éléphant

 

  我也不知道班傑明為何會加我臉書,最初認識班傑明只知道他是公婆以前的鄰居友人,雖然關係想來跟我有點遠,但想著既是公婆的友人應該不會對我怎麼樣,而且只是加個臉書,也沒要把他當成我生活圈的摯友,應該不至於對我造成太大的影響。

 

  於是我同意他的交友邀請。

 

  對於我交遊不慎的天譴於幾小時後降臨。

 

  雪花般飛來的遊戲邀請簡直要把我的手機給震炸了,Candy Crush、犯罪現場、開心農場、開心水族箱……以及一堆我聽都沒聽過的臉書遊戲輪番被班傑明送到我家門口按電鈴,然後我的塗鴉牆年齡瞬間少了二十歲,好像是幼稚園小朋友下課人手一台iPad在玩遊戲那般熱鬧,一下破關晉級、一下卡關需要救援、一下分享戰果,只是,所有小朋友都叫班傑明就是了。

 

  和我先生玖依斯提及這人,他卻略微皺眉,「這人加妳臉書啊?」

 

  「不該嗎?我需要把他刪掉嗎?」

 

  「我不會替妳決定要不要刪誰啦,妳就自己再看看,反正我是沒有加他,妳要刪掉也沒有關係。」

 

  聽到玖依斯這樣說,心裡難免有些疑慮,而且想來也覺得奇怪,要認識友人的家人,不是應該先認識他們的孩子,其次才是孩子的配偶嗎?直接就加別人跟你沒交集也沒跟你說過話的兒媳婦的臉書,倒也真的挺特別的。

 

  不過一開始我不以為意,以為只是遇到一個愛玩臉書遊戲的歐吉桑缺臉友而已,調整了一下我的臉書通知和隱私設定,便由他去了,沒煩到我就好,反正我也不覺得他會大費周章來看我的中文動態。

 

 

 

  見到班傑明本人是在幾個月後,班傑明帶著他女兒來普羅旺斯度假,並住在公婆的鄰居家中,鄰居太太寶琳娜打算辦個簡單的開胃酒會,邀請公婆和我們一同參加。

 

  班傑明的女兒夏綠蒂雖然不是豪門千金,但言行舉止和衣裝打扮間依然看得出來是個富裕人家的小孩,手裡拿著iPad,插著耳機看影片,頭也不抬地在跟班傑明要最新款的iPhone 7

 

  「妳現在這隻iPhone 6S也才剛買不久啊!」

 

  「你說過如果我陪你來這破地方渡假又沒嫌東嫌西一直抱怨的話,等我們回巴黎你就會買iPhone 7給我。」

 

  我們所有人瞪大眼睛面面相覷,看著寶琳娜裝作沒聽見轉身去廚房準備飲品。

 

  那場面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於是在沉默蔓延開之前我趕緊接話,「這還是我們加臉書後第一次見面呢!我聽玖依斯他們說,你們以前是認識多年的舊鄰居呢。」

 

  「是啊,以前我們倆家就住在……」班傑明接著往下說,眾人也識相地順著這個話題聊下去,談談以前住所的其他舊鄰居、一起做過的事情和一切奇聞軼事和鄰里八卦,而夏綠蒂友把臉埋回iPad前,毫不掩飾她的無聊和不耐。

 

  言談間得知班傑明一家之後因為工作升遷的緣故,舉家北上遷往巴黎,自此住進了法國的天龍國,小女兒夏綠蒂也是在巴黎出生的,比起家中其他成員,更是徹頭徹尾的巴黎人。

 

  「所以是因為你工作升遷才搬走的呀,雖然有點可惜,但還是很恭喜你呢!所以你是做什麼工作呢?」

 

  「喔,不是我,是安妮塔,那時安妮塔得到總公司行銷部門的升遷機會,於是我們才搬走的。」

 

  這時女主人寶琳娜入座,也加入了話題,順著我的問題又問,「那你呢,班傑明?你的工作如何?前陣子好像聽說你是在保齡球館工作不是嗎?」

 

  然後我的成功救援就被無心的女主人寶琳娜一句話毀於一旦,話一出口就可以感受到公婆瞪大的眼睛就如魔多的魔眼一樣,灼燒的目光就射在兩人之間,但駟馬難追,來不及了。

 

