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的話旁人一定看不出來,奧黛莉亞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大兒子正在醫學院的最後一年,努力準備考試,她五官姣好、輪廓立體,對於服裝的品味也很時尚,在她身上嗅不到一絲的大媽味,看起來和摩登時尚的都會女郎無二異。

 

  以旁人的標準,奧黛莉亞是為風姿綽約、美麗迷人的熟女。不過,如果她能更常露出一些笑容就好了。

275320750_dbbeeb984e_z.jpg

Stefano Corso@Flickr

 

  她氣惱地看著月底收到的銀行帳單,這個月她又透支了,每個月初她都跟自己說這個月要節儉、要更謹慎,要把上個月透支的額度補回來,但是每個月月底她的帳戶都會跌回谷底,有的時候甚至是往地心邁進。

 

  等大兒子馬克辛考上醫生後她就不用再為他煩惱了,她現在只要等莉莉高中畢業、唸完大學她就可以鬆一口氣了,到時候,孩子們可以自立,她的手頭可以更寬裕一些。

 

  她的iPhone7響了,是姊姊派翠西亞打來的,她說下午的時候她和先生傑若姆會去馬賽監督查看那間正在重新裝潢的公寓進度如何,她希望奧黛莉亞也一起去。前一陣子兩姊妹的父親突然心臟病發過世,老母親之後收到這一年的稅單時才發現原來老先生生前以夫妻倆的名義在馬賽投資多處房產。

 

  派翠西亞請了專業的稅務會計來全家人解釋,兩老雖然持有這些房產,但多是城內老舊的倉庫和空屋,畢竟他們也不是大富大貴,買不起有錢人的精華區房產投資遊戲,能買的就是這些老舊空倉庫。舊倉庫沒有任何用途,每年要繳的稅卻一大筆,對老太太來說是沉重的負擔,於是稅務會計建議,把這些老房子重建翻新做成小公寓或小套房出租出去,一來改變房屋用途可適用更優惠的稅率,二來房租也是一大補貼。

 

  但以前這些投資理財都是老先生處理的,現在這些房產還有一堆事情要做,老太太根本不懂,也沒那體力,想想以後這些都是要留給兩女兒的,乾脆現在就都給她們吧!她們若打理好拿這些房子去出租也無不可,反正老太太現在一個人生活並不缺錢。

 

  姊妹倆於是接手了爸媽好幾處的房產,並開始著手重新整修裝潢的工作。為了公平起見,每處房產姊妹倆都有相同的持份。所以派翠西亞才會希望妹妹也去看看,畢竟,她也是持份所有人。

 

  「不行啦!我跟莉莉說好今天下午要帶她去買衣服,我們下個月要去夏慕尼滑雪但都還沒買衣服和裝備呢。」

 

  她才說這麼一句話派翠西亞就生氣了,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派翠西亞怪她分不清楚輕重緩急,房子不可能一天就修好,她們一次也只能裝修一處,但事情拖愈久,她們賠的錢就愈多,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快把新房子新公寓蓋好分租出去才可以止血,然後還要再過一段時間她們才會開始回本。

 

  奧黛莉亞雖然希望能靠這些房產賺一筆,讓自己的資產正成長,但是想到還要先砸錢下去整修裝潢就覺得累,她還得去跟銀行貸款才付得出這筆裝修費,而她現在卻愈來愈難貸到錢。她覺得很煩,這不是她想靠房產賺錢的方法,她打算之後就去找房產經紀人去看,把她的那份賣掉變現,不過也是得等公寓裝修完成才行,她目前還沒跟姊姊說,不然這瘋女人又要爆炸了。

 

 

 

  最後她還是去了那間還在施工的公寓,她小心翼翼地踩著步伐,別讓愛馬仕的高跟靴沾染到地上的水泥灰和其他髒污,卻看見派翠西亞灰頭土臉地正拿著捲尺在公寓一側東量量西量量,而姊夫傑若姆身上也是白一塊灰一塊,手上拿著木板,正和工頭比手畫腳地討論著施工細節。

 

  奧黛莉亞看了看自己的公寓,再看看派翠西亞的,她總覺得自己的沒有姊姊的好,雖然當初分房間時是兩人共同決定的,整體的重修和裝潢也都是事先大家講好的,但是她還是覺得姊姊那一間比自己的好,要不然就是工頭偏心,對姊姊比較好。

 

  派翠西亞對她的抱怨不以為然,指著自己公寓的一隅的開放式廚房,「我和傑若姆不僅很常來看,我們甚至還自己弄,你看這廚房就完全是我們自己弄的,就可以完全照我們想要的弄。而且,能自己弄得的東西愈多,需要花錢讓他們做的就愈少,這也是幫妳節省開支的方法。」

 

  「我又不是建築或裝潢工人,我哪懂這些?」奧黛莉亞不服氣。

 

  「所以我們就是囉?妳要真不想自己動手也沒關係,妳要是平常多花點時間來看、來監督,也不會覺得是人家在欺負妳。」派翠西亞用手背按按額上的汗,看著她說,「我知道妳不想管這事,妳只想之後賣掉可以脫手兌現,但至少也要等裝潢完,新屋漂漂亮亮的也才可以賣個好價錢不是嗎?」

 

  「都妳說就好了,妳又知道我想要什麼了?」

 

 

 

  和莉莉吃完晚餐後,奧黛莉亞獨自坐在客廳喝著紅酒看電視,順便等丈夫菲利浦回來,菲利浦晚歸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只是她不經又在猜想菲利浦究竟是真的因為工作的緣故晚歸,還是,他現在才正要離開哪個女人的床?

