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癡。而法國肯定是棵世界神木,無與倫比。

 

這是這週二的事,我這週就在跑居留證和照顧病號(我先生)和換自己生病中度過,這一週的課也被我翹了好幾天。

這週過得很不順遂,壓力就累積到昨天。週五我去學校上課,被傳染感冒的我雖然還沒發燒咳嗽流鼻水,但腦袋開始昏沉沉,一早五點20分爬起床六點出門搭車,天都還是黑的,就為了搭上第一班車趕八點早課。結果八點課的老師居然放我們鳥,到八點半才有同學來說老師確定不會來,我一早五點半起床的起床氣聽到這消息真的心火都上來了,壓下脾氣拖著身子前往才剛開門的圖書館,在裡面寫作業等到10點半才去上第二門課。

下午1點下課,我又餓又累,尤其頭痛欲裂,我決定翹了下午的課,早點搭車回家休息。

結果車子在進亞維儂時拋錨了。

這一拋錨就是1個半小時,我捱到三點多,沒吃沒喝,腦袋天旋地轉,車子沒發動又悶得要命。車上多半的乘客立馬採取B方案"call out求救",打給爸爸媽媽朋友親戚鄰居來接人,之後過不久,原本滿滿一車的人就剩下三五隻小貓,包括我這病貓。

我心裡其實很阿砸,我不是無法call out求救的觀光客,而我家那口也因為生病睡覺沒回我電話,我也不能強迫他專門出來接我。可是我翹課就是希望早點為家休息,不是在巴士上體驗悶燒出汗祛病法。好不容易一個半小時後車子發動了,慢悠悠的嚕到市中心,我下車後再走個十多分鐘,買了個義大利麵外帶,等回到家都下午四點了。

我進家門,看著我先生睡得正香,吃完義大利麵進廚房就看到他中午吃的刀叉盤子就丟在水槽裡,我知道這不是他的錯,他這兩天病得很重,但是我就非常不平衡。

看到那些髒兮兮的碗盤,我終於受不了了,眼淚就炸出來了。

我愈哭頭愈痛,愈痛就愈想哭,就這樣惡性循環了好久。

 

 

回到正題,也回到這一週一連串事情的起點,就是週二一早的健康檢查(la viste médicale)。(行政流程我下一篇再寫,這一篇純粹就是關於居留證健康檢查的發洩文)

一早八點半的約,我不敢怠慢八點就到了,排在第一位等健檢中心開門。進去後交了護照和通知信就在等候室等叫號。

先是護士女士讓我進去量身高體重和視力,問我有沒有懷孕,問完就讓我在一旁第二間候診室等胸部X光片。其實名為健康檢查,但居留證的健康檢查其實很陽春,大抵流程就這樣,X光片完後有些醫生會問問你以前打疫苗的狀況,或是和你一起看X光片的結果,沒什麼事情就可以結束了。

 

而我等了一會兒,一位中年醫生走進來叫我的名字,他跟我自我介紹然後握我的手,雖然有點制式化,但是講話還算客氣,他跟我說:『如果有任何想法或是意見都可以跟我說沒有關係。』

我那時還想說,哇~這醫生人真好。

然後事情就發生了。

 

我們進了拍X光房間後,他說:『我們現在要拍胸部X光,上衣和內衣都要脫掉,您同意嗎?不同意也可以跟我說。』

 

我得先說我前兩次在法國作居留證身體健檢的狀況,第一次是2010年、第二次是2013年,兩次都是在馬賽的OFII。第一次去時,X光師說上身要全脫,沒有給我選擇餘地,也沒有像在台灣還有全棉罩衣,就是脫光,那次我就照做,然後一切順利,幾個禮拜後換我朋友Valérie去健檢,她回來跟我說,她沒有全脫,他們要她把內衣脫掉,但可以穿T shirt。

第二次2013時我再去做健檢時,馬賽的X光師也是讓我保留外衣只把內衣脫掉,於是有這兩次經驗後,我就覺得這是目前健檢的形式流程。

 