  「喔,那個喔,我辭掉不做了。那大概是兩年前的事了吧!」班傑明倒是一派輕鬆,彷彿對於寶琳娜的問題沒有感到任何的不舒服,「反正安妮塔現在賺得夠我們全家用。」

 

  之後他又把話題扯到舒壓按摩課程,和他上回在巴黎吃的fancy餐廳。我注意到我多話的婆婆異常地寡言,沒什麼參與話題,只是拼命地灌雞尾酒,好像不喝垮寶琳娜一家誓不罷休。

 

 

 

  他們認識安妮塔和班傑明大概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時安妮塔剛拿到某知名美妝保養品牌的門市店員工作,還不是CDI,而是簽短期合約的CDD,而班傑明則在不動產公司當業務員。

 

  那時他們倆人真的很快樂,很幸福。

 

  之後太太安妮塔工作上積極認真的表現讓她步步高昇,先是得到永久正職CDI,然後成為店長,幾年後被調到區域分公司的管理職,亮眼的表現又讓她得到巴黎總公司的升遷職位。

 

  於是班傑明辭了工作,隨著安妮塔去了巴黎。

 

  如今,安妮塔成為這間知名美妝品牌的核心高層,幾乎可以左右整間公司。然而,這十多年來,班傑明工作、甚至外出找工作的時間遠遠不及賦閒在家遊手好閒。

 

  一開始,安妮塔相當感念班傑明願意犧牲自己的工作來成全她,於是對於要找事業第二春的班傑明非常寬容,從來不給他任何心理或是經濟上的壓力,讓他有足夠的時間精力,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找工作或是做自己的事情。

 

  前後換了幾份工作都做不長久,之後連出門找工作都興致缺缺、消極怠惰,安妮塔原本以為丈夫只是需要多一點時間重新整頓自己,但她沒想到班傑明就此一蹶不振。

 

  儘管是在法國,男女在職場和社會上仍然不完全對等,女性要達到和男性相同的成就和薪資必須付出更多、背負更多、犧牲更多。安妮塔並沒有那種傳統的刻板保守觀念,認為天經地義就是該男主外、女主內,或是賺錢就是男人的責任,她並不介意成為家裡的主要和唯一的經濟來源,但是每當她在職涯上再下一城時,她都會懷疑這些是否是她逃離家庭失能的結果,她總是會問自己,當初班傑明辭職跟她來巴黎是否是正確的抉擇。

 

  她愈來愈忙、愈來愈少在家,事業彷彿成了生活重心,兩個孩子從小到大都是褓母帶的,而班傑明則開始過著他的「貴夫」生活,和朋友吃著fancy的星級餐廳、加入高爾夫球俱樂部、養了第一匹馬並參加馬術課,偶爾打打網球和壁球,或是跟不同朋友參加各式活動和外出度假,他的行程也是挺滿的,而真沒事沒約時,他便在家上網滑滑臉書玩玩遊戲,當然,過不了關時就得花錢買囉!

 

  他現在依舊覺得他的生活還算愜意快樂。

 

 

 

  在度假的最後一天,班傑明在電話上和安妮塔吵了起來,最開始是吵夏綠蒂要的iPhone7,後來戰火一發不可收拾,從班傑明不願意賣的巴黎富人區公寓的沉重賦稅到兒子大衛和千金女友要到法國海外屬地舉行奢華的海灘浪漫婚禮,最後班傑明大吼,掛上了電話。

 

  那天晚上,安妮塔打給寶琳娜致歉,為了她的個人家務事打擾人家,讓大家看笑話了。婆婆一直跟安妮塔挺要好的,便也和她通了電話。

 

  她的身體開始不堪負荷,但她卻只能想她要不要接執行長這工作,她亮麗的工作和成就對她來說只是金玉其外,這雖然是一份薪資優渥的好工作,但她實在負擔不起一家人貴族型態的生活方式,若不賣掉富人區的公寓,她幾乎無法負擔大衛要求的海外婚禮。

 

  她真的好累。

 

  婆婆沉默許久,只問她,「妳怎麼還不離婚?」

 

  「我也有在想離婚,可是我的孩子跟他們老爸根本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我離得了婚,離不了孩子啊。」

 

  「妳孩子們都多大了。」

 

  「我結婚時一直覺得他就是我的Mr. Right,我覺得我人生最好的時光都留在普羅旺斯了。」

 

  他那時的確是Mr. Right,只是人都是會變的。

, , , , ,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