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當天的晚宴細節,多半是公公婆婆打點的,我們雖然也會參與各項討論、流程、和採購,但他們總是基於"晚宴給要給新人驚喜"的這理由,不讓我們經手每一項環節,不然就"沒驚喜感、不好玩"了。well,這個新人不准動手幫忙的驚喜婚禮派對,也成為我們小小偷懶放鬆的時刻。

依照這種婚禮習慣,也難怪,他們婚禮是一家族的事情,要搞盛大、新人又不可以清楚所有環節,如果沒有一家族的創意團隊在幕後策劃,我都不知道這樣要怎麼辦下去。

結婚當天老爹和太后滿是驚喜和感動,他們直說辦得好隆重、好有質感,處處可以感覺到貼心,原本他們其實有一點擔心,我嫁到這麼一個關係緊密的大家族會不會不習慣或是不適應,但是經過婚禮當天,看了婚禮每一處家族為我們打點的心意,兩老自己也放下心,開始跟和未來的親家和親家家族熱絡了起來,開開心心歡慶了一整晚。

不過要讓婚禮又溫馨又隆重,大家可以費了好幾個月的時間來準備呢!

IMG_0670.JPG

 

- 選定婚宴場所

當然,這是一切先決條件,不然其他一切都免談。

我們的婚宴莊園是公公婆婆找到的,其實也是千鈞一髮的有驚無險。太后曾經問我,你們花半年準備婚禮時間不夠嗎?怎麼還常常哀哀叫?想當初我和你拔要結婚兩個月就一切都準備好了。

親愛的媽咪,妳和我拔是在台灣結婚的,不是在法國。而法國最有名的就是龜速效率。

去年十一月、十二月,當我們確定結婚日期(今年六月),對法國人來說,這已經很遲了。婆婆一方面高興、一方面又急得跳腳,深怕訂不到場所。夏季,在南法代表著豔陽高照好天氣,這對法國人來說就是:開.趴.啦!!!除了是結婚高峰季外,更是活動、趴踢、遊行、流水席24小時不停歇,而這些活動宴會場所一年的收入幾乎就是靠夏季和假期賺的,而且狠狠賺一筆。

說句可能不麼中肯,但是我切身感受的肺腑之言,跟法國人談工作、事情,什麼都提不起勁懶洋洋要別人三催四請,但一談到吃喝玩樂,燈燈!立刻變身成孜孜矻矻,勤奮不倦的康樂股長。他們對玩樂的執著和"敬業",應該根本就刻在DNA的染色體上。當公公婆婆去年年底開始到處找場所時,許多場地的預訂早就已經排滿了,除了密集的婚禮,還有比如說成年派對、或是老人的聯誼活動等等,說一位難求還真不過分。

原本公公還想說要是真的租不到場地,那就在家裡的院子辦吧!租幾個宴會用的白色棚子、還有桌椅餐具,然後委請外燴業者...,結果上網一查價格,戶外用的宴會棚子出租超.級.貴!先不說其他的細節,就棚子、桌椅、必要餐具,那錢就比一般婚宴場所的出租費還貴。果然,要在家裡辦大型趴踢宴會,不單是家裡夠不夠大的問題,光租個白棚,錢就燒光了!於是我們立刻打消plan B的念頭,乖乖繼續找場地。

 

終於,找到一處離亞維儂不遠的一間鄉村婚宴莊園。從亞維儂開車過去大約30分鐘,地理位置滿不錯的。

L'instant des Mets


檢視較大的地圖 

 

莊園的營業主人是一對夫妻,個性豪邁、人也很好,一開始我們去的時候,他們看我都沒說話,以為我不會說法文,還說"怎麼辦,要說英文嗎?那說英文好了......欸,可是我們不會說英文耶!"後來知道我會說法文後才鬆了一口氣。

他們不僅出租場地,還附有廚房,所以我們不須另外找外燴業者,而主人先生更是校長兼撞鐘,擔任活動的DJ,如果沒有另外要找樂團或是特別的DJ,音樂、影片等多媒體素材都可以讓他處理,果然肥水不落外人田,全部都包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1832.JPG

