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完聖誕節收假回來,緊接著就是兩週的期末考週,假期中想休息散漫卻放不下心、熬著撐著放完假再兩週的拖拉折騰、折騰完第二學期下週直接開學,完全無縫接軌呢!

老實說,法國研一的第一學期,我真的好累好倦怠,常常很孬的哭爸哭媽,說不想上學了,乾脆直接去找工作,但是這樣該該叫也該到期末了,還期末考完了(算是...後面詳敘)。而這種無力的倦怠感我個人認為大部分來自這大學的行事效率、師資、和課程規劃(請詳見:和法國同學一起數饅頭等待聖誕假期),而這竟讓我變得退縮,甚至時常感到低潮,常常會覺得我"一定會每科不及格"、"金融課一定一題都不會寫"、"實習一定找不到"、"面試一定不會成功、會一敗塗地"......然後變相的惡性循環,這些負面洗腦又讓我更加沮喪。

但是彷彿人生走到最低谷,無法再往地心鑽的時候,就是要往上爬的moment了,而這節奏,大概就是在我最低谷大哭完的時候收到一封意外的卡片。

是我大學同學給我最美麗的意外驚喜。

carte d

(說真的,卡片上的句子,根本就是神的旨意,注定要用這種方式來鼓勵我吧!)

 

- 友情救援

在異地求學生活,如果沒有友情的支撐,一個人的孤獨和脆弱真的說多有悲涼就有多悲涼,身形黯淡、身後颳風吹落葉、再配吃土喝西北風,大概就是這寫照。

出外真的就是靠朋友,我覺得我真的是很幸運到哪兒都有朋友願意幫我、罩我。

我在學校的法國朋友是我課堂的奧援,大家互相傳閱筆記、作業訂正、互相討論作業或是報告的內容,這其實對我課業幫助很大,儘管我上課也不會打混,但是比起法國學生,外國學生更常不小心被語無倫次、連珠炮、甚至是說話沒組織性的教授扔到平行宇宙,而我的同學都會適時把我拉出黑洞、重新推上軌道。他們的熱心是我很感恩的地方!

correction de julie

另外,我在學校認識的中國朋友和亞維儂的台灣太太們也是支持我在異地生活的極大支柱,法國的同學的友善無懈可擊,儘管他們無敵友善又無敵熱情,而且還是學中文專業的夥伴,但是來自不同文化的我還是會時不時覺得我們之間有距離,當他們談起小時候最常聽的歌、愛看的卡通節目,這就扎實呈現我們兩個大洲的距離,我真的沒半個字聽得懂。但是和同鄉的朋友在一起,那種距離就像是直接回台灣了一樣,謝金燕的年紀可不可以還叫姊姊?炒米粉要先煮多久?鹽酥雞的白胡椒粉誰家有、哪裡買的到?

這種可以嘰哩呱啦大講中文的快感,就跟知道滷肉飯一樣感動。

台灣太太之一的Céline目前也在唸商校,聽聞我之前靠杯金融課很難,後來還主動要借我他們學校英文版的金融講義。Céline是我心中的模範姊姊的榜樣(不過她很介意我叫她姊姊XDD),每每看到她對新來的台灣人熱情關懷照顧、對於每個人的困難和需求只要她知道或是她可以幫上忙,她都會兩肋插刀義不容辭的幫忙,這種女俠風範,都讓我的眼睛變得像漫畫裡少女水汪汪抽閃的大眼一樣,充滿崇拜和感動。

她的口頭禪就是:大家台灣人在這裡一定要互相幫忙。

她就曾經在我剛來時給我二手的濾水壺、小電子鍋,還常常約我吃飯、喝茶、去她家玩,她的熱情幫助我克服不少異地水土不服的心理壓力。

 

能在課業上、生活上,都有不同的貴人相助,那真的是我的福氣。

 

- 好的組員讓你上天堂,壞的組員送你進修羅場

我自己覺得法國老師很喜歡讓學生作小組作業,也許一屆學生150人,個別作業要看個150份眼珠子會掉出來,所以小組作業就可節省老師的時間和精力。

而如何遇到好的小組成員,真的就是看你上輩子有沒有燒好香、積陰德了。

法國學生自身能力不會太差,有些甚至課業非常優秀,而他們多半也較為獨立,所以小組作業基本上最大考驗都不是"專業能力的互通有無",而是"人際關係的溝通協調"

 

我在這一學期不同的分組作業中得到了一些領悟。

 

1. 好朋友不一定是好組員

我的金融課小組作業和一群法國好友一組,而策略管理課則和一位友善但不是很熟的女孩一組,兩組作業的進行真的就天差地別。

和好朋友一起做的作業,其實進度十分緩慢,我們到繳件截止前一天晚上才完全定下來,隔天早上拿去印,在最後一刻及時交出作業。

從學期初我們就知道有這份作業,所以我們搞到最後一晚才寫完,真的怪不了別人......朋友們剛開始決定每個人周三早上到中午都留給金融,大家一週討論一次,一起寫;結果,三五好友相聚,就會不停地開始聊天,昨天看了什麼搞笑影片?放假有什麼打算?於是一整個早上聊天的時間比寫作業的時間還多。