於是當這次醫生問我是否同意全脫光時,我跟他說:『我希望不要全脫光。』

在我來說,我的回答合情合理,我的經驗上不用全脫,醫生也問我同不同意,若可以選擇,我也不希望裸著上身站在陌生人前面。

於是醫生也答得輕快:『好沒有關係,反正政府都付我一樣的錢。那,妳可以走了。』然後拉開門就要我出去。

 

於是這下我傻眼了,我問醫生說:『所以不拍X光了嗎?』

『您如果不願意脫衣服,我們不能強迫您,但是這樣我就無法幫你簽健檢的結果書。』

『可是沒有健檢結果書,我就不能辦居留證。』

『對,沒有健檢結果書就不能辦居留證。』醫生倒是回答地很事不關己。

那你他媽的給我陷阱題跳幹嘛?

 

『可是我要辦居留證啊!所以我需要拍X光片才可以有結果書。』

『可是您如果不願意脫衣服,我們不能強迫您。』

『我只是希望不用全脫光,我不能只脫內衣然後穿外衣嗎?』

『不行,必須全脫。不然您再好好考慮,下回再來!』醫生又把再次拉開要我出去。

『如果只能全脫那就脫啊,我今天下午還有OFII的行程,我不能沒有健檢結果書啊!』我急了。

『我們不會強迫您接受的,您再考慮看看。』醫生說完又要拉門。

 

『我.要.拍!如果要拍就要脫,那就脫,但是我必.須.拍。』我斬釘截鐵地說,全身發抖。

『好,如果您願意,那就請把衣服和內衣都脫掉,站到X光機前面。』醫生特別強調"您願意"這幾個字。

 

來去法國這麼多次,居留證OFII、健康檢查也做了好幾次,就連第一次去馬賽直接被要求脫上身我也不覺得委屈,但沒有一次像這樣我覺得這麼被羞辱

醫生的語氣始終客氣,但是他表現的寬容和客氣卻沒有達到任何效果。如果不全脫就不能拍胸部X光片,就不應該當初還給我選擇問我要不要全脫,然後一聽答案不對開門就要把我攆出去。

你想要給我們自由和選擇權,這都只是形式上的過場方式而已,因為我們其實根本無從選擇,"你可以選擇不脫衣服,所以無法拍X光,所以沒有結果書無法辦居留證",這根本不是選擇題!會來到OFII健檢中心的人都是需要居留證的人,沒有居留證,你就是非法移民,你可能就會被抓被遣送,所以根本沒有這種讓你選擇"衣服or居留證"的自由。

而這種形式自由給的羞辱比起沒得選更令人難堪,醫生不斷再再強調"我們不會強迫您"、"這是您的意願",強化出是"你們自己同意脫衣服,而且都堅持要脫,我們都沒有強迫"的這個結果,我知道不少法國人顧忌的是穆斯林婦女,穆斯林婦女在外都帶著頭紗面紗,如果強迫她們在X光室脫光上身會是什麼景況?但是,給人這種只有形式而沒有實質自由的選擇權,反而更加羞辱人。

 

這讓我想到我幼稚園的一模糊畫面,那時候老師要幫班上所有小孩做蟯蟲檢查,那時候就是每個小孩排隊趴到老師腿上,用塑膠黏紙按一下屁股,然後就可以走了。但其中一個小朋友就一直哭鬧不願意,最後老師下大絕,老師說:『你自己決定,要碼你做蟯蟲檢查,要碼你不做,但明天既不能來學校,不能來玩不能來吃點心。你自己決定!』

我不記得結果怎樣,但我只記得那小孩哭得更加淒厲。

 

拍完X光片後,醫生秉持著一貫客氣的態度和我聊天,問我哪裡來,為什麼法文說這麼流利?但是我一點都不想搭理他,我只想要趕快完事,趕快離開那鬼地方。

 

也許在大家看來這不是多重要的事情,但是對於一個等居留證等了快一年的人來說,任何關於居留證的事情都是大事情,為了居留證,我得"求醫生給我拍X光片,我自己願意脫光上身給拍",這個羞辱讓我出了健檢中心時全身都在發抖。

