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從教堂走出來,我光著腳走在燒燙燙的馬路上,直到把自己和禮服塞進租來的小跑車後座,突然間我覺得我像顆洩了氣的皮球,只想癱軟在車子後座一動也不動,可是現在才下午五點半,大喜之日,還長著呢!

我們兩人和攝影師Lotti會先去亞維儂新城(Villeneuve-lès-Avignon)的修道院花園拍個幾張外景婚紗照,親友進香加油吃喝開趴團則自己先移師前往婚宴莊園,喝點東西休息一下,等我們拍完照過去時再一起開始。

不像在台灣拍婚紗都會有一小隊人跟著,有彩妝師幫忙打點妝容,看需不需要適時補妝或打點髮型,或是攝影師旁還會有個人幫忙,喬一下光線或是周遭,一整個就是皇家級的待遇;在這裡,我們只有攝影師,句點。他們似乎也強調那種粗勇壯漢的自然感,頭髮翹一根就翹一根、裙襬踩得髒兮兮就髒兮兮、臉上油光滿面就油光滿面,能改的之後就可以Photoshop掉,改不掉的就主打自然風。所以所謂的法式婚紗照,就是汗流滿面、頭髮毛燥的超自然風格。

上車,我們出發。一路上,小跑車的駕駛沿路按喇叭,對向的車看到我們也一直按喇叭,他們說這是看到婚禮和新人座車時大家會做的事情,就是所有人一起按喇叭,對新人致意!於是我們就在沿途的喇叭聲歡送中,抵達了花園。

IMG_2732.JPG

 

只是到了目的地,卻傻眼了。

 

原本預計六點半拍照到七點半,事前還特別商請花園的管理單位,還付了70歐的費用,只是沒想到當天到了,竟然大門深鎖,我們的車子就停在大門外,然後看著內部空無一人,難道我們的婚紗照只能在深鎖的大門前配著小跑車打發嗎?玖依斯急得狂打電話,但沒有人接聽。

一直到將近七點,花園主人才匆匆趕來,他居然把我們給忘了。

他一來看到我就說:『好美的新娘喔!我們拍一張吧!』就把臉貼上來摟著我擺姿勢拍照。老娘要不是當天大喜之日加上累得像根廢柴只能換成自動微笑模式,我一定會狠狠翻他白眼!我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我最討厭"無謂的等待",尤其今天已經受盡折騰、雙腳快廢了、整個人又熱又累又口渴,早早就付了訂金卻被關在門外枯等了半小時,其實,我那時火已經隨著悶熱的蓬蓬裙和禮服一路燒上來。而這老頭,一點也不歉疚,好像跟我很熟一樣,一來看到我就抓著就要拍照,然後鬍渣刺刺的、體味濃濃的。

真的是在挑戰老娘的極限!

玖依斯看我拍完照瞬間一秒換成結屎面,大概也知道我快爆炸了,立刻笑笑地把花園主人從我身上撕開,說事不宜遲,趕快去拍照吧!不然之後要趕不及晚宴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1630.JPG

(如果各位依舊覺得我笑得燦爛,是因為我擺出影后等級的笑容來拍照。不然應該可以看到我的面容扭曲又憔悴~)

 

進門後玖依斯就以讓主人回去休息為由把他支開,於是閒雜人等走了以後,我終於平靜下來,準備一下,要來拍婚紗外景照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1631.JPG

 

修道院花園的view很好,像個小型迷宮、又有城堡和城牆遠景、還有舊時教堂遺跡,所以不僅是花園,甚至還有歷史建築。

像我們身後的就是城堡的城牆。

By-Lottipix_2014_06_21_1635.JPG

 

玖依斯正在給我精神訓話,我想應該是在說,挺~住~啊!等一下到婚宴莊園就可以先吃喝點東西了!(新人一整天幾乎沒吃沒喝,腦中只在想這些!)

By-Lottipix_2014_06_21_1651.JPG

 

望梅止渴的效果發揮出來了,想著等一下就可以進食,我們終於笑得出來了,讓婚紗照順利進行。

By-Lottipix_2014_06_21_1654.JPG

 

喜極而泣抱著轉圈圈,我們是有多餓?

