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等到這一天,從交往後的這幾年,多少次的遠距離,多少的辛苦、多少的孤單相信曾有過遠距離的人都能體會,是笑、是哭、是怒、是倦,回應的是螢幕的冷冷微光和電話那端慢了好幾秒的斷續嗓音,夜不能寐、食不下嚥,但這條路和這個人,是自己選的,好壞,須自負。

相愛不僅只是改臉書狀態,偶爾發幾張閃瞎人的合照,也不單是沉溺在兩人小世界,說著塗了蜜的綿綿情話,人生不是演著老梗的浪漫偶像劇,不會有一對王子公主生來閒閒沒事只負責墜入愛河,柴米油鹽醬醋茶,日子一天一天一秒一秒,都是感情的磨練。更多時候,相愛所帶來的,是成長、是包容、諒解和陪伴。

獨自過情人節及剩下的364天的成長,個性、語言、文化和成長背景差異的包容、犯錯做蠢事後獲得的諒解、經歷人生低潮諸事不順時不離不棄的陪伴,這些都不是相愛中最浪漫美好的時刻,但是卻是愛情裡最經得起淬鍊的晶石。

終於等到這一天,在我們跌倒後站起來、又跌了好幾次卻還是爬起來之後,你牽著我,站在大家面前,跟我說:Oui, je le veux !!(我願意!!),然後親吻我。

By-Lottipix_2014_06_21_0440.JPG

 

這闕花嫁曲是我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首歌,可是又如同人生不能重來也不能事前演練一樣,這曲我們譜的辛苦,也不如預期;但人生本就不是按照完美的腳本行走,總是會有許多意外、驚險,當時雖然千鈞一髮、心驚肉跳,但事後回首,這些意外和波折都是我們人生大日子獨一無二、別人模仿不來的獨特轉音。

By-Lottipix_2014_06_21_0025.JPG

 

婚禮當天一早我們便起床了,玖伊絲載我和表姊去美妝師的店便折回家準備,我們化完妝再自己走到不遠的髮廊弄我們的新娘頭。

原本時間該算充裕,直到我的愚蠢誤了事。原本討論時是說,一人先化好妝就先前往髮廊,這樣髮型師也不會要一次消化兩個人而太趕,但是我那天不知道是緊張到腦袋放空、還是已經停止運轉,我居然把髮型師的叮嚀給忘了,這麼重要的叮嚀我還真不能說是忘了,根本沒有在我心中出現過一次!

化完妝的我還悠哉悠哉在美妝師那等表姊,於是這一拖,就拖了40, 50分鐘,等我們兩人化好妝走到髮廊時,才知道我做傻事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0027.JPG

等了我們許久的髮型師便接了下一組客人,等我們到髮廊時他們正弄了一半,於是我們又再等了20~30多分鐘,等到輪到我們時,已經比預定時間晚了一個多小時。

這時我才知道闖禍了,大事不妙。

髮廊很小,就一位髮型師和一位助手,助手做的工作就是準備幫忙,多半還是得讓髮型師來做。

髮型師也明白我當下的心情所以也沒有責怪我,就迅速地上工,但新娘頭談何容易,還是得慢工出細活,畢竟人生大日子,總不能因為趕時間而弄成一頂鳥窩頭。

只但是愈慌愈忙、愈忙愈慌,髮廊助手是一位看起來經歷尚淺的懷孕準媽媽,她在幫我燙頭髮時,一沒留神,把水杯翻在我腿上,衣服濕了不打緊,反正等會兒總是要換婚紗,換了就好了,但是玻璃杯卻摔碎在我小腿上,碎玻璃割地我小腿立馬見血,我當時還沒感覺也沒看到,反而是表姊跟我說我才低下頭去看,一條血痕沿著脛骨往下滑。

先不說結婚當天血光之災到底會有什麼厄運,我那時滿腦袋就在想,我掰咖了嗎?我還有漫漫長路的一整天要熬......,那時我可真急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0114.JPG

髮型師立刻放下手邊的工作,趕過來幫我處理傷口,血擦掉一看,脛骨上少了一塊皮!傷的不算嚴重,我還沒感到疼,不然被碎玻璃割到,有可能會更嚴重的。她們幫我消毒傷口用ok繃貼起來,便繼續趕工。這一亂,時間又耽誤更多了。我沒有怪她們把我弄傷,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種的禍因,我那時只想撞牆!

