辦事項中輕鬆完成的。在法國和在台灣一樣,婚紗攝影師的品質良莠不齊,就像踩地雷一樣,運氣好的話人生大日子平安度過,運氣不好,一輩子的重要回憶毀在婚攝手裡,在準備期間,我爬了不少文,看了不少倒楣的新人po悲劇的照片訴苦,照片不是模糊朦朧美、或是毫無重點、不然就新人被卡頭、路人比新人更搶眼、最重要的時刻都只拍到翻白眼或閉眼的照片......,這些警世故事讓我不敢大意,人生大日子要是毀了,我應該也會跟其他新娘一樣:崩潰。

於是我們在去年的時候特別跑去看一場婚禮沙龍展(Salon de Mariage),沙龍展裡面有各式各樣婚禮相關的服務和用品的攤位,比如說婚紗攤、攝影師攤、婚宴會場攤、外燴攤、蜜月代辦攤等等,就像世貿書展一樣,各家攤位百家爭鳴、百花齊放(亂用成語XDD),來參觀的的人介紹他們的服務和特色,順便讓要準備婚禮的新人大概知道需要什麼東西可以跟誰談這種入門認識。

別看我現在一附倚老賣老的欠打樣,半年前,除了婚紗訂好了之外,我對婚禮所需要的東西和接洽的商家真的可以說是一概不知,雖說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從小到大又不是沒看過婚禮、親戚的婚禮好歹也吃過幾攤,但是!但是!我身邊親近的親友都還沒有結婚,我完全沒有幫忙打點婚禮、甚至是全程參加婚禮或是當伴娘的經驗,而我的第一個要辦要弄要全程參與的婚禮,居然是我自己的!所以,除了要結婚很高興外,其他真的是茫然無知的。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原本想從婚禮沙龍展入手的我們,竟在一次令人瞋目結舌的場合和我們的婚紗攝影師早就埋下緣分的伏筆,只能說原來老天早有安排。

lotti3.jpg

(取自朋友Céline Chen的臉書,照片中背個背包正在照相的背影殺手光頭大哥,就是我們的攝影師。)

 

要說到我是怎麼與我的婚禮攝影師相遇的,就得從一次朋友瘋狂的生日派對說起。(詳見舊文:在歷史的腳印中散步:格拉農遺址和聖雷米(Site de Glanum et Saint Rémy))我的一位法國友人歐黑麗在聖雷米辦了一場生日派對,邀請了近十位她在南法的友人,而我也有榮幸獲邀參加。(就像鄉巴佬受邀參加奧斯卡一樣,真把我的驚死了!)高興歸高興,但是除了歐黑麗以外,其他的人我都不認識,除了不自在外,歐黑麗的生日派對也讓我這鄉下來的閉俗女子大開眼界。

見多識廣、職場打滾多年的歐黑麗精明幹練、通曉多國語言,據我所知就有法文、英文、葡萄牙文,聽說還有一點土耳其文;除了能力強之外,她還非常熱心,也很善於交朋友,要是她不是這種個性,我想我們兩人也沒有緣分遇上,還成為朋友。漂亮如她又健談、放得開,幾杯紅白酒下肚,法國人趴踢的狂野貌都出來了。

高興時便露一下她的丁字褲+美尻犒賞來賓、拿著刀子削香檳酒瓶(原來這招真的存在,不是電影中才有的!)、然後香檳當白開水噴別人上演濕身秀,而坐我對面的一對似乎也是初次見面的中年男女沒多久就目中無人地喇舌起來了,一位看似正常沒有喝醉的土耳其人跟我聊天,後來才發現這種隱性醉得更是披著羊皮的色狼,派對有一半的人處於賓主盡嗨的狀態。不想和人喇基、也不想露阿罵內褲、沒喝醉的我,先是到處晃晃,之後趕快裝醉找理由開溜,早早洗洗睡了。我喜歡歐黑麗,很喜歡,但這種前衛到讓我看不到車尾燈的慶生方式,我無法奉陪。

我不是個無法接受食色性或腥羶色的人(當時都有男朋友了是還要裝什麼清純?),只是這種酒池肉林式的狂歡生日派不是我的菜就是了!我無意於批評,但這無外乎是個人選擇而已,沒有所謂好壞,只有自己接不接受這尺度而已,且這不代表所有法國人都如此,我之後也有參加過其他法國人的派對,就正常許多(除了醉翻一樣沒變)。

總之,歐黑麗的生日嗨趴我無福消受,他們嗨了一整晚,隔天凌晨五六點才睡,而我早早睡了、又早早起床,然後就躡手躡腳的溜回家了。而我就是在這次生日派對遇到我的婚禮攝影師:Lotti。說老實的,我對他的第一印象除了光頭和很大隻之外,就沒了。不過可能也是因為他屬於沒有嗨瘋的另一半,所以我也沒有驚恐地瞪大眼睛瞧著他,只有淡淡地聊一些風馬牛不相及的瑣事和看他拍一些生日派對大家嗨翻到以後沒臉見人的丟臉糗照。事後Lotti加了我臉書並留個簡訊給我說很高興認識我,我們便淺淺了聊了一兩句就打住了。

 

 

一年半後,在我們一邊慶祝新年一邊開始忙著張羅婚禮的時候,Lotti居然打了電話來跟我賀年,當我接到他電話時確實也是一陣意外,寒暄聊了幾句後,他問我最近在做什麼?我也沒多想就老實跟他說我們最近在張羅婚禮,然後就現成地上撿到職業攝影師一枚。(完全運氣來著)

在他毛遂自薦之後,我和玖伊絲便去他的臉書和網站看看他的作品,發現Lotti不單是拍婚禮,風景人文、旅遊藝術、時尚走秀、名牌派對......等等,幾乎想像的到的攝影師出沒場合,他都有完整的作品,先不說藝術感這種見仁見智的抽象觀感,但從作品中可以看到Lotti是位非常有經驗的攝影師,人物的特寫和moment都有抓到,於是,沒有多加猶豫,我們便主動回覆他了。

 

- 尋找婚禮攝影師

done. (前面說了這麼多)

來幫他打的廣告吧!