By-Lottipix_2014_06_21_1688.JPG

(其實本來這張是我要跑向玖依斯,撲到他懷裡轉圈圈,不過有鑑於我的腳已經掰咖,所以就換成玖依斯跑過來把我抓起來轉。)

 

花園雖然漂亮,但是這些碎石子路根本是細跟高跟鞋殺手,我需要有人扶我才走得動,不然腳踝都快扭斷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1726.JPG

 

我們在花園拍了不少照片,就不一一貼上來了。

不過後來時間大概有些拖到了,除了公婆打電話來催之外,還有些親友找不到莊園也打電話來問,一時間玖依斯手機接個不停。這時我好慶幸我的禮服沒有口袋,我可以名正言順兩手空空一整天。

他忙到我在他後面搞鬼都不理我。

By-Lottipix_2014_06_21_1764.JPG

 

『啊~~~我腰斷了啊!救~人~啊!!.......不理我,好吧算了。』只好直起身子自己走路。

Lotti 也很厲害,可以把這些細微的東西都拍進去,我覺得謝謝他的藝術細胞和好眼光,讓我們的照片增色不少。

By-Lottipix_2014_06_21_1765.JPG

 

好不容易拍完,我們就離開花園,往婚宴莊園出發。(真的好像皇室出巡喔!)

這次沿路依舊有其他車的喇叭致意。

By-Lottipix_2014_06_21_1800.JPG

 

 

到了莊園,就看我我學姐和家人架式十足的盤據在樓梯上等我們,大家看到我們都很開心。新人到,開趴時間到!!

By-Lottipix_2014_06_21_1810.JPG

 

莊園老闆送上一魚缸,真的是一魚缸,的柳橙調酒飲料,要我們把它喝完 ,不過這根本不可能吧!不然我的禮服一定會撐爆,所以我們意思意思喝個幾口就放行了。

我雖然對於酒精飲品接受度不是很高,但那時應該使口渴到不行了,真的喝了不少。

By-Lottipix_2014_06_21_1843.JPG

 

然後大家就一人一杯,開始餐前酒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1846.JPG

 

當然,新人大喜之日就是萬分忙碌之日,我意想中的婚宴莊園,是我可以黏在吧檯旁邊,狼吞虎嚥地品嚐每一種開胃小點心,不過當我們到的時候,大家已經先開動了,所以剩差不多一半了,喝完了開胃酒,立刻就被攝影師cue說要和眾親友拍照,於是我手上抓著唯一一個開胃小點,就被拉到定點,只好一口塞進嘴裡,然後繼續開啟微笑影后模式。

By-Lottipix_2014_06_21_1888.JPG

 

上百位親友大概拍了20輪,每組親友大概被cue個一兩次,就可以回去吃喝,而我們只能當活體人型立牌,從頭到尾都沒有下場,等我們好不容易再花了40分鐘拍完所有進香團合照,我卻很悲劇地發現:開‧胃‧點‧心‧都‧被吃‧完‧了!!!!

WHAT?????

By-Lottipix_2014_06_21_1960.JPG

(我的表情應該跟玖依斯差不多!)

 

於是我的根本沒開到胃,只吃了唯一一口就沒了,於是我現在更餓了。

不過,眾親友很開心,賓主盡歡,除了餓瘋的新娘。

 

當然,趕鴨子上架行程繼續,大家簇擁著就說要丟捧花。

學姐Connie立馬就就定位、我表姊也要跟著搶花、玖依斯的表弟女友也蓄勢待發,還有還沒滿10歲的小花童公主們也來參戰,不過小公主們萬一真搶到,爸爸媽媽應該更擔心吧!

下面照片右邊,穿黑衣白褲,身型豐腴的金髮女士是婆婆的表妹,她本來也混在眾家閨秀之中要搶捧花,結果被她老公大噓:『欸~那個已經結婚的胖婦,妳不要太過分喔!』,於是表妹只好悻悻然退到最後面,看著青春無敵的美女們搶捧花。

IMAG4850.jpg

 

我老爹一直說:『丟給學姐、丟給學姐~』可是捧花不長眼,我後腦勺也不長眼,所以也不知道要丟哪兒,就往後直直一丟。

結果丟出去後,有人扼腕、有人尖叫、站在最後的婆婆表妹更是開心的揮舞雙手,因為接到的人是她的妹妹,也是婆婆的小表妹!