 

鑒於當時沒有太多選擇,我們看了場地,沒有太大的問題,就開始和他們敲日期。其中一項讓公婆滿喜歡的就是場地寬闊,有地方可以讓家族裡的小孩放風玩耍、活動筋骨,他們說,小孩如果有地方可以玩然後消耗精力、筋疲力盡,之後晚上就不會來亂大人的通宵宴會了!(語氣充滿欣喜,就說法國人的玩樂頭腦非常專業)

是說莊園裡還有不少涼椅或長沙發,要讓小朋友小憩的確沒有問題,果然是有經驗了,宴會百態都一清二楚。

By-Lottipix_2014_06_21_1849.JPG

 

原本敲日期敲得不太順,但卻意外敲出一個八卦。當我們開始接洽莊園時,已經有一對新人更早之前就卡了這一天還有前一個周六,因為他們還不確定自己要哪一個週六結婚,所以就兩個都先卡下來。至於我們,就只能是6/21號這個周六,因為前一個週六剛好是外公或是家族裡一位長者的忌日,所以不能撞期,於是在沒有彈性的選擇下,婆婆和莊園主人開始和另一對新人聯絡、討論,希望能說服他們把21號讓給我們。

原本的進度都有些膠著,突然有一天莊園主人打電話來說日期有空了!因為另一對新人取消了預約。除了鬆一口氣之外,婆婆更秉持打破砂鍋問到底、不問會吃不下睡不著的婆婆媽媽可貴精神繼續打聽,原來新人不僅只是取消婚宴場所的預約,而是取消婚禮了!不.結.婚.了!

這實在太有八卦的味道了,根本是拿槍逼著我婆婆繼續問,原來是準新娘被另一半抓到偷吃,這下沒什麼好說了,只能一翻兩瞪眼,掰掰了。至於最後有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就不是我們能探聽的了。婆婆在搶下日期後立刻打電話給我們,從頭到尾轉述一次。

也因此,在前準新郎憤而取消婚禮後,我們就敲定卡好日期了。感覺非常的戲劇化,不過在法國我哪一天沒見過戲劇化的事情呢?(茶)

日期敲好後,便簽約。

By-Lottipix_2014_06_21_1955.JPG

 

- 喜酒餐點選擇、試吃

年初在台灣的我沒有參與到這項白吃白喝的好康行程,便由玖伊絲和公婆決定,莊園提供我們好幾款餐點菜單,並約了日期提供試吃,從上菜擺盤、到使用的餐具碗盤等等,都和正式出餐一樣。於是,對於同樣是做餐飲業、對吃又頗有研究的公婆來說,像評審一樣試吃、選擇餐點不是件苦差事,輕鬆完成!

另外莊園還有出小孩的兒童餐,以免小朋友吃不慣大人宴會的大魚大肉而哭鬧或餓肚子,這點我覺得滿貼心的。

 

- 酒水採購

法國辦趴沒有酒,就和要煮飯卻沒爐子一樣,沒得玩了,乾瞪眼吧!

因為趴踢前最重要的top 5就是:音樂、酒、酒、酒、酒。

 

不過,餐點部分並不包含酒水。公婆家族的每一個人肚子都可以裝滿一酒桶的酒水,要是酒水再包在餐點費裡,莊園可能要做賠本生意了,要說被喝垮我都不意外。於是公公就是這工作的不二人選。

若要說女人如果是水做的,那我公公應該就是酒水做的。(酒神下凡之類的)

他是個不喝酒水以外的液體的神奇生物(除了早上一杯咖啡,其他時候也不喝咖啡)。許多法國人的喝酒習慣是我們台灣人難以理解、更難以招架的,以一頓不趕時間、有親友相聚的晚餐set來說,吃飯前會先有開胃小點,配著開胃酒,可以是茴香酒、紅白馬丁尼、威士忌加可樂...等等,等上了餐桌,依照菜色不同搭配著紅酒、白酒、粉紅酒(rosé,玫瑰紅酒)來喝,吃完飯聊天上甜點之時,再配香檳,等最後最後,再喝消化酒,如利口酒、檸檬力嬌酒(limoncello)、龍舌蘭(Tequila)或白蘭地等等,說真的,幾年前的我要是看到我現在每一種酒都叫得出名字,應該會懷疑我是不是變酒鬼了?

