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8934931_c7b029aa50_k.jpg

(coolloud@Flickr)

  潔西卡和男友兩人走在遊行隊伍中,臉上畫著彩虹旗,手中舉著標語,跟著身旁的男男女女,男男和女女一起呼口號,甚至唱歌跳舞,這場遊行訴求,像是一個盛大的嘉年華。

 

  潔西卡預計明年就要和男友結婚了,她知道自己是個沉浸在幸福中的女人,但此時此刻,她多麼的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跟她一起分享一起體會這份喜悅,她也希望這社會能更多元,對於不同於自己的人多一點包容和友善。

 

  然後在遊行結束時,她在隊伍裡看到一個女人的身影,那個女人曾徹底改變她的人生,也是因為那女人,她今天,站在這裡,為這些被迫沉默的人發聲,為自己發聲。

 

 

 

  在外人眼中潔西卡就是個這社會無聊的多數,異性戀,一個打扮的漂漂亮亮被男友捧在手心照顧得好好的異性戀女孩,這個社會裡可以理所當然享受幸福和愛情的群體。

 

  但潔西卡並不是一直都是這樣的。

 

  她在青少女時期雖然不是校園美女或是舞會皇后,但前後仍有幾位男孩追求她,就和一般女孩子的青春愛情史一樣。她也試著和這些追求者交往,長則一兩個月,短到一周,這些勉強稱為戀情的關係都不長久,雖然她也曾經和這些對象牽手、煲電話、甚至互寫情書卡片交換日記,但到最後都是同樣的結果,她開始對於和這些男孩身處在一段關係裡感到不自在,最後她像敗逃一樣退出這些感情。

 

  她知道這些男孩子沒有什麼不好,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有問題,但就是,她沒有喜歡這些男孩的心動感。

 

  一直到高中分組換班後,她的人生突然有了劇變,她遇見薩敏恩。她大大的眼睛、燦爛的笑容和幽默風趣的談吐讓潔西卡無法不去注意到她,然後她們因為分組作業而成為夥伴,互換了電話和MSN,潔西卡掛在線上的時間變多了,就算是寫作業或是看書的時候也掛在線上,三不五時就望一下電腦螢幕,好希望看到螢幕下方跳出薩敏恩上線的通知,不管是晚上或周末,她們一有空就上線聊天,一聊就好幾小時,潔西卡每次都不想終止MSN的聊天談話,好希望永遠這樣繼續下去。

 

  她發現她喜歡上薩敏恩了,這也許是為什麼她以前都無法和那些追求她的男孩好好交往,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準備面對這一切,只知道自己的目光離不開薩敏恩。

 

 

 

  然後薩敏恩告訴她自己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子了,薩敏恩知道潔西卡喜歡自己才會坦承,但是薩敏恩也沒有告訴其他人自己的心意。潔西卡很難過,得努力忍住才不會哭出來。

 

  她已經買了告白禮物了,連卡片也都寫好了。

 

  她想說算了,既然都已經買了弄好了,留著自己看了也難過,乾脆就送出去吧,也當是了結心願!於是她把禮物和卡片放進薩敏恩的置物櫃裡,心裡忐忑不安又難過地放學回家了。

 

  隔天,她被班上所有人孤立,彷彿是個痲瘋病人一樣,大家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潔西卡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給薩敏恩的禮物和卡片應該是被別人給看了,一夜之間,這消息傳遍全班,不再有人願意和她說話聊天,連她最親近的幾個姊妹淘也都避著她。

 

  當英文老師要大家左右互換考卷互相訂正時,她身旁的同學硬是要把自己的考卷傳給別人也不願意拿她的考卷,彷彿那是一張被人丟棄的髒衛生紙一樣,潔西卡只好自己訂正自己的考卷。當要分組做作業和報告時,原本不用煩惱分組的她找不到人同組,只能跟其他被挑剩的同學組成「剩菜組」,然後連著好幾週,她都是自己一個人吃午餐、去洗手間,然後放學一個人走回家。

 

  潔西卡仍努力地過著生活,希望能撐過這一切。薩敏恩不再上線,兩人再也沒在MSN上聊過天,她大概被薩敏恩封鎖了吧。

 

  她的生活開始發生很多令人難以忍受的巧合和意外,有時候她的抽屜會被人塞一球球衛生紙,有時候她會找不到課本或是鉛筆盒,有時候她的筆記本上面沾滿塵土和腳印,有時候發給她的講義剛好會少一份,有時候她的考卷會不小心被撕破,有時候她的桌子會沾有一些黏黏的飲料痕跡,有時候她的書包會不小心被同學的奇異筆一筆畫過,有時候坐後面的同學在玩剪刀時會不小心剪下她一搓頭髮。

 

  一天她在她的置物櫃裡看到她送給薩敏恩的禮物,被撕爛、被亂塗,告白卡片上還有眾人的評語,「拜託妳不要跟我們說話,會汙染我們的耳朵」、「妳真的很噁心」、「誰這麼衰,收到這種告白卡片」、「小天使小主人也不是這樣玩的吧~」、「也不照照鏡子」。