IMAG4851.jpg

 

小表妹一轉頭,勝利般的秀給她男朋友看,可是男朋友笑笑,搖搖手指,好像在說:『Non non,妳想都別想~』不過後來還是上前給小表妹一個熱烈擁抱。

小表妹和男友兩人都是離婚後再交往的第二春,各自有小孩,兩人感情穩定,如同家人般一起生活好幾年,小表妹一直想再婚,唯獨男朋友始終不願意,可能第一段婚姻有陰影吧!

這次搶到捧花是否會讓40幾歲小表妹的再婚大戰一舉手到擒來呢?大家都拭目以待。

By-Lottipix_2014_06_21_1968.JPG

 

不過表姐雖然沒搶到,但她也不心急,反正一切順其自然。

在大家進餐廳前,我終於找到機會好好陪一下我家人,和他們聊聊天。

IMG_0657.JPG

 

玖依斯也趁機和好久不見的大學朋友們聚聚。

By-Lottipix_2014_06_21_1987.JPG

 

然後謝謝彥儀上了一天班下班還趕過來,有妳們在真開心。

我爸爸媽媽看到台灣太太團們,也很高興地上前謝謝她們的照顧,還幫我說以後多多指教多多照顧的台詞。

By-Lottipix_2014_06_21_2008.JPG  

 

之後莊園主人便請所有親友依序入廳,而新人要等最後被cue再進去,因為大家要先進去準備迎接新人的花招,而我和玖依斯兩人偷閒地癱在戶外的沙發,趁機好好休息個五分鐘,結個婚,好累...

十分鐘後,換我們從一旁的小門進去,花招就是所有的親友排成兩列為成人龍,而我們要從人橋下鑽過去,然後跑好幾圈,還好我已經換上平底鞋了,不然真跑不動。

By-Lottipix_2014_06_21_2038.JPG

 

下了音樂,我們就該是在人型迷宮裡暈頭轉向地跑,雖然平底鞋好走,但是裙擺時常踩到,好幾次差點摔個狗吃屎。

By-Lottipix_2014_06_21_2042.JPG

 

然後,玖依斯跑到我面幫我開路,而Lotti就像測速雷達一樣,再一旁擺好,等我們到了再拍,然後跑到對面半圈,等我們跑過去再拍,真的既專業又可愛。

By-Lottipix_2014_06_21_2048.JPG

 

好不容易大家就座,在等前菜上菜時,大家便一桌桌聊起來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2065.JPG

 

媽咪本來還買了一件桃色黑色相間的旗袍,本來在猶豫要不要晚宴時換穿,不過後來還是算了,畢竟旗袍要動不方便,沒練過會很卡。

不像老爹這麼外向、善於social,一桌一桌跑,媽咪大部份時間都坐在我旁邊跟我聊聊天,順便照看一下我,看我需要什麼。

By-Lottipix_2014_06_21_2066.JPG

 

其實媽咪也一直都是這樣。有人說,女兒是老爸的前世情人,而孩子卻是老媽的前世債權人,所以老媽這輩子就得為小孩做牛做馬、無私奉獻來還債,這樣講說然很好笑,但是,也真的是這樣二十幾年,一天一天,手把手這樣把小孩拉拔長大的。

小時候我覺得媽咪是很嚴格的,而且管很多,飯前要洗手、飯後要刷牙、吃完飯要擦桌子、髒襪子要翻面、深色衣物要分開來洗,小時候一直覺得規矩很多,雖然沒有什麼不能接受,但是習慣了也不會再三反思。一直到大學一個人住到台北,才了解家裡的好,也才真正了解那種媽媽碎碎唸後面的關心和母愛,那種不管何時回頭,媽咪都會get your back的安全感。

小時候我心臟不好,常常去醫院,那時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周二下午都要去台大醫院的小兒心臟科看病,你們可以想像嗎,每周二中午媽咪會來國小接我,而其他小朋友吃飯午睡下午上課,而我媽接了我以後,我們兩人搭著國光號上台北,到了台北車站走到台大看病,下午四五點到台大,看完病,吃個晚餐八點左右再搭國光號回台中,然後到台中都半夜,隔天再去上課上班。你們可以想像我媽媽就這樣每週二下午帶我跑台北,晚上再衝回台中,連續跑了兩三年,之後才改成一個月,又改成三個月回診一次這種生活嗎?這很累人,我每次在大學要返家我都覺得舟車勞頓非常讓人惱怒,可是媽咪卻有辦法營造成這是兩人冒險的氣氛,她帶我去看病,看完病後有時候有時後逛書店、有時候逛逛街,然後晚上我們一定會吃北車附近那家吉野家,我都會和媽咪分著吃,酒足飯飽後再搭國光號回家。

