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法國人很難搞、意見很多又愛批評,我不否認,但我不完全同意。我覺得,你和這人的關係如何就會完全影響他對你的行為,剛開學的前兩周我覺得自己超級形單影隻,進教室時都會猶豫我要坐哪裡、中午也都會張望要怎麼吃、空堂就往圖書館鑽......,那時我和其他人都還不熟,頂多是一些剛認識的點頭之交,當時我覺得法國同學人不壞但滿冷漠的。

直到有一天,我坐在回亞維儂的車上,一位鬈髮女孩問我可不可以坐我旁邊,然後才發現她也是中文組的學生,而我們兩人都住在亞維儂,於是她便成了我研究所的第一個朋友,而透過她,我也進而交到了一群中文組的法國朋友們,然後突然間就脫離了中午一個人啃麵包的悲催生活。

現在,我們這一群人約有8人(6人中文組包括我,另外2人德文組),時間久了大家熟了,話題就熱絡了起來。他們對我非常好,我想因為他們都是學外語的人,其中大部分又是學中文的,他們完全可以體會外國學生在用外語生活、學習上所遇到的障礙和距離,所以當我聽不懂、搞不懂、沒聽清楚、想不起來、或是有一堆阿哩阿雜的問題時,他們都會不厭其煩地再次跟我解釋,提醒我,甚至幫助我度過難關,其中一位紅棕髮色的女孩茱莉,開學第二天就恰巧坐在我身後,然後突然聊到了網路英文選課流程,看我一頭霧水,她便把流程一步步寫下來,上哪個網、按哪個選項、怎麼選、怎麼填,一步步教我,也因為有她的幫忙,我當天晚上就順利把英文課選起來了,不然像我這樣兩光兩光,到時候漏了課沒選都還不知道。我非常感謝他們這段日子的幫忙和友情。

不過話又說回來,三個女人就可以成為菜市場,7個愛講話法國人加起來真的效果加倍,每天都有不同的真人實境秀,而我多半是聽眾,畢竟不是我的場,我就坐在搖滾區,身歷其境的看著法國同學們八卦或是批評別人,就像我以前的室友說的,人生如戲,或著天天都有戲可以看。

以下,便總結歸納出幾點我聽到最常被法國同學詬病和狂婊的NG行為。(PS:我從不批評別人外貌(我也最受不了別人因為他人外表美醜而批評恥笑別人這種行為),可受批評的該是這人的行為舉止、或是個性等等,而不是他無法決定的外表,所以那種八卦人家暴牙、爆炸頭、或是痘疤臉那種我都左耳進右耳出,腦中自動刪除。)

 

1. 選擇性友善的高傲美女

班上有位漂亮高大的女孩,以我亞洲人的美感,我真的覺得她打扮起來就可以直接上時裝周伸展台,不過她不是一般濃妝豔抹系的正妹,她常穿著運動外套、刷棉帽T,看起來運動風也挺是英挺帥氣;在課堂上我覺得她也是挺積極認真的,在我腦袋被金融課打成糨糊時,她可以邊做筆記邊舉手發問,是我說的"踴躍參與5人組"的其中一人(請詳見舊文:[法國研究所隨記] 和法國同學一起數饅頭等待聖誕假期)。但儘管美麗出眾如她,班上大多同學卻都不喜歡她。

起初我沒有感覺,因為漂亮女孩是我第一個認識的同學,儘管我們沒有深交成為閨蜜,但是每次見面我們都會互相打招呼親臉頰,她對我也都很親切熱情,我也不覺有異。直到有天我的朋友們談論到她,大家異口同聲都表示沒好感,而我滿詫異的,這跟我的感覺的確頗有出入,我就問他們原因。

其中一個男生跟我說:『妳記得上次我和妳還有她一起去市中心喝珍珠奶茶那一次嗎?我和妳一起去找她,結果她就只和妳打招呼親臉頰,是當我隱形人嗎?我最討厭這種沒禮貌的人。』我本來想幫忙緩頰:『我跟你們見面也不是每次都親臉頰啊,有時候就打招呼而已。』男生回我:『這不是妳的文化啊!我在中國也不跟別人親臉頰的啊!妳沒和我們親臉頰沒關係,加上我們又比較熟,可是她就沒藉口說這是因為她不知道,她在一群妳的朋友之間,只和妳親臉頰打招呼,這是在瞧不起其他人嗎?』

聽他這麼一說,後來我也發現,有時在和朋友們一起等上課時,漂亮女孩會來和我打招呼親臉頰,但也僅此對我而以,而這對其他法國朋友,似乎是不能諒解的行為。

法國人對朋友家人的打招呼就是親臉頰,這也代表一種善意,我也記得我去公婆家族聚會時,每次都得跑一趟親臉頰接力馬拉松賽,他們有時還會提醒我誰還沒親過,得過去打打招呼親一親。如果是熟的朋友,有時甚至熟到不用親也沒關係,隨意就好;但是,一群人中你若只和其中一人親臉頰而忽略其他人,不管有沒有惡意,對其他人來說都是會有其他解讀的,彷彿你根本不在乎其他人。