 

  當她轉頭,就看見班上一群風雲女孩正在端詳自己的傑作,然後看好戲般地等著潔西卡的回應,潔西卡瞥見薩敏恩就站在風雲女孩身旁,冷著一張臉看著自己,她不可置信地拔腿就跑,把自己關到廁所才敢哭。

 

  然後不停倒帶回放剛才的畫面,在眾人大肆嘲笑她的時候薩敏恩依舊冷著一張臉,然後在薩敏恩的眼神深處潔西卡看到一絲恐懼,她之所以成為這一切的幫兇是因為她不想要成為潔西卡,如果她也跟著對自己丟石頭,也許她就不會落的跟潔西卡一樣的下場。然後潔西卡又為了薩敏恩再哭一回,她不知道薩敏恩這樣日子會不會比較好過。

 

  有禮貌一點的同學在她幫忙班級事務時會跟她說謝謝,雖然依舊沒有正眼看她。而幾週之後,潔西卡的好友們終於來跟她說話,她們願意和潔西卡言歸於好,就像往日一樣,只要潔西卡永遠別在她們面前提起薩敏恩。

 

  那天下午,潔西卡翹了課去找學校輔導老師,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輔導老師說了一遍,輔導老師抬眼看著她,停頓了一下,「其實很多時候都是環境和心理壓力使然的,妳在一個女孩子多的環境,不知不覺妳接觸的、妳感受的都是女孩子之間的情誼,而妳會把注意力都投射到對方身上,正是因為妳在逃避高考即將來臨的壓力……妳現在最該做的,就是面對最重要的目標,也就高考,一但妳願意面對現實,這些困擾妳的想法都會不攻自破。妳又為什麼要把自己關在一個不真實的幻覺裡,想像自己愛著一個女生呢?」

 

  然而輔導老師對於所有她遭遇的霸凌和冷暴力卻隻字未提。

 

  當天晚上潔西卡在被窩裡哭了一整夜,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原來這些她以為的情感和快樂,都只是她逃避現實的折射,她覺得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愛人了,第一次深深愛上一個人竟然把她逼到如此境地。

 

  隔天,她走回她的好友圈,如同她們當初提的條件,她再也不提薩敏恩,連想都沒有再去想過。

 

  不管日子好不好過,終究會結束,而潔西卡也從高中畢業了,但這一年的記憶卻如影隨形跟著她。

 

 

 

  從上大學到出社會,潔西卡始終無法真正進入一段感情,每當她開始對某人心動時,她便會下意識地瘋狂尋找生活中的壓力來源,她想要戀愛,卻又千方百計不讓自己愛上一個人,因為她害怕一但她真的愛上一個人,高中的霸凌又會席捲而來,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臉書開始風行起來後,以前的朋友開始互相搜尋相認,當她看那些以前霸凌她的同學發給她交友邀請時,她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怎麼會覺得自己在毀了一個人之後還可以這樣若無其事地發給對方交友邀情?好像這些過往都不存在一樣?

 

  最後在朋友的鼓勵之下去做心理諮商,幾次療程之後潔西卡說起她高中的遭遇,諮商師問她她口中「那女孩」的名字,才說完薩敏恩的名字潔西卡就已淚流滿面,無法自己,那次的療程就在薩敏恩的名字中結束。

 

  潔西卡又做了好長一陣子的心理治療,又在諮詢師推薦之下看了許多關於霸凌和心理創傷治療的文章跟書籍。她終於明白什麼叫做黑羊效應,當霸凌事件發生時,為什麼許多好人冷眼旁觀、為什麼有人願意當幫兇、為什麼大眾是沉默的,當看完這些書籍,潔西卡似乎又多明白了一些,為什麼當初她的姊妹淘們全部沉默對此事不發表任何意見,為什麼那些和風雲女孩團沒什麼交集的同學也跟著疏遠她,為什麼當年那些霸凌者現在可以無事一身輕的想加她臉書,這些年她滿腦子的一堆為什麼,現在好像慢慢清晰了一些。

 

  那天她跟諮商師說,她遇到一個不錯的男生,但是她覺得自己應該不會喜歡男生,以前都沒那麼喜歡男人,唯一一次悲劇性的感情是喜歡上女生。

 

  諮商師笑笑看著她,溫柔地跟她說,「我們喜歡的是人,不是性別。今天我們喜歡一個人不是因為他是男生或是她是女生才喜歡對方,妳喜歡的是對方溫柔的性格、負責的態度、寬容的胸襟、溫暖的肩膀……或是其他各種這樣讓妳心動的特質,這才是愛情,至於是男生或女生,這不是那麼重要。」

 

  之後那男生和潔西卡告白,他只簡單地說:「我會好好照顧妳、保護妳,讓妳幸福快樂。」

 

 

 

  薩敏恩在人群間看著牽著男友的潔西卡,她想上前卻又躊躇不前,表情裡隱含著千頭萬緒,潔西卡對她笑了笑,然後輕輕搖搖頭,牽著男友往另一個方向離去。這麼多年,她終於能放下這段過去,朝新的方向前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