我長大後非常討厭搭長途車這件事,於是我覺得媽咪可以這樣帶著我而不讓我覺得厭煩反而欣然接受,我非常佩服我媽咪。

 

一直到大學,有一次也是要動個小手術,本來想說請朋友幫忙,自己掛號住院簽文件,也不用勞煩我爸媽特地從台中上台北,可是媽咪知道後,也是二話不說就決定來台北,後來手術前出點小差錯,好在有老媽沉著冷靜幫我打點,讓一切可以順利進行,然後手術順利,我在醫院住了三天,媽咪就待在醫院三天幫我把屎把尿,那時全身麻醉剛退,又餓又累,但吃什麼都吐,媽咪就買東西讓我吃,吃完我吐;然後再換買一樣,吃完照吐;吐完再買另一樣,直到我吃了一些,不吐了,媽媽才放下心來休息。

儘管長這麼大,永遠還是有媽媽在我身後get your back,成為我的避風港,無私的照顧我,儘管我已經這麼大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2070.JPG

之後,這對遲到的老夫妻終於趕上了晚宴,(詳見:婚禮歷險記之二:一闕花嫁曲),老太太淚眼汪汪,眼淚一直掉,老先生雖然難過,可是還是顧著安慰她,於是我們和公婆上前安慰她,謝謝他們趕來,並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最後,在眾人逗弄下,老太太終於破涕為笑。

 

 

前菜剛吃完,婚禮節目就穿插出來,玖依斯的教母,也是他姑姑,為我們準備了一份禮物,並發表婚禮感言,並事前商請我的朋友Céline翻譯成中文,同步翻譯給我的家人,我爸媽聽了教母的感言,很是感動。

Céline在口譯時會加些無傷大雅或是不妨礙前後文的玩笑話,像是教母說:『....若要說愛情,我想這三天三夜也說不完...』,Céline就接著翻:『愛情說也說不完,就算她繼續講下去,翻譯我也會自己喀掉的,不然翻譯我也是很累低~』

也因為她生動且毫無違和的翻譯,讓我們聽得哈哈大笑。

By-Lottipix_2014_06_21_2081.JPG

 

沒看過我爸前,別說是我堅持台灣味,老爹就這樣把台灣原汁原味的"乾杯"文化帶到法國來,他拉著我公公兩人一桌一桌的敬酒,雖然這不是法國人的習慣,但是他們卻很喜歡這種可以嗨氣氛的"乾杯",總共10桌,老爹就乾了10杯,之後還有第二輪、第三輪...,玖依斯的表弟Romain本來還擔心老爹會撐不住會吐,還特別跑來跟我說,要我注意一下。

By-Lottipix_2014_06_21_2100.JPG

 

等老爹乾了一輪回來,我和太后就跟他說別喝太多,到時候醉了吐了多難受,老爸笑笑,說因為他高興嘛,一輩子就嫁一次女兒,多乾幾杯沒關係啦!

果真勸不住,不久老爹們又出巡第二回,繼續乾杯。

結果這次結婚後,大家對我爸都印像超級深刻,眾家親戚都記得他也很喜歡他,現在他的法文別名就叫:乾杯。

老爹果然是來做外交的。

By-Lottipix_2014_06_21_2102.JPG

 

By-Lottipix_2014_06_21_2120.JPG

 

新人吃完主菜後又接著第二項活動,當然不能免俗的,要來看一段兩人的成長影片,負責製作的玖依斯姑丈翹鬍子Jojo收集了我們所有的兒時照片,做成了一部20分鐘的小影片,裡面還穿插著一些中文歌,真的很用心。

兩個人、兩家人,20多年的成長足跡,都在這些慢歌情歌中,一年一年跑馬燈重現,直到最後,最開始那兩個肥嘟嘟圓滾滾、在廣袤世界遙遠的兩個角落的貝比都長大了,飄洋過海來,相遇,然後,之後的照片就都是兩個人了。