 

  從結婚至今,菲利浦就出軌過好幾次,這還只是奧黛莉亞知情的,冰山下的事實還沒人知道,下個月的夏慕尼滑雪之旅本來就是由菲利浦提議的,當作是挽救婚姻和家庭的和解破冰之旅,為了向她和女兒莉莉表示他還是很愛她們的。

 

  最嚴重的那一次,菲利浦幾乎就要搬出去和情婦住,那一陣子奧黛莉亞帶著馬克辛和莉莉投奔派翠西亞家,並在姊姊家住上快兩個月,在她和菲利浦處理完這件事情之前她無法一個人住在自己家,甚至是踏進家門,她會痛苦地無法呼吸。

 

  最後夫妻倆言歸於好,奧黛莉亞才帶著兩個孩子回家,兩人達成某種雙方都能同意的共識,菲利浦不拆散這家庭,扮演著好爸爸的角色,奧黛莉亞便對他在外的人際關係閉隻眼。

 

  她的家人,包括派翠西亞和她母親,沒人喜歡菲利浦,老太太甚至每次談到他就有氣,總是在問她什麼時候要離婚。她的第一段婚姻也時因為前夫肖不斷劈腿偷吃而結束,兒子馬克辛是她在這一段婚姻留下唯一珍貴且值得擁有的結晶。

 

  離婚後她失魂落魄了一陣子,在她決定買車開始新生活時,她遇上並愛上了菲利浦,她的汽車推銷專員,過一兩年,奧黛莉亞就再婚,嫁給了菲利浦。

 

  她後來想想,她可能無法抗拒這些玉樹臨風、舌燦蓮花的男人,像是她的罩門一樣,她覺得這樣男人好有魅力,前夫肖就是保險推銷員。

  

  奧黛莉亞有些悲傷地想,為什麼她就沒有那個命擁有一位真心愛她不渝的白馬王子?姊夫傑若姆雖然看起來是個目不識丁、土裡土氣的大老粗,但至少他對派翠西亞一片赤誠,如果一個連土包子都可以對一位中年歐巴桑從一而終,那為什麼,她外貌和條件都比姊姊好,找的男人也都比傑若姆更好更帥,但她卻沒有這個福氣?

 

  再婚後不久奧黛莉亞就發現菲利浦和他的女同事感情不單純,但那時她已經懷上莉莉了,也沒有打算再一次全盤皆輸,這次她打死不離婚。她覺得一定是在結婚後的這段時間變得不夠漂亮、不夠迷人,才會讓菲利浦失去興趣,說不定前一段婚姻也是因為這樣而結束的!

 

  她才不會再次失婚。

 

  於是生完莉莉後,奧黛莉亞開始積極節食健身,並在外表和衣裝上下了很多功夫。從莉莉上幼稚園開始,她便一直被莉莉班上小朋友暱稱是最漂亮的媽媽,而她也樂於享有這個小小的頭銜。

 

  只是這位最漂亮的媽媽心底深處還是覺得自己並不幸福。

 

  菲利浦終於回家,他說他工作忙,太累了,沒空去買之後滑雪之旅所需的裝備,他親了下奧黛莉亞的額頭和她道晚安,便上樓進臥房了。

 

  他身上Hugo Boss的香水實在有點濃,就像前不久剛噴上去的一樣。

 

 

 

  「什麼?妳要把妳家賣掉?」派翠西亞不可置信地看著妹妹。

 

  「是啊,菲利浦被調到尼斯總公司,我如果要跟他去這裡的房子勢必要賣掉。」奧黛莉亞聳聳肩,「搬過去找房子什麼的都需要錢,我才不要養個空屋在馬賽。」

 

  派翠西亞欲言又止,最後才說,「那馬克辛和莉莉怎麼辦?那不是他們的家嗎?」

 

  「馬克辛已經考完醫生考試,之後只要找到醫院的工作就沒問題了,而莉莉現在唸大學也不住家裡了,反正要是他們需要待在馬賽的話,我們之前裝修好的公寓我可以把我的給他們啊,這樣他們既有地方住,又不用付房租。」

 

  「然後妳跟菲利浦兩人搬去尼斯?」

 

  「是啊。姊,我知道妳不喜歡菲利浦,可是我愛他,我知道我在做什麼,我也知道我想要什麼。」

 

  「是嗎?」派翠西亞的語氣很沉重,就像綁了鉛球一樣,「妳真的知道妳要什麼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