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可每隔五分鐘就點開gmail信箱收信,希望能看到未讀的新郵件,但是信箱還是跟兩小時前一樣,一封新郵件都沒有,她又登入較少用的舊hotmail信箱查看,以防萬一。一樣,一無所獲。

 

  她至今投了將近百封履歷,但目前全都杳無音信。她又再一次上不同求職網站,從政府的Pôle Emploi,到各式各樣的人力銀行和人資仲介網站都重新瀏覽過一遍,不過沒有任何新職缺是她還沒看過的。妮可感到焦慮,臉書和Instagram滑地心不在焉,什麼都沒看進腦子裡。

3502091791_e3c32bec96_b.jpg

(Philippe Thiers@Flickr)

 

  法國的求職節奏就跟他們的生活步調一樣,履歷寄出後有兩到三周的等候空窗期,對應徵者有興趣的雇主可能會在三周到一個月後聯絡,而許多求職網站也寫著,如果於四周後都沒收到回音,視同被拒絕。妮可既挫敗又惱怒地想著,到底為什麼需要兩到三周來決定要不要讓應徵者來面試或是進一步認識,是需要看星象占卜,還是三周才收一次郵件?要或不要、喜不喜歡、對履歷第一印象不是幾秒鐘就決定了嗎?所以求職者就這樣被晾個三周不知所措,然後看看是否是等到第四周驀然發現時間已到自己被拒絕?

 

  儘管在法國住了這麼久,很多時候她還是沒能習慣這裡的節奏,就像現在。

 

  其實骨子裡,她的靈魂還留在台灣。

 

 

 

  當初接受達米安求婚的時候妮可就知道未來的路挑戰還很多,至今她也從未後悔接下那枚戒指,達米安是位好丈夫、好伴侶,不過她有時會想,如果今日的她還在台灣,又會是什麼光景?

 

  妮可學成歸國後前後在幾間公司上班,然後在最後一間公司待了下來,成為受主管倚賴的左右手,那時主管常說,如果她繼續這樣積極認真,下一個升上去的人就是她了。不過後來為了和達米安結婚,妮可辭了工作,跟著丈夫遷居法國,一切重新開始。她還記得遞辭呈時主管的語氣多有不捨。

 

  然後轉眼,她就這樣在法國待了好幾年。

 

  妮可很少把自己在國外生活的苦悶和台灣親友說,頂多就是一兩位非常親近的知己知道她的心事。她的煩惱、她的憂愁和焦慮對於很多親友來說都是非常遙遠、無法體會,甚至是無以名狀的,她曾經找錯人訴苦,結果得到的回應是:『妳不要這麼消極悲觀、顧影自憐好不好?妳已經很幸運了,擁有很多別人不曾擁有也無法擁有的機會,妳在台灣隨便問個人,有多少人想要在法國工作、生活、擁有家庭、甚至有個混血兒小孩?妳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很多人搶破頭想要妳現在所擁有的。』

 

  妮可無話可說。

 

  之後,妮可學會閉嘴了,至少在臉書上、網路上、公共空間上。這是她到國外生活後學會的第一件事。閉嘴。

 

  第二件她不願意、卻迫不得已學會的事是:朋友是有親疏遠近的、有重要和不重要之分的。這是在台灣的時候她意識不到的,但是現在一個人在遙遠的陌生國度,這件事卻一次次證實它的真實性,那些願意在半夜爬起床聽她傷心哭泣的、願意花一下午給她的煩惱提供建議的、願意成為她在台灣的代理人關心她家人的、願意自掏腰包海空運寄來一大箱鄉愁味精神糧食的人,原來非常地少,屈指可數,一隻手就算完了。

 

  原來友情是有保存條件和賞味期限的。

 

  只要一離開這環境和這條件,很多所謂的友誼消散速度之快,是連她都沒想像過的。不管原先是什麼交情,要形同陌路竟是那麼地容易。

 