期間,玖伊絲打了不少次電話來,問我們進度如何。原本,我們可以好整以暇的弄好髮妝,然後回公婆家換禮服,和親友一起吃點簡單的午餐,一點多大家出發前往亞維儂Avignon,只是我們遲了一個多小時還沒好,大家都更擔心了。公婆家到亞維儂大概1個多小時的車程,加上之後入市區、停車、前往市政府參加15H45的婚禮。

最後一次玖伊絲打來時,我真的差點急哭,我哭喪著臉跟他說我誤了時間,還跟他道歉,我好擔心這樣讓大家空等,更擔心之後會趕不上我的婚禮。

我原本以為玖伊絲會不高興,責備我粗心大意,但他只溫柔地回答我:『沒關係,今天沒有人可以罵新娘喔!加油!』

 

By-Lottipix_2014_06_21_0055.JPG

好不容易我們兩人弄好了頭髮,公公趕緊開車來接我們,那時已經快一點半了,早就錯過出發的時間,而我和表姊還沒換衣服。

等到了公婆家,親朋好友和攝影師Lotti都已經聚在這了,我沒空和大家打招呼,就以跑百米的速度邊跑邊大叫:『大家早安,我沒空和你們親臉頰了,我要來~不~及~了!!!』然後就衝進房間換禮服。事後,大家都笑說,沒看過這麼有效率和簡短的打招呼。

太后和姑媽也立刻到房間幫我和表姊更衣,期間媽咪還幫我換了一次吸滿血的ok繃,我也在腳上貼了不少,以免到時候穿高跟鞋穿出水泡。

我幾乎是跌跌撞撞滾出房間,還一邊在整理我的裙襬和蓬蓬裙,然後被Lotti拍下這有點狼狽的一幕。

 

By-Lottipix_2014_06_21_0147.JPG

 

玖伊絲的表姊們紛紛出借家裡的小美女當花童,於是,我們有四個女孩、兩個男孩當花童,這花童的陣仗可真驚人!

By-Lottipix_2014_06_21_0079.JPG

 

小公主們看到我穿好婚紗出來,都開心地大叫,然後大家要我們趕快到公婆家的後院拍一兩張照。

因為時間遲了,我和表姊沒時間吃東西,不過我那時緊張到不覺得餓,直到換好衣服拍好照,準備出發才稍微鬆一口氣。 

By-Lottipix_2014_06_21_0096.JPG

 

其實滿對不起表姊的,讓她這樣跟我趕趕趕,還讓她餓肚子,真是謝謝她當我的伴娘,陪我度過人生最重要的一天!

玖伊絲家族壯丁們都自願提供車子充當司機來載我們,因為新人和雙方家長當天是不開車的,於是我和我老爹便搭玖伊絲堂姐夫婦的車,玖伊絲和婆婆作第二輛,太后和我公公坐第三輛,其他家人再跟著一起出發。

By-Lottipix_2014_06_21_0212.JPG

 

出發的路途也很多舛,原本我們預計一行人開高速公路到亞維儂,入市區前先停下來,讓歐吉桑設計師把鮮花裝飾品裝在車上,再開到政府,因為這些嬌弱的花根本經不起高速公路的飆馳,應該馬上就爛光光不然就是飛光光了。

因為出發的時間遲了,大家上高速公路後根本就在演玩命關頭婚禮座車版,每輛車都飆到快150(不良示範請勿模仿),真不知道舒淇當初躺在後車箱是怎麼活下來的,我坐在後座暈車暈得半死,而一旁的老爹倒打盹的很舒服,還差點發出呼嚕聲。我真的很怕我會吐,吐花了新娘妝、更毀了婚紗。