於是漂亮女孩最為人詬病的就是"高傲"。我不說這是不是其他法國人下的倉促結論,但是法國人一定比我這外國人更懂得他們之間禮儀互動的約定俗成和其中的意義。

 

2. 愛秀鬼

在法國人眼裡,上課積極參與的人不一定會被排斥,如同高傲美女被婊並不是因為上課踴躍積極,但是過分的show off,甚至讓整堂課變成你的脫口秀,就會被婊到爆炸了。

愛秀鬼其實是個皮膚白皙,有著菸嗓(沙沙低沉,有時候像快破音的嗓音)的女孩,剛開始她的人緣還不錯,因為上課踴躍積極,一下子就讓人注意到她這號人物,但是後來等大家對彼此熟悉後,愛秀鬼就受到愈來愈多人的批評。

愛秀鬼除了愛秀以外,還不准別人秀,英文課有個男生程度相當好,但就是腔調很奇怪,不過說實話,哪個非母語的人會完全沒有腔調?於是愛秀鬼常常嘲笑那男生的英文腔調有多奇怪多可笑。

大教室的設備總是相當簡陋,有時粉筆沒幾根,有時板擦不知道被誰幹走,反正要什麼沒什麼,老師也習慣大教室上課不使用黑板。有一回,不少人在大教室中午休息,等著下午兩點上課,一般大家都坐在位子上吵吵鬧鬧聊天打混,而愛秀鬼就是要上講台,然後拿著粉筆在黑板塗鴉(幾歲了拜託?),畫了一個還不夠,繼續畫,還畫一個類似自畫像的女人(畫得好不好看就不評論了),但是黑板沒有板擦,她也沒有要擦掉的打算,於是之後兩小時的課,全班100多人就盯著她的塗鴉看,很招人嫌是真的。

 

3. 馬屁精

其實法國學生相當敢於直接和老師表達自己的看法,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時間地點選得不對,或是太有心機卻被一眼看穿,那"馬屁精"的稱號就跑不掉了。

那堂課是第三禮拜才第一次上課,大家都已經相互認識稍稍步上軌道了。老師前半堂課讓我們自我介紹順便自己自我介紹和講一下課程綱要,我和朋友們也在位子上聊天,一位女孩就走到教室前方和老師聊天:『老師,我覺得您的課好實用、真的很棒,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學到很多東西,目前這堂課的確是我們需要的,相信我們可以從您的專業經驗中收穫良多.....喔對了,我叫XXX。』

太有心機了是否?

前半堂課大家都在自我介紹,老師也在自我介紹,課程大綱才講十分鐘,你就知道這堂課好無敵好棒棒了?耍心機還被人一眼看穿,其實很尷尬。

不過能讓老師第一個記住的就是她的名字,我想這也是一招。

 

4. 排外小團體

另外一個招人嫌的就是排外小團體,班上有些同學是大學部就已認識,所以當升上研究所各自山頭都還不成氣候、每個人都兵荒馬亂時,這些大學部就認識的同學就形成一個小團體。他們彼此熟識、外人也不容易打入,尤其是在這間學校唸大學部的小團體,在剛開學大家最忙亂時,他們其實已經相當熟悉學校的各種流程、甚至連老師和課程都已經認識,所以早早就步上軌道、安穩順遂。

的確,他們沒有義務幫助那些新來的學生,而剛開學各形各色誇張的問題層出不窮,這種隔岸觀火的行為,讓一些開學時因為沒有足夠資訊而吃悶虧的學生產生不滿,雖然不至於到大仇大恨,但也因為這樣這些排外小團體始終維持著小團體的人數,和其他學生沒有太多互動和交集。

以往,亞洲人容易被視為是一個小團體(其實也不難理解),不過因為我們這一屆就4個說中文的人,有兩個人我很少看到她們來上課,另外一位女孩雖然常來但我們共同科目不多,所以我們就沒已有所謂中文小團體。

小團體與否的確是個人選擇,但是當這個小團體如果擁有什麼重要資訊,比如說:老師明天請假、調課...,卻沒有通知大家,只有他們自己人update,這種小團體到最後都會被婊。

 

5. 自私鬼

自私鬼是我遇過一位最不可理喻的法國女生了,有堂課需要三人一組進行小組作業,學期初在大家都還沒熟識時,我就和一位朋友F和F的朋友S一組。我們不同語言課,見面時間不太多,但S每一次見到我就是單刀直入直接問資料查得怎麼樣?進度到哪裡?我們預計什麼時候做完,希望妳跟上進度......我的朋友很不高興她對我講話的態度,但是本來覺得有些人就是比較直接,就算了。