  不需要任何的交惡或是撕破臉,就是這樣靜靜的、無聲無息的,就可以感覺到彼此之間的友愛消逝,就如同艾利.魏瑟爾的名言:『愛的相反不是仇恨,而是漠不關心』。而她很深刻感受到那些漠不關心,她覺得自己的存在只剩下那個名字,佔據在對方腦海和臉書的一塊小小小角落,被束之高閣,然後,被遺忘。

 

  突然間,妮可滑到一張照片,大學好友秀著手上的鑽戒、捧著一大束比她的臉還大上許多的玫瑰花,甜甜笑著看著鏡頭。照片tag的人不少她都認識,在一場男友和眾人精心策畫的驚喜求婚派對中,女孩用力地點頭,並宣告世人,包括那個遠在天邊的妮可。

 

  本該要為好友感到高興的,但不知怎地,妮可盯著照片發呆了好幾分鐘,一口氣梗在喉頭,然後她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

 

 

 

  來到法國定居真的是全部打掉重來,沒有半點捷徑可以跑,說著一口流利英文的妮可,法文卻半句不通,而法國人不諳英文也不是新聞,兩人剛搬到新居時,她只覺得自己是啞巴新娘。

 

  她曾試著自己去郵局想要買掛號郵資,但語言不通被郵局行員狠狠洗臉白眼;她曾試著自己搭公車出門,結果買了票卻沒打票差點被誤認為要逃票;她曾試著自己去超市買鮮奶油做料理,卻買了一大罐優格,根本無法入菜只能每天早上當早餐吃掉。那時候妮可根本不敢出門、不敢自己做事情,甚至不敢應家裡的電話和門鈴,什麼事情都要靠達米安。

 

  那一陣子的日子對妮可來說非常難過,每天待在家裡面對著洗不完的衣服、碗盤和做不完的家事放聲大哭,家裡也不是真的有那麼多事情要做,只是她必須做些事情才不會覺得又耗費一整天的光陰。

 

  她想著自己以前在台灣職場上的種種,備感艱辛。她彷彿從馬洛斯的金字塔上一路滾下去,在台灣時她人際關係開闊有許多朋友,在職場上有所發揮,有主管的信任重用、有工作成就、和自我實現的目標,但到法國來之後她滑倒金字塔下方,雖然達米安的工作讓她不致於有急迫的經濟和生存壓力,但一夕之間她找不到工作、沒有優勢學歷、沒有人脈朋友、也沒有家人知己在身邊扶持,甚至連開口說話都不會。

 

  雖然她來法國之前不是沒想過這些難題,但是現在身處其中,她才明白這是多麼的困難和煎熬,那段期間她喪失所有信心和樂觀的態度。

 

  把妮可逼到放手一搏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她婆婆,達米安的母親,在見到她時雖然笑著跟她打招呼,但一轉頭狐疑地問兒子:「真的一句法文都不會講嗎?」

 

  她還聽得懂這句。那天晚上她在家裡哭了一晚上,隔天腫著兩顆眼睛拉著達米安帶她去大學的語言中心報名。

 

  接下來的兩年妮可日日夜夜都在磨練法文,從最基礎的A1開始,一路上到B2,她和達米安之間的夫妻對話也漸漸從英文轉換成法文,到後來她已經可以毫無窒礙地和達米安以法文溝通、爭執和討論,甚至在課程結束時妮可還去報考挑戰更難的級別DALF C1,當她拿到C1的證書時,她沒有又叫又跳,只是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心頭才終於能夠把婆婆那張狐疑的表情放下,不在糾結於此。

 

  兩年來,從一句法文都不會到考到C1,妮可最有感觸的並不是自己語言的成長,而是隨著她會說的法文愈來愈多、說地愈來愈流利,她在社會上遇到的白眼和歧視也因此愈來愈少,當她可以用流利的法文質問和表達不滿時,她就愈來愈少看見兩年前她所看到的白眼和冷漠。

 