而我姑丈一車,上高速公路後立馬跟丟,每位法國壯丁司機都催足馬力飆出去,就我姑丈不熟路,然後就跟丟了!!不過幸好,玖伊絲的表弟Romain一車看到,立刻開到他們前面領著他們,讓他們不會在高速公路上走丟,事後我的姑媽就非常感謝Romain救了他們。

然後公婆的好朋友夫婦(下圖外婆的左右護法兩位)也很坎坷,他們原本很高興我們的大日子,每天盼啊盼,老先生還是攝影俱樂部的成員,做足了準備決定要一整天幫我們多拍一些漂亮的照片,婚禮當天還是第一對到公婆家報到的親友,已經下定決心要參與一整天,不歡不散!

可是沒想到上了高速公路之後,汽車引擎居然壞了,噴出一股黑煙後就報銷在路邊,車隊其他人雖然有看到,但是也愛莫能助,心急的老夫婦叫了人來拖車處理,並趕快打電話叫計程車來載他們希望趕上婚禮,只是禍不單行大概就是這意思,一行人尬車到亞維儂都沒事,就老夫婦車子壞了,叫了計程車,結果計程車開太快被警察攔下來了...........這下,真的錯過婚禮了。

等到他們趕上時,已經是晚上參加晚宴的時候了,老太太對於盼了好久的婚禮去完全參與不到非常扼腕,哭得淚眼汪汪,久久無法停歇。

By-Lottipix_2014_06_21_0036.JPG

 

等我們下了高速公路,車子先停在一旁讓設計師裝飾鮮花,而我面色如土地爬出後座,拖著一身白紗跌坐到地上,我真的.要.吐.了!滿臉濃妝加冷汗和如土的面色,應該沒看過有這麼狼狽的新嫁娘吧! 

我爸媽見狀,也跑到我身邊安撫我,玖伊絲的教母也趕來用沾水的濕手帕幫我按按額,怕我暈車加中暑,連玖伊絲的外婆也來問我要不要扇子搧一搧風,不過在地上坐了5分鐘後,元神歸位了,胃也不再一直翻攪,終於好受一些,沒有上演"新娘從車上滾下來在路邊狂吐"的聳動劇情。

 

而玖伊絲還有一個任務,趕回亞維儂的家拿市政府的停車許可證,為了節省時間,新郎座車的司機也開得不慢,於是引擎蓋上剛裝飾好的鮮花就硬生生飛走了,那鮮花150歐元,使用時間15秒,就沒了。但是先別管鮮花了,停車許可證要緊,所以還是馬不停蹄趕回家。

 

By-Lottipix_2014_06_21_0280.JPG

 

等我們的車抵達亞維儂市中心的市政府,已經快15H30,離公證結婚時間只有15分鐘,這樣千鈞一髮的趕上真的心臟要夠大顆。等我下了車,除了面色如吃土般難看外,整個人已經迷迷冒冒了。當時,不知道是誰跟我說新娘可以趕快先進去了,於是我就讓老爹帶我先進市政府了,攝影師和姑丈一家也跟著我進去了。

但這人,不知是何方神聖,也不知道是不是來亂的,叫我趕快進去後,也沒跟其他人說,於是男方大票人馬突然找不到新娘!!新娘不是下車了嗎?怎麼就不見了?張望了一陣子後才有人看到我們已經進了市政府。

不過也因為我自己先進來,可以慢慢走不用急,順便理理思緒順順氣。

這張Lotti拍得很棒,感覺好像老爸拉著我去冒險一樣,而我憔悴的臉上還掛著笑容,之後Photoshop一下就看不出來剛剛差點吃屎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0289.JPG

 

等一票人馬進了市政府的證婚廳後,大家才鬆一口氣。(像我公公這樣)

By-Lottipix_2014_06_21_0349.JPG

 

時間到了,眾人入廳,市長代理人來為我們證婚,典禮開始!