 

而且,這健檢費還要自付,421歐元!! 如果你不幫我拍X光片,光問身高體重和視力要花我1萬6台幣!究竟你們是金手指還是這種問題真的值千金?421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ruby
  • 這醫生好變態 他原籍哪裡
    我在大巴黎地區作的體檢 沒收任何費用 而且是女的放射師幫我做 只是最後需要印花繳錢而已
    馬賽區有很多穆斯林 不要說法國人 我遇到其他國家的人也非常不喜歡他們 也許是為了假裝維持法國精神私底下想趕他們出去的招數???
  • 我不知道醫生原籍是哪裡,我覺得就是整個官僚制度很畸形...

    至於我的費用我也還沒付錢,不過這裡的OFII動作都慢半拍,我PACS改結婚都好幾個月了(文件也都補寄了),他們資料卻都沒更新,他們電腦資料現在還是寫我是PACS簽證、身分欄單身、而且還沒有輸入配偶名字........

    一整個丟三落四。費用的問題我下次再去問。

    喬安 Joanne 於 2014/10/12 04:18 回覆

  • 媽咪
  • 在臺灣檢查時脫內衣會給罩衫啊
    而且會有女護士在場
    這些野蠻人還敢為了死刑說要教育我們
    女兒你辛苦了
  • 媽咪~~(抱)

    其實就是很不人性化就是了....

    喬安 Joanne 於 2014/10/18 01:47 回覆

  • Celestine
  • 我2012年辦學生簽居留證也是要健康檢查,但那時候我並不知道要脫衣服拍X光,所以當醫生要我脫衣服時,我一直搖頭說不要,他最後沒辦法也是幫我拍了,最後X光上還有內衣的痕跡!
  • 我記得我有一次拍的時候也有內衣鋼圈,但是X光師也沒要我拿掉,就讓我穿著衣服和內衣拍。感覺因人而異的差很大,有的人什麼都不管、有的人就官僚的很誇張。

    喬安 Joanne 於 2014/11/01 00:47 回覆

  • jywei
  • 看完那段x光檢查
    突然有一種感覺

    真的是文明的傲慢

    是說
    白種人有一種集體優越感
    這種北爛的集體優越感讓人非常火大


    我突然可以理解中共和普丁為什麼要這麼霸道
    而強國人和俄國佬也這麼願意支持自己的統治者

    至於這些白種人說的要尊重個人
    大概只限於「白種人」吧
  • 而且這種白種人優越的細分關鍵詞又包括"西歐"、"基督宗教文化圈"、"已開發國家"...OOXX,

    我記得那天跟我同一批的我前面一號的男人好像是科索沃來的,法文有點基礎,但是要了解健檢步驟內容這些專業名詞還是有困難,然後醫生在問疫苗施打時他根本聽不懂(我也聽不懂到底是哪種疫苗啊XDD),醫生的反應竟然是,嘆口氣,然後用更慢的速度再重唸一遍!! (真的不是語速的問題吧,好想巴他頭)

    有些醫生會一臉:反正不管妳們有沒有重過疫苗,你們都會回答有。這種有點不屑的表情,看了就很不是滋味@@

    喬安 Joanne 於 2014/12/18 00:57 回覆

  • FRANCELINA
  • 妳好,我是查居留事項查到妳這兒來的。

    Xray醫生要求妳全身脫光那段真是為妳感到忿恨不平!
    我問我家法國人,他說照他的做法會立即報警然後往他臉上狠狠揍一拳。如果是面對女醫生全身脫光第一次都會有點不自在,更何況是男醫生....
  • 我覺得因為法國人自己不太會有不得不受這鳥氣的時刻,所以他們很難理解我們外國人這種"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卑屈....
    想想如果今天我是法國人,我一定要他好看;或是這件事發生在台灣,反應應該也大不同。

    誇張事到處都有,但是我覺得最讓人生氣難過的是我們因為是外國人"不得不低頭"(不然要面子就沒法拿居留證...等等)

    喬安 Joanne 於 2015/02/10 02:1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