過了一兩次,眼看每週的作業時間毫無進展,於是大家改成:各自在家裡做,月底找一天聚會,然後比對大家的答案和統整為一份檔案,如果答案有異再進行討論。但是,每個人都想著別人也會做,我這題沒做沒關係、我不用太認真沒關係,所以,月底的時候,赫然發現根本沒有人有長足的進展。

這下快期末了,於是再改成一人負責一個章節的題目,作業分成四份,各自完成,再一起編輯一個google docs,到時候就直接印出來。

我的部分在玖伊絲的幫忙之下迅速完成(玖伊絲還熱心幫我們這組完成其他部分的作業,根本是被壓榨的黑工XD)而其他人的部分依舊空白,眼看截止日期來臨,各位好朋友終於在最後一天把所有題目寫完,然後大家進行編排整理,雖然在截止前及時交出去,但這壓力真的很大。

 

2. 好組員不一定是好朋友

而另外一堂課的小組作業卻順利地令人訝異,我和一位法國同學F一組,F我們會一組原本也是陰錯陽差,但是既來之則安之,我們還是決定一起完成這學期的作業。(詳見舊文:什麼樣的人會被法國同學討厭?七大不可不知NG行為 )策略管理課的小組作業是選擇一個機構或是公司進行個案分析,F她有想研究的機構,她也對此相當有興趣,而我沒有什麼好反對,就跟著她一起做,雖然我們沒有明說,但無形間她就是我們這兩人小組的組長。

F她的目標導向和動機很強,也非常認真,當我們約見面討論進度時,除了一開始會稍微聊天寒暄之外,一旦進入主題,就是非常專注,她會檢查我查的資料對不對,合不合用,甚至對個案研究有沒有幫助。這個案研究是她主導、也是她熟悉的有機穀物,而我對法國的有機穀物並不熟悉,又是全法文的查資料、做報告,對我來說有點吃力,但是F從來不會因此而不耐煩,她會很和氣但是直接地跟我說我做的對不對、有沒有錯、哪裡需要修正,而我也很感謝她的直接和指導,讓我每次跟她小組討論都很有進展,下一回再家繼續找資料時就不會再搞錯。

有F當小組長,真的是賺到,F的資料查得比我多、又幫我檢查我有沒有做錯、甚至個案分析的草稿也是她擬的,最後的修正也是她主筆。我每部分雖然都有參與到,但是相較之下做的就是比她少,我有次有點不好意思地跟她說,很抱歉我在這份作業裡沒辦法做的跟妳一樣好,整個進度、作業都要妳hold住...但是F 一點都沒有不高興或是拿翹,反而是很親切地跟我說:"我是知道用外文學習有多辛苦(F曾在西班牙交換過一年的樣子),要我用西班牙文做同樣的作業我根本做不出來,妳也有在做,資料讀得沒我多、分析寫得沒我多都是正常的,還要謝謝妳是個好夥伴。"

聽到F這樣說,我淚流滿面,就差沒把她抓來狂親感謝她。

於是我很認命當個好組員,我負責排版、增刪資料、加註出處...等,只要她寫email 跟我說,我就會立刻開工,當天晚上一定立刻弄完寄給她。

我和F不算是好朋友,原本也不是很熟,除了一起寫作業外我們幾乎沒有私下的交情,但我想也是因為這樣我們兩人工作起來更沒有包袱,我們就事論事把作業完成,不用擔心是否分配工作或是讓誰領導會傷感情,正因為我們沒有太多"朋友的不好意思",安於我們兩人組長和組員的位置,所以最後我們合作愉快,生出了一份完美作業!

也因為合作愉快,作業寫完了,我們兩人也培養了不少默契和夥伴關係,雖然我們依舊不是"好朋友",但是我們也說下學期如果還有分組作業,要是我們又"陰錯陽差"的話,就再一起奮鬥吧!

 

3. 法國人意見特多

後來才知道,很多小組,甚至很多朋友都因為小組作業而翻臉,簡單來說原因就是:意見特多的啊!(這句話用在目前為止我所遇見的每個法國人身上都管用...)連沒什麼意見都可以掰出長篇大論,更何況是小組作業?意見特多又愛講話的法國人,要一起分工合作完成完成小組作業,真的是老師的一道考驗。

由於大部分時候都在發表意見、反駁別人的意見,而且不只意見特多,又很堅持己見,所以再花上不少時間協調、妥協,大半時間都耗在這上面。

加上喜歡動口勝於動手,一組裡面愛說的總比真的動手做的人多,於是每次討論總是環繞立體音效,然後討論結束後卻發現每次討論都沒什麼重點。

 

4. 什麼都可以遲到什麼都可以拖

我剛到法國來(尤其是南法),我的第一個文化衝擊就是時間概念,和法國朋友們約會約11點,11點到了根本沒半個鬼影,等到11點20才有第一個人來,打電話給其他人,他們說:j'arrive, j'arrive!(我到了、我到了!)結果再過20分鐘後才j'arrive,真的全員到齊都快慢一小時了。下次我要約我一定早約個一小時。