用法文查資料寫作業對我來說相對困難,但是唸法國研究所是我的選擇,沒什麼好抱怨,在她幾次凗促下我加快腳步以免拖累大家,但每次傳訊息給S她都已讀不回,要傳給我的資料沒傳、寫email也不回,搞得我很沒頭緒完全不知道進度在哪裡。

明明我們有同一堂課但一下課S就走人,直到有一天,同組第三位同學F跟我討論進度時才跟我說,S因為換課程,所以報告就不能跟我們一組了,所以我們現在剩兩人。

其實這種事情,臉書有空傳照片tag別人,傳一句 "抱歉我換組了" 真的不過分,不過她就是要已讀不回把我搞得像無頭蒼蠅,還要等到同組第三人跟我討論我才得知。說穿了,就是不覺得有尊重我、想一下我的死活的必要。

S是我在這裡遇到最自私的人,不過想想也好,自私鬼那時就換組甩了我們,不然到時候這作業都不知道要怎麼寫下去。

而自私鬼自私的事蹟還不只這一齣,之前某課堂上發生了一位/幾位不知名學生以全研一學生的名義寫了一封連署信,抗議該老師放鳥學生讓學生白跑、缺課不通知也不補課,而老師當然不甘示弱在課堂上對著我們"全研一"的學生反擊,而我們根本不知道有這封連署信,於是後來大家就在討論到底怎麼回事。

當然,有人反對某人/某些人藉著全研一的名義亂發連署信,也有人覺得連署信的確不妥,但這堂課明顯有問題是真的,各方意見不一;而自私鬼的回答真的是不辜負她的盛名,她大罵那些人老鼠屎害慘大家,老師都有管道可以介紹工作和實習給學生,現在被這老鼠屎給毀了,如果以後老師不用這些管道幫我們,都是這些老鼠屎的錯!她還要求老鼠屎立馬去和老師道歉,把自己的不滿和情緒自己處理掉,不要影響其他人。

說真的,一個老師連放鳥學生都不在意,缺課也不打算補課,你覺得她究竟會多愛護多在意學生?還拿她的管道或是私人資源介紹給你工作或實習?合不合理先不說,這自私不忘己的想法,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6. 學業不積極的伸手牌

在法國出席率不是最重要的,大部分教授都不在意,學生要來不來隨你,只要你算分的作業有交、期末考有實力考得過,一整學期沒出席也沒關係。

但是要不來,就要為自己的缺席的負責,如果有親近的好朋友願意幫你、借你筆記,那算你運氣好,但是大部分不太有交情的同學都最討厭伸手牌。我不認為他們是現實,因為是我我也會覺得幹嘛要幫這種都不來上課只想撿現成的伸手牌?不來上課是你的選擇,沒人禁止你,但你就好自為之。

像我可以幫我朋友訂正中文作業,相對地他們英文課或是其他專業課就會比較罩我、借我筆記,要說利益交換也好,但是我覺得倒是互相幫助,如果你完全沒有貢獻沒有產值甚至還不來上課連作作樣子的努力都沒有,到底有什麼臉到處跟人家要筆記?

在臉書社團總會有這樣的人:請問下周是要交什麼作業?請問作業內容有包含哪些大點?

然後通常只有一兩位善心人士會回答。

 

7. 幸災樂禍落井下石的機逼

之前說過的酒鬼老師無故缺課(詳見舊文:[法國研究所隨記] 法國教育終極目標:法國人養成計畫)導致課程進度相較另一組嚴重落後,上周末就有酒鬼老師的學生在臉書上和大家求救:由於老師時常缺課,導致我們課程上的斷斷續續,大家一點頭緒和概念都沒有,請以前有修過他的課的人或是另一組的學生可以傳閱筆記救救大家。

因為酒鬼老師的課影響系上2/3的學生,所以滿地跪求者,也有學生幫忙想辦法等等,就在這時候就有人說:那些選這老師課的人,無非就是貪圖老師常常缺課和計分寬鬆的好處,現在要考試了就來和別人要筆記,這對於那些一整學期努力上課的學生是否很不公平?

話聲還沒落地就被圍剿了。

酒鬼老師的缺課經常沒有事先通知,常常都是學生來了等了半個多小時才無奈離開,根本沒有貪圖到便宜,而且很多選酒鬼老師的課的人在學期初根本不知道是這種情形,大家已經兵荒馬亂,卻還有人搧著搖扇說風涼話,覺得自己上課很認真,其他被老師放鳥的學生都是自找的。

說實在的,不被婊也難啊。

於是,哪堂課不沖康,偏要選這堂影響全研一2/3學生的課來幸災樂禍,難怪最近人生跌落谷底。(完全不同情她,鄙視~)

 

 

 

 

其實人與人相處不管到哪都一樣,在台灣也是遇過一堆極品,所以在法國看到這些人,想想居然也不那麼訝異。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不要因為不小心的NG行為而成為同學眼中的不受歡迎人物。

, , , ,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