我相信命運,我相信我們注定相遇,我們一切的選擇,都造就我們今天的結合。如果我高一沒有適應困難跟不上進度,也許我不會考慮想要轉學文藻;如果我沒有考慮要轉學文藻,也許我根本不會開始接觸法文;雖然文藻轉學考沒考上,但是我在高中的生活逐漸如魚得水,交到許多可貴的好朋友,而如果我父母沒有繼續支持我學法文,也許我大學就不一定會唸法文系;如果我大學沒有唸法文系,我不太可能一個人來法國唸書;如果我沒有隻身來法國唸書,我就永遠不可能遇到玖依斯。

 

也許就在這24年中的一念之間、一個挫折、一次打擊、一次考慮之間,註定了往後最重要的因緣。

若要說,我得謝謝高一的生活給我的打擊和挫折,讓我在挫折中改變,也因此改變我的人生,只是當初,我不知道而已。

By-Lottipix_2014_06_21_2153.JPG

 

老爹在看完影片後高興得和公公擁抱,兩人已經變成buddy buddy了。

By-Lottipix_2014_06_21_2177.JPG

 

等主菜用完,已經快12點,電池用盡的小朋友窩在一角沙發打瞌睡。

By-Lottipix_2014_06_21_2181.JPG  

 

而我那天只記得我吃了一點前菜和主菜,然後整場跑來跑去,甜點也沒吃到,不過婚宴的餐點,本來就不是給新人吃的,新人都忙到沒時間吃。

By-Lottipix_2014_06_21_2189.JPG

 

然後,午夜過後,則是我們的第一場舞。

老實說,我們根本不會跳,於是我們就抱在一起轉圈圈,反正最重要的不是舞步。

By-Lottipix_2014_06_22_2214.JPG

 

之後雙方家長也被拱下來跳舞,結果老爹一來,一屁股把玖依斯擠開,換成老爸的第一支舞,就把太后丟給玖依斯了。

By-Lottipix_2014_06_22_2241.JPG

 

By-Lottipix_2014_06_22_2246.JPG

 

之後大家都跳下舞池,老人小孩賓主盡歡。

這時,真的是他們結婚開趴的樣子。

By-Lottipix_2014_06_22_2272.JPG

 

不過這可苦了我習慣早睡的老爹,他酒足飯飽12點大腦就開始關機,結果到1點多大家居然開始跳舞,這一跳就跳到2點多,別說老爹,我這破少年都累炸了。

法國人的體力都超好,連玖依斯的外婆也下舞池跳舞。

Lotti大約凌晨2點多離開,他一早跟著我們忙了一整天,到凌晨2點才收工,也真是辛苦他了。

IMG_2736.JPG

 

所以之後就沒照片了~

跳舞跳了一陣子,終於搬出了泡芙塔和馬卡龍塔的結婚蛋糕,要開始切蛋糕還有香檳倒杯子塔,不過我那時也差不多快進入夢遊模式了,已經無法集中注意力了,我好想像小孩一樣睡沙發喔!

結果我累到連馬卡龍都沒有吃!!能讓我放棄巧克力馬卡龍的疲勞,絕對不是在說笑。

 

之後有人又繼續跳著第二攤的舞,而我累癱在椅子上,來回幾次去舞池跳跳,又回來坐坐,再被拉去跳一跳,再回來坐坐,一直到三點半多,大部份賓客已經回去,就剩少數精力旺盛的年輕人還再跳舞,但是,又不能趕客人走,於是我開始在夢遊間發射念力波"快回家快回家快回家快回家......",直到三點半左右人才全部散光。

 

終於,夫妻上任首日,可以打卡下班了,我大鬆一口氣。簡單收一下,我們便分頭回旅館,休息一下,隔天中午再會來參加隔日宴。不過隔日宴就是家人間的午餐,就不多寫了。

到了旅館check in,我們兩人換下禮服、洗澡、處理一身傷、我還要卸妝,等我們兩人都弄好,真的爬上床的時候已經快早上六點了。

真的,徹夜未眠。

 

所謂洞房花燭夜,就是新人比賽誰最快昏死過去,並且鼾聲如雷的夜晚。

 

 

終於,我們結完婚了。

, , ,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