By-Lottipix_2014_06_21_0410.JPG

 

我表姊很漂亮吧!不過已經名花有主,哈哈! 

By-Lottipix_2014_06_21_0388.JPG

 

花童大軍還有攝影團隊。

也很謝謝我的朋友有來參加,不然這裡大部分都是男方親友,我就比較沒有分享給我的世界的朋友的喜悅,所以看到我的朋友有來,我真的份外開心!

By-Lottipix_2014_06_21_0408.JPG 

 

於是我們開始簽結婚文件。

當市長代理人開始問我"是否願意無論富貴貧病相守一生"時,我還傻楞楞的沒回應,結果搞得大家都在笑,玖伊絲趕快跟我說:『你還想跟我結婚的話就要回答:Oui, je le veux 。』

市長代理人再重述一次,這次我就完整的回答了。然後就換玖伊絲,他回得非常快、非常篤定。(謝謝)

By-Lottipix_2014_06_21_0403.JPG

 

By-Lottipix_2014_06_21_0486.JPG

 

我找我表姊當伴娘(證婚人),而玖伊絲的男方證婚人則是他哥哥和他的好朋友Alex。 

By-Lottipix_2014_06_21_0521.JPG

 

市長代理人宣讀了我們各項權利和義務,並讓我們簽完文件,便說:你們可以親吻對方了。

就是這一吻,開啟了我們人生新的里程碑。 

By-Lottipix_2014_06_21_0440.JPG

 

不過插曲總是在不經意間,市長代理人核發的戶籍謄本,居然把玖伊絲的生日打錯了,而且還不是那種可以理解的錯誤,是個八竿子打不著的怪異日期。工作人員答應會立刻改正,讓我們日後再回來換,於是,我們便領了我們的戶籍謄本。

By-Lottipix_2014_06_21_0528.JPG

 

和市政府送的一株蝴蝶蘭。(不過,從結婚到現在這兩個月,蝴蝶蘭現在已經掉光了....果然不是好養的植物)

市長代理人說,蝴蝶蘭就和你們的婚姻一樣,脆弱不好養,需要悉心呵護、照顧,才可以成長茁壯。 

By-Lottipix_2014_06_21_0539.JPG

 

公證儀式結束,老爹開心的抱著我,他感動得快哭了。

而公公,已經哭成淚人兒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0593.JPG

 

By-Lottipix_2014_06_21_0696.JPG

 

出了市政府,我們等會兒接著一攤17H的教堂婚禮。 

大家便利用這個空檔拍拍照。

By-Lottipix_2014_06_21_0787.JPG

 

市政府旁剛好有座旋轉木馬,售票人員很好心地暫停五分鐘,讓我們合照幾張。

小公主們說,今天大家都是王子公主,我們是小size,你們是大size的!

By-Lottipix_2014_06_21_0835.JPG

 

我的大學直屬學姊Connie也有來,學姊是我大學的貴人,我大一進去學姊就很照顧我,不僅給我課本,還給我很多課業生活的實用建議,一直到我們分別畢業了,我們還是時常保持聯絡,聽到我要結婚,Connie很高興,在百忙工作中排出時間參加我的婚禮,真的讓我很感動!

希望之後,我也可以趕快參加你們的婚禮! 

By-Lottipix_2014_06_21_0852.JPG

 

這是玖伊絲的好友Alex和他的未婚妻Mariana,他們三個禮拜也要結婚,正好拿我們的婚禮當預演,實地體驗一下結婚當天到底都會有什麼事情。 

By-Lottipix_2014_06_21_0859.JPG

 

公證完,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最困難的點熬過去了,等一會雖然還有教堂婚禮,但至少,不怕趕不到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0871.JPG

 

老爹生性海派,總是喜歡場面熱熱鬧鬧眾樂樂,在市府門前剛好遇見一團台灣團,聊了幾句發現是台灣人更加開心,便要大家一起來合照,台灣團的遊客二話不說便衝了上來,還有人說要來當一日加油團!