公婆家有一個大酒櫃,裡面少說快20瓶酒水,每次和他們吃飯,我就跟著複習一遍,他們會讓我幫他們倒酒。公婆家最常聽到的就是,『天啊!我好熱,我好渴,幫我倒一杯粉紅酒/茴香酒!』真的當成水在喝,公公還說"我不喝水,因為喝水會生鏽"這種話,沒有酒精的飲品,都是給我和玖伊絲的。

對法國人來說,宴會沒酒或是酒不夠,都辦不下去,尤其我們當中沒有小耶穌可以把水變成酒,於是酒齡超過半世紀的公公為雖然不是小耶穌無法變出酒水,但扛起酒水採購的重責大任。

 

確切數字我已經記不得了,但是大概每種酒都15~20瓶左右,光我記得的就有紅酒、白酒、粉紅酒、香檳、茴香酒、紅白馬丁尼、威士忌,公公多半是殺到酒莊購買,因為專家如他,應該早就知道那些酒莊是高級貨,然後再一箱一箱從酒莊搬回家,再搬去莊園,莊園主人看到我們的酒,默默地說"你們要全都喝完大概要睡一個禮拜吧!"

不過事後事實證明,酒神家族的盛名,不是說假的。

By-Lottipix_2014_06_21_1989.JPG

 

- 會場佈置、擺設

這些真的要謝謝我們的光頭歐吉桑設計師,把原本只有桌椅餐具空空如也的場所裝飾得這麼漂亮。

玖伊絲是個頑固的人,可能天生鬥牛來著,他堅持全部的東西都要紅吱吱的。本來說連桌巾、餐巾都要大紅色,被眾人勸服,說你這是要血流成河嗎?我自己是沒什麼意見,因為紅色對我來說本來就是結婚的顏色,而且固執的人不是我,所以要說服的人也不是我。最後再三討論協商後,玖伊絲終於同意白色桌巾配上紅色愛心做搭飾。

不過效果真的挺好的。

 

婆婆為了讓裝飾多一點亞洲風,於是也弄來不少紙燈籠,雖然看起來有點像氣球,不過我其實很謝謝他們百般為我和我的家人想,真的很感動。

By-Lottipix_2014_06_21_1990.JPG

 

另外我們的主題是旅行,於是在婚宴場所一隅,公公婆婆便設計了一個旅行corner,並在旁擺放dragées糖衣杏仁,真的好漂亮!!

By-Lottipix_2014_06_21_1995.JPG

 

- 印婚宴menu

等婚禮餐點都確定後,便要開始著手menu,和印喜帖一樣,我們選擇同一家影印工廠,不過因為喜帖的事情才剛弄完,接下來弄菜單就沒有第一次錯誤百出的問題,比之前順利許多。

但,要把法文的menu翻成中文,這可真是讓我肝腦塗地了。

和台灣一樣,在台灣吃過喜酒的人一定看過婚宴菜單,為了喜慶、為了表示高尚優雅,每項餐點的名字都是有難沒有懂,只覺得好吉祥、好詩意、好文言,卻不知道是在吃什麼,想像一下要把這些中文菜名翻成英文,大概可以體會我在翻譯menu時像殺豬一樣的哀嚎。

By-Lottipix_2014_06_21_1993.JPG

 

比如說其中一項名字叫L'Offrande du Berger en buffet,字面翻譯是牧羊人贈送的buffet,欸......這聽起來實在有點不像話,是贈送什麼?一頭羊還是一個小牧羊人?後來問了之後才知道這是指乳酪buffet,乳酪拼盤。

