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的一百萬件前置待辦事項在我們忙得滾來滾去後,稍稍告一段落,讓我們消停一下,大喘口氣,感覺應該就像是跑完五千公尺的終點還要撐竿跳過關才會結束,撐竿跳沒過,前面這五千公尺死跑活跑都是跑辛酸的,因為最後只會撞牆變成一抹牆壁上的蚊子血。

為了參加6/21號的婚禮,我家人18號從桃園機場出發,19號抵達台灣,然後兩家人一起婚禮倒數。

但是,所有的準備事項囉嗦歸囉嗦,卻都不及這幾天的一波三折,有好幾次嚇人的情況都讓我都覺得心臟要停止跳動了!其實,我們的婚禮一點都不完美,要說,還是亂七八糟、丟三落四、況狀百出的差點NG婚禮,但我想也是因為這樣,這場婚禮雖然不完美,但卻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可能沒有其他人會跟我們有一樣的經歷。

一切就從我爸媽北上桃園機場說起。

1 050.JPG

 

在爸媽上高速公路後打了一通越洋電話給我,說要先到台北和姑姑、姑丈會合,一行五人再去機場,我們家三口搭荷航阿姆斯特丹轉馬賽,而姑姑家搭到巴黎再轉高鐵TGV到艾克斯(Aix en Provence),而我住美國的表姊則另外從紐約飛巴黎,在機場和姑媽姑丈會合再一同搭TGV南下。

再掛上電話後,正要安心收點個人物品,玖伊絲突然虎驅一陣,扭頭過來告訴我一個壞消息,而這壞消息立馬讓我晴天霹靂、五雷轟頂,嚇得從床上滾下來。

 

法國國鐵正在他.媽.的.罷.工!!!!!!!!!!!

 

我立刻滾到電腦前上網查罷工最新資料,玖伊絲開始打電話,不誇張,我的冷汗真的是用噴的。其實這場法國國鐵SNCF的罷工已經持續了2週,罷工車次集中在大巴黎地區和巴黎的對外來往班次(比如說巴黎-馬賽、巴黎-里昂...這類的),而我們住在南法,平時沒事不用長途也不會搭火車,根本沒有被SNCF的罷工影響到,所以我們新聞看看,了解一下,但壓根沒有把這次罷工的事情放在心上。

一查,心就沉到海底的海溝裡,還被海裡的史前大怪獸咬爛,果不其然,巴黎-馬賽的南下車次這幾天都因罷工取消,所以我姑媽一家,將會卡在巴黎CDG戴高樂機場不得動彈,沒有車可搭!!

玖伊絲狂call國鐵電話,但大概罷工的罷工,有上班的人無法應付廣大受影響的民眾,電話線根本塞爆,等半天根本沒人理,好不容易打通了,要確認隔天班次是否取消,SNCF客服人員說:"每天復駛和罷工的車次都不能提前預知,請當天早上上官網查詢,我現在無法跟您確認。"

玖伊絲幾乎跳腳,"我親家的人明天這時候人都在飛機上了,電話也打不到、也沒辦法通知,難道要他們在機場不知所措嗎?我們如果說住巴黎罷工我們自己去機場接就算了,但我們住在馬賽,你要我們怎麼辦?專門跑到巴黎機場接人嗎?再說我們也沒辦法搭你們SNCF上去。"(語氣平靜,但很酸澀。)

SNCF人員先是推託他不能預知隔天的車次,但後來又改口說,如果沒有其他更動,明天南下這班車基本上是不會發車的。得到客服人員的"驗屍確認",我幾乎絕望地連絡姑媽一家,告知他們罷工的消息。

1 002.JPG

 

只是他們人已經在前往機場的路上,也無能為力,只能由我們找到解決辦法再簡訊連絡。

19號一整天的巴黎-馬賽南下高鐵車次全部取消,只剩一班,所以這一整天全部在巴黎要南下的人,別無他法,把屁股給擠.上.去!而且這班高鐵車次不是只有巴黎、馬賽這兩站,而是長長一串,從北到南的行程為:Lille里爾、CDG巴黎戴高樂機場、Marne la Vallée(法國迪士尼所在的地方)、Lyon里昂、Avignon亞維儂、Aix en Provence艾克斯、Marseille St. Charles馬賽。

更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機場對外的高鐵居然也可以罷工的這麼徹底,巴黎機場有多國際化、有多少航班大家應該不難想像,所有運到機場來的國內外旅客這麼多,原本要一天要近十多班TGV才可以消化往來人潮,而現在罷工期間,十班車只剩一班,當天所有要出機場的旅客就得上演活人生吃或是2012的恐怖片和災難片的逃難橋段。

別無他法,我再三聯絡叮囑姑媽、姑丈,千千萬萬、拋別人的頭顱灑別人的熱血,也一定一定要擠上那班TGV,不然就沒辦法當天抵達,睡機場不是最要緊的,因為隔天狀況也不會更好,得跟隔天新一批抵達法國的各國旅客再次廝殺,再打不贏、上不了唯一一班救難車,就要錯過結婚日了。

 

我和玖伊絲也有想其他幾種方法,假如孫家3壯士不敵波斯百萬大軍,搭不上TGV滯留機場的話該怎麼辦,備用方案能想出來我都覺得天方夜譚了,可不可行我都不敢去想。

PLAN B : 請姑丈一家三口在巴黎機場租車,直接從巴黎開到艾克斯。困難點:從未在法國開過車、法文不通也根本不認識路、巴黎開車到艾克斯需要七、八個多小時,再加上塞車車潮就不只了,應該人還沒到就先崩潰了。

PLAN C : 讓姑丈一家自行出戴高樂機場,前往另外一個巴黎的機場,現場買法國國內機票巴黎-馬賽飛。困難點:現場買機票要是沒位子、沒航班就GG了......可行度似乎也很渺茫

PLAN D : 若巴黎機場無法到馬賽的航班,轉搭到慕尼黑、阿姆斯特丹,有較多航班飛馬賽。(說完立刻被否決,實在瞎忙太不像話!)