就這樣,我們和素昧平生的一群台灣人一起度過短暫的歡樂時刻,也許就是"台灣的味道"讓人這麼溫暖和熟悉,雖然不認識他們,但彷彿可以感覺到來自台灣的祝福。 

By-Lottipix_2014_06_21_0885.JPG

 

By-Lottipix_2014_06_21_0904.JPG

 

在我們一邊拍照時,男方親友也沒閒著,立馬運用零碎時間,鑽到隔壁一間咖啡廳喝一杯,天還亮著,男士們已經開始喝酒了,他們說,要開始為晚宴暖身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0909.JPG

 

而我們則慢慢先走向教堂,我的婚紗應該要有抹布功能,一邊走路一邊幫市府刷大街。

而當天天氣又熱,裙襬下超不通風,我一直感覺我兩條腿濕黏黏的,頗是不舒服,金絮其外、汗流其內,還好粉飾得很好。 

By-Lottipix_2014_06_21_0927.JPG

 

而穿西裝的男士們,尤其玖伊絲,根本快煮熟了,看他滿頭大汗的樣子, 真是辛苦他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0933.JPG

 

在舊城區走路的真實樣貌就是這樣!隨時要小心顛簸的鵝卵石子路會不會扭斷腳踝,每一步都要小心地墊著腳走。 

By-Lottipix_2014_06_21_0946.JPG

 

NG照一隅,我坐在一旁和Connie聊天,雖然已經不記得是聊什麼了,但看我們笑成這樣,應該是排解了不少緊張的氣氛。

Connie隨時不忘照顧我,給我喝水,還讓我偷吃幾口她的冰淇淋,為了不要讓我太熱太渴而中暑。 

By-Lottipix_2014_06_21_0963.JPG

 

而我在亞維儂的台灣太太朋友們,也一一出場。Kai是我以前在Aix高中當中文助教時的中文老師,其實就是老天顧憨人,我到處都會遇到貴人,在那一年的工作時光中,Kai也幫助我很多,不僅讓我了解法國職場,也讓我更清楚法國教育的現狀。我尤其感謝她是教導我如何工作,而不是把所有工作都丟給我做,讓我有機會成長。

在中文助教工作結束時,Kai跟我說,雖然有可能以後不會再見面了,可是我總是有感覺我們以後會再見面。

果然,後來幾波轉折後,我和玖伊絲搬到亞維儂 ,又再次遇到Kai。

By-Lottipix_2014_06_21_0967.JPG

 

其他人也是在Kai的介紹下逐一認識,也謝謝這些台灣太太,讓我在亞維儂的日子更充實,不會飽受思鄉折磨。

Céline也是位古道熱腸的人,Kai稱她為"亞維儂的台灣大使",有任何問題、任何需要幫忙的,Céline總是衝一個,我剛到亞維儂認識她們後,Céline就問我有沒有需要生活用品,便把一些別人給她她卻用不到的用品無私地給了我,給了我一個煮米的小電子鍋和濾水壺,身為吃米長大的台灣人,不得不說這電子鍋根本人間至寶啊!!

By-Lottipix_2014_06_21_1001.JPG

 

而我老爸在結婚這天寸步不離,隨時就問我需不需要休息、要不要喝水,一下幫我拿頭紗、拿捧花。

說老爸是前世情人,一定是真的!今天就是情人交接典禮,前世情人要交給今生情人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0974.JPG

 

 

 

 

 

 

等大家都入了教堂,即將,教堂婚禮就要開始了。

邁向花嫁曲的下半闕吧! 

By-Lottipix_2014_06_21_1005.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快雪時晴
  • 雖然過程很驚險,但幸好都能安然渡過,恭喜你,祝幸福美滿~
  • 哈哈,謝謝你!真的很驚險,但現在想想真的是非常的獨一無二呢!

    喬安 Joanne 於 2015/11/07 15: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