我覺得翻譯菜單,跟翻譯文學作品還有詩集應該是差不多困難。

IMG_0666.JPG

 

- DJ 音樂清單

一整晚的派對,除了沒酒不行之外,沒音樂也不行。身兼DJ的莊園主人先生自己雖然也有不少音樂,但是他還是像我們索取,看看我們有沒有偏好的歌曲、或是代表歌等等,尤其中文歌,真的就得讓我來了。

老爹之前傳給我幾十首他找的婚禮歌曲,我又另外找了一些他們喜歡的歌,比如說五佰的歌,當天總是要台客一點對我家人也才比較親切,所以沒再怕的找了一堆爸媽年代的歌還有我自己喜歡的中英文歌,然後便交給家族負責音樂的人。

負責音樂的是我公公的姊夫Jojo,他是退休的消防隊長,一顆光光的頭和品客爺爺的翹鬍子是他的招牌標記,若說公公是酒神來著,那Jojo就是翹鬍子的音樂之神,他是標準會為音樂廢寢忘食的音樂瘋子,他常跑世界各地參加各地的音樂慶典,他拿了我的中英文歌單,比我還高興,因為他可以聽聽台灣的歌。公公說,這種人不來幫忙處理音樂更待何時?

 

By-Lottipix_2014_06_21_1991.JPG

 

- 婚禮活動、流程

這項是由其他人為我們設計的,而且必須事前對我們保密,比如說弄個婚禮影片、兩人的成長影片和一些活動等等,讓我們當天感受驚喜!很謝謝我在亞維儂的台灣太太朋友還為我兩肋插刀,百忙中還幫著公婆家的人翻譯影片和文稿,讓我家人更有參與感。

我真的是運氣好,一路上總是有貴人相助和照顧,甚至陪我一起度過我的大日子。

 

- 桌位安排

在確認賓客名單後,安排座位就成了下一階段的重要任務。

我們一共是新人主桌+賓客12桌,光這樣我們就快排瘋了,實在無法想像那種所謂席開百桌究竟是怎麼辦到的...,在法國,新人主桌通常是坐新人和證婚人和新人最親近的朋友等等,但是我實在無法把台灣婚宴的想法放在一旁,經過討論之後,他們接受我的要求,按照台灣的習慣,新人和雙方父母坐在主桌,畢竟除了新人之外,他們才是婚禮最重要的人。

事後,玖伊絲的外婆跟我們說她其實很高興可以坐在主桌,好像今天她也是重要女主角一樣,走路都有風!我爸媽的感動和高興,自然不在話下。

 

等位子確認好了之後,便開始動手作婚宴版的世界地圖,有雪梨桌、紐約桌、巴黎桌、倫敦桌...等等(當然會有一桌台北桌囉!),我們還特別上網買了復古版的明信片和世界地圖,效果看起來真的好好,好有質感!

不過我們沒有把我家人放在台北桌,不然就太刻板印象了,我把他們送到里約去了!大家都被分到不同的城市去,其實在分配時我們還玩得滿開心的,自己幫大家腦補他們該去哪裡、該玩什麼,果然童心未泯,什麼都好玩。

 

你們有看到哪幾個城市呢? 

By-Lottipix_2014_06_21_2026.JPG

 

 

當天的宴會一景,這些美麗浪漫的一景一物,事前的工作都是大家嘔心瀝血的完成的!

IMAG4852.jpg

 

尤其謝謝我的公公婆婆這麼用心的規劃打點,這麼獨一無二的一天,大概是我人生高峰了!

一切前置作業大抵完成,接下來,就是婚禮當天了。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永遠無法預測當天會出什麼亂子,我們看似準備周全,但是婚禮當天其實也是錯誤百出,冷汗流成河,一直到教堂順利結完婚才鬆一口氣。

IMG_0667.JPG

 

人生大起大落,大概都濃縮在這一天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