PLAN E : STOP BY巴黎-馬賽(根本來亂,人被抓去賣掉都不知道!)

在沒有任何一個備案方案可行的走投無路的條件下,姑丈一家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狗急跳牆跳上那班TGV。 

 

 

於是,19號當天,姑丈姑媽一早抵達CDG巴黎戴高樂機場,並和紐約出發的表姊會合,並在活屍遍地的機場展開生存遊戲,原本早上11點多的TGV取消,當天只有下午2點多有一班會發車,他們便在機場枯等,而我們也緊張得在家裡焦等。

終於,車來了,姑丈一家死拚活拚連人帶行李地擠上了TGV,別說沒有位子坐,能進到車廂裡面絕對是天主、佛祖、菩薩、阿拉一起攜手保佑的,擠不進的人真的大有人在。於是,一整車的人和行李層巒疊嶂、疊床架屋,每個空隙都塞到爆炸,姑丈一家擠在走道上動彈不得。最後,TGV慢了20多分鐘才發車,許多人都是站著、擠著、橫著、扭曲著、蔓延著,每個縫縫都塞滿人,於是高鐵不能一下開到最快,以免縫中求生的旅客受傷,加上每一站上下車的人暴增,所需時間又更久,所以原本一趟三個半小時的車程硬是給開到了四個半小時快五小時。

等到人到了艾克斯下車後,三人面色如土,命都少半條了。

 

 

這是我姑丈一家人第一次來法國呢!歡迎光臨世界上最浪漫的國家,叮咚。

 

IMAG4820.jpg

相比之下,阿姆斯特丹轉馬賽的這廂,顯得輕盈愜意許多。我爸媽和弟弟一家三人順利抵達馬賽機場,早早就接回公婆家休息,同時間姑丈一家正在機場廝殺,真的是兩樣情。

其實我爸媽這次也是運氣好,沒有攪和到SNCF的罷工,在法國,尤其不能信任大眾交通工具,公車、火車、甚至飛機,都不能信任,說罷工就罷工,機場可以罷工、甚至航空公司也可以罷工,罷工雖然是勞工權益,但是衝康別人可是沒有極限的。

 

接了姑丈一家,幫他們租了車,便領著他們回到公婆家。

終於等了一整天,兩家人終於合體成功了!

1 055.JPG

 

隔天20號,婚禮倒數的最後一天,劫後餘生的姑丈一家受盡折騰,累歪了。姑丈搭長程航班加上TGV四個半小時的折磨,結果疑似落枕,脖子肌肉僵硬、發炎,痛到不能轉頭,變成機器人模式,只能全身轉才行,又不能看病,只能先給他一些止痛藥,再去藥局買一些緩解肌肉痛的藥膏。

表姊則因為時差、長途飛機、機場罷工的"天時地利人和"的摧殘,她說從美國出發到平安抵達法國公婆家,她將近有30多小時沒闔眼,所以20號這天,表姊就昏睡一整天。

 

看我家人疲憊無比,公婆和玖伊絲在最後一天放我一天假,讓我陪著家人休息,走走晃晃,他們再去處理剩下的結婚事項、做確認等工作。

於是,姑丈一家在飯店休息補眠,而僥倖逃過一劫的爸媽和弟弟則出來走走,吃吃法國的道地菜。

1 114.JPG

 

不過弟弟去也跟著人家病體上身,鼻竇炎發作!聽說痛得整個腦袋都不舒服,於是我又再拎著他去藥局買藥,吃了藥才緩解一些。

他說他這兩天只要一進我公婆家就鼻竇炎痛得厲害,他懷疑他可能對貓毛過敏,愛貓成痴、看到貓咪大男人都會變成小男孩的人對貓毛過敏,這無疑是世界上最悲劇的事情了吧!

 

不過在戶外空氣好一點,應該稍微好一些吧?儘管鼻竇炎到腦袋爆炸,他還是要跟貓媽咪照一張。

IMAG4825.jpg

 

 

下午公公陪我們在家裡游泳池泡泡水,而我弟弟人遠在法國,還要趕學校作業,只好浪費美景閉關拼命寫作業然後上傳。

而老爹和公公之後也沒什麼事,就是中午吃飽飽下午躺在沙發上看個運動賽事,然後打起瞌睡,打發愜意的下午時光,果然兩家爸爸其實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連打呼聲都差不多,看得我家太后和我婆婆都一邊搖頭一邊偷笑。

IMAG4823.jpg

 

而人在外忙碌的玖伊絲回家看得很不是滋味。之後再我們確認行程時,赫然發現我們忘了拿市政府的停車許可證(詳見:一百萬個婚禮待辦事項:市府教堂篇 ),沒有許可證就不能停車啊!但是現在又不能衝回亞維儂,於是最後決定結婚當天我們早點出發,先繞回亞維儂住處找停車許可證,再去亞維儂市政府,雖然不是好方法,但現在已只能如此了。

結婚前非常地不寧靜,累的累、病的病,根本不像蓄勢待發隔天要上戰場的人,至於結婚當天究竟又發生什麼事情,就請接著看下一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