不然就是說:我們等一下出發。所謂等一下,從半小時後的等一下,到一小時後的等一下,都在"等一下"的範圍裡,這是我剛開始到法國完全不能理解的時間概念。

這種精神應用到寫作業上,完全無縫接軌。

約好的時間進度表都只是參考,所謂法式風範,就是開心充實過每一天,然後所有作業都到期限前再來爆肝衝刺。除了F 這種少數未雨綢繆的學生,不然大部分我遇到的同學都是這樣子,而像我和F這種急驚風的人,我們兩人一組嘟嘟好,但是和其他慢郎中的法國同學一組,真的除了翻白眼,就是乾等了。

pang pang

 

- 誰都別想挑戰他媽的老酒鬼,誰都別想!

酒鬼老師(不知道他是誰的,請參見舊文:法國教育終極目標:法國人養成計畫)已經超越老師的極限了,真的,他如果第二名,誰敢搶第一名的頭銜?

上課放鳥學生已經不夠看了,最近大絕:期末考放鳥學生!

哇哈哈,你們真的沒有看錯,酒鬼老師期末考放鳥學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狀態顯示已崩潰......)

酒鬼老師有大學部和研究所的課,不知為何,他非常偏好進行個別口試,然後又各年級各科系的時段表都混在一起,他不擔心我們都替他擔心。

但是學生多時間少,很多學生根本簽不到時間,口試行程滿檔到爆炸,於是老師要那些沒搶到時間的人去馬賽找他口試。(完全荒謬)

好不容易大部分的學生不管時段再爛,至少都有個時間可以考口試。

 

我前一天排口試的同學就在臉書報告:老師遲到一個半小時才出現喔!大家都枯等到爆炸了啾咪。

這消息真的讓所有酒鬼老師的學生剉咧等,心驚肉跳的迎接我要考口試這一天。

一早大家考完英文筆試,下午進行口試的同學隨便吃點東西就在指定教室外頭等候,而我在等候時晃到他辦公室,看到門口貼著一張紙條:XX老師今天11點才會到學校,今早有排口試的同學老師會另排時間。(老師原本一早八點半就有學生要考口試喔!啾咪)

原本我們期待老師下午會現身,但沒想到說好11點會來的酒鬼老師,下午也沒出現,我們從12點等到14點,坐在教室外面的地板枯等,然後絕望的到系辦,系秘書也是一臉無助,她說老師早上打來說"他有點勞累",早上不能來,11點才會到校,而之後她打半天電話就都沒人接了。

聽到他的"有點勞累"我真的儘管身為女孩覽趴火都起來了,差點破口罵髒話。

後來又被轉介到教務處(la scolarité)去報告問題,隨著時間推移,那時候被放鳥的學生已經累積到10多人了,眼看事情嚴重,我們被轉介到坐辦公室的專員那裡,專員小姐她一聽到酒鬼老師的名字,白眼都翻到屁眼了(對不起我又粗話了...),她今天一整天就在處理被老酒鬼無預警放鳥的一批批學生,沒人能聯絡上她,所有人都跟著絕望。

不像筆試,口試是老師自己安排定時間定內容的,所以教務處無法幫酒鬼老師處理,只能先連絡上他再研議,但是沒人聯絡的上他,於是所有人都是無頭蒼蠅。

留下我們的姓名電話,專員小姐近幾絕望,說:有消息我會立刻通知你們,那也請被耽誤時間的學生來教務處處理。

那一整天被影響的學生,跟航班取消影響到的旅客一樣多。

 

隔天,也就是今天中午,接到教務處來電,專員小姐大概打電話已經打到錯亂了,連我的名字都叫錯,就只說:XX老師今天下午安排了補考,請你三點到學校補考。

當天安排當天考,果然是法式風格啊!

下午衝去學校,好佳在老師人在,老師發給我一篇文章就把我趕進準備教室準備。

找理說今天老師的行程也是全天滿檔,究竟哪來的空檔幫我們這些人補口試?但是想到我可以口試,真的謝天謝地!

 

十幾分鐘後老師輪到我,我進去就座後,老師找了我的名字劃掉,要我開始介紹文章,我簡短扼要地用英文介紹完,等待老師問我問題。

結果酒鬼老師就說:好,就到這裡,你可以走了。

WHF!!!!! 我一學期的期末口試竟然就讓我講個五分鐘就結束了?老師根本沒問問題,也沒問課程相關的歷史、概念,讓我做個文章摘要就結束了!!而且他根本沒在聽我說,評分表格根本空白....分數直接記在他的小本子上。

 

酒鬼老師,沒有極限。

les francais

 

說真的,我時常覺得我的法國求學生活就是一場荒謬劇,而我愈來愈覺得,這是真的。

好不容易考完了,好好休息一下,下周末新學期直接開始!

 

 

 

下面附上一首學中文的法國朋友推薦我的中文歌,這是他最愛的中文歌喔!(真的是笑死我了)

 

 

  

, , , , ,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