Lotti Pix的個人作品網站

Lotti Pix Photographe 臉書粉絲頁

如果有人剛好要在南法結婚,或是專門來法國拍婚紗(誰?),或是有任場合需要職業攝影師,可以跟Lotti 聯絡喔!他住在馬賽,英法文皆通。

話說,Lotti並沒有因為跟我認識而價錢給我打折,我是無所謂,畢竟也只見過他一次,就開始殺價也說不過去,但是他照出來的照片品質和內容讓我們付全額都付得心服口服。我們一共付給他1800歐元(800歐訂金+1000歐尾款),以台幣來說這的確不便宜,而且他只有一個人,所以他照相就不含拍攝影片,但是比起台灣,法國婚禮的步調更慢、更長,所以他要付出的時間相對也更多,結婚當天,他早上約10.11點到公公婆婆家,一路跟著我們殺到市政府、再殺到教堂、外景花園、婚宴莊園,然後一整晚上拍照,直到隔天凌晨1,2點。

雖然拿錢做事是他的工作,但我真的是覺得辛苦他了,我自己都累歪了,何況是他一整天跟著我們跑,身上掛滿不同功能的大大小小專業相機和鏡頭,然後又要機動性強的到處移動以免錯失重要時刻,我真的很感謝他那一天的付出,他一共照了1800張照片,就當一張1歐元吧!(我們現在正在慢慢挑選,他之後還要後製修照片,果真不容易。)

 

關於攝影師的價格其實有很大差距,品質亦同,我們在找到Lotti之前就有開始連絡一兩位攝影師,有一位開價600歐元,這讓我們傻了,開玩笑,他的價格是別人1/3?這人在自我剝削嗎?還是Lotti 在坑殺我們?沒想到他的600歐元是指拍攝費,如果要運用照片,還得跟他買版權費或是後製費,不然新娘的額頭上可能就印著他大大的Logo,這種照片能見人嗎?而要買版權費就貴了,500~1000歐元不等,萬一他事後才跟你說,照片又都在他手上,就只能隨他獅子大開口了,看到這種感覺奸商模式的,我們就敬謝不敏,以免到時候又被多收錢。

所以Lotti 開的價格雖然稍貴,但至少這是全部服務的費用,不會再亂加價。

 

- 外景場地出借

一般在法國,因為婚紗都是訂製買的,一等要等上好幾個月,有名的婚紗師的作品甚至要排隊一年多,所以新娘多半只有一套禮服(有些最多兩套),然後都是日期將近才領得到,所以根本沒有時間和閒情拍婚前的沙龍照,而且萬一婚前拍照把禮服弄髒了,就完蛋了!總不能大婚之日穿髒髒的白禮服吧!所以除非有其他見專門拍婚紗照的禮服或是有特別的要求和規劃,不然,不像在台灣,法國的婚紗沙龍照並不是常態,也不太常見。(這讓我們之後想回台灣拍攝一組!)

雖然沒有婚紗照,但是新人們也會把握結婚當天找個場地拍拍外景照,而我們便找到亞維儂新城古老的修道院花園(請見舊聞:河畔國王的眼線和教皇城的後花園:亞維儂新城(Villeneuve-lès-Avignon)),夏日青蔥蓊鬱扶疏,甚是好看。

選定地點後便打電話給花園的負責單位詢問租借,有時候有些景點會拒絕,不過大部分的人都不會為難新人,不過會需要付一筆錢當作出借費或整理費,我們大概付了70歐元,換取在花園關門後進去拍攝婚紗外景的許可。

夏季婚禮眾多,若不想和其他新人撞期或是撞地點,得提早行動。

lotti 1.jpg

 

- 試拍

大喜之日不能重來,Lotti 接了我們的case之後便要求我們帶他去市政府、教堂、花園和婚宴莊園踩點,讓他先大概看看當地景物,並可以在腦中先構圖預習,以免到時候手忙腳亂錯失良機,想來,覺得他果真專業地用心。

於是他試拍了幾張先讓我們瞧瞧效果。 

 

lotti 2.jpg

 

 

在我們的婚禮之後,我們以輕鬆愉快的心情參加好朋友Alex和Mariana的婚禮,他們的攝影師是Alex和玖伊絲的初中同學,雖然已經開始接case但因為年輕所以經驗尚嫌不足,似乎只接過十幾場婚禮,結果事後Alex和Mariana對於他們的攝影師有些不滿意,因為她機動性不強,穿著平底羅馬涼鞋,結果晚上反而腳不舒服無法整場到處跑;來去婚禮還需要新人幫忙打點交通,新人自己都忙得焦頭爛額還要幫攝影師想辦法;甚至有時會因為和婚禮賓客聊天聊開了,而沒有抓到婚禮花絮的moment,反而要別人提醒她新人要拍照,哪裡要拍照,她才急急忙忙趕過去。

也許照片拍起來不會太差,但那細微地差異和婚禮大家不經意的神態,有可能就因此錯失了。

 

 

至於Lotti拍攝的婚禮照片,請讓我放到最後壓軸再po出,請大家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