  在法國這個社會,外國人會不會說法文、說地流不流利,至關重要。

 

 

 

  然後妮可開始找工作。卻發現,她的留英雙碩士學歷在法國居然毫無屁用。

 

  當初在英國完成學業時憑著她的學歷在英國和台灣都相當吃香,但她選擇回台灣發展。但是在法國,沒有一個完整的法國學歷是很難有良好的職涯發展。她花了兩年學了一口流利的法文,到頭來沒有公司看重她的學歷,對法國人而言,她只是一個會說法文和英文的台灣人而已。

 

  只是妮可已經花了太多時間在重頭開始這件事上,她實在沒有意願再花了兩三年重返校園就為了多拿一個法國文憑。時至今日,妮可眼淚大概也流乾了,失望一陣子後便接受現實,從基層的工作找起。

 

 她前後做過店員、導覽、飯店櫃台,但是都是短期CDD合約,合約結束又陷入了待業狀態。雖然當她失業時有失業救濟金可以領取,而達米安也沒給她任何經濟壓力,甚至還說如果節儉過日子他的工作可以支持兩人生活,但妮可並不想要這輩子都把這重擔放在達米安身上,而且,她實在也不是個全職家庭主婦的料,她待不住,她對自己的人生期待更多。

 

  最近達米安在跟她討論搬家,有公司提供他一份待遇更好的工作,但是這工作在北法,離這裡有六百多公里遠,如果他要接這工作,他們勢必得搬家。

 

  妮可理智上知道這對兩人都好,北方大城市多,相較於南方又更加國際化,比起他們現在住的這座小城市,想必會有更多的工作機會和職缺,也許搬到北方,對妮可的職涯來說是一大助益。

 

  但情感上她卻又有些難過,在南方住的這幾年,妮可從舉目無親到現在也慢慢建立了自己小小的生活圈,鄰居、法國友人、一些在當地的台灣人等等,她也終於開始有一些屬於自己的生活和活動,不用整個生活重心都放在家裡或是達米安身上。這次往北方一搬,無疑又是再一次地打掉重練。

 

  而當這次工作合約結束回到待業狀態時,她看到了大學好友的求婚消息,一時間各種難過感慨的複雜情緒竟全部爆發出來。 

 

  好友是個聰明上進又甜美可人的女孩子,有人追、有人愛、有人求婚都只是早晚問題,她在事業職場的發展也因為自己的努力而一帆風順,妮可沒有理由覺得她憑什麼或是去忌妒她,因為她知道好友當之無愧,真正讓妮可難過焦慮的不僅是自己只能事後從臉書遠距離得知二手消息,無法和眾人一起見證她人生的重要時刻,更甚者,是看著別人在事業、愛情、家庭不斷一步步再下一城,而自己卻還在原地踏步,陷在一攤無法拔出雙腳的泥淖裡,無限輪迴。

 

  不過這些事情妮可的法國朋友不會懂、在台灣的朋友也很難體會,甚至連她最親最愛的先生也無法幫她分擔這重量,雖然他們相愛至深,但在這一條路上,大部分時候她都得隻身一人行走。

 

  達米安可以跟她練習法文,但無法幫她會說法文;他可以幫忙她找工作,但無法讓她有工作的使命感和成就感;他可以給她創造一個溫暖幸福的家庭,但無法幫助她找到歸屬和人生定位,這些都是每個人一生的課題,沒有旁人能代勞的。

 

  那天,妮可為了好友求婚消息哭完後外出走了一趟散散心,並在河邊拍了張照片。

 

  她把照片傳到臉書上,寫著:『外出走走散散心吧。』然後關掉臉書,沒有去等誰會第一個來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choko
  • 加油!
  • Amy
  • This is what I am feeling...really touching. Thanks for sharing.
  • Amy
  • This is what I am feeling...really touching. Thanks for sharing.
  • Niko
  • 看完都哭出來了...有些事不是當事人真的很難體會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