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29810_10156769154714896_16643408_o.jpg

我和陳星合、江侑倫相約在亞維儂舊城區一間奶昔咖啡店,他們連著幾年來亞維儂藝術節,今年照樣沒有缺席,每次來都不忘給我這村婦帶家鄉手信,去年是維力炸醬麵,今年是牛軋蘇打餅,招招正中我相思五臟廟的要害。

 

兩人進來時初看有點黑眼圈,但是精神還不錯,彷彿對於接下來的行程有許多期待和興奮,點了早餐和咖啡,我們便坐下來聊天,我隨意地問他們看了幾場表演,「到今天為止,58場。」我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

 

來到歐洲還不到一個月,就已經看滿58場,簡直是豁出生命了,我住亞維儂根本沒有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優勢,我這幾年所看的表演累積起來都還不到他們的一半呢。

 

無怪乎兩人的熊貓眼了,我光是試算他們一天要看起場表演就覺得累。但是談起在這裡看的表演,兩人顯得精力充沛、雀躍不已,黑眼圈裡射出炯炯有神的目光,滿是熱情和笑意。


 

推動台灣馬戲發展的使者

陳星合和江侑倫兩人是星合有限公司的創辦人,專門舉辦策劃馬戲表演相關的演出活動、課程和講座,但與其說是公司,更貼切地說目前只有兩人胼手胝足地打拼。

 

馬戲表演海納百川,街頭表演、雜技、小丑默劇、雜耍等多項都可以用馬戲來代表,而台灣的馬戲相較於其他藝術形式對觀眾來說是相對陌生的,國際交流和接觸也少,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努力想要追上其他藝術領域的腳步。

 

一般台灣觀眾對於馬戲表演的想像還停留在很古典,甚至有些刻板的「辣妹和炫技」層次,這種獵奇馬戲團形象如怪胎、噴火吞劍或是動物特技,好像如果沒有空中飛人或是老虎跳火圈就不是成功的馬戲團似的。

 

「但其實真正的馬戲比這些多得多了,馬戲當然是藝術,但同時也是劇場,它有餘韻,可以繞樑三日,不僅可以展現絕技,也可以讓觀眾思考。就如同其他領域,馬戲也是一種藝術形式,日日夜夜在進化轉變。

 

而且順帶一提,這也是為什麼太陽馬戲團會這麼有名,因為它把劇場元素融入了馬戲表演裡,這是一個革命性的創新改變,讓觀眾有全新不同的體驗,也打開我們對於馬戲表演很侷限的想像和視野。」陳星合直指核心。

 

「但是,如果我們除了炫技和辣妹之外,也只是知道另外有個太陽馬戲團而已的話,那其實,我們對馬戲表演的認識還是相當少。」江侑倫在一旁補充,再度點出問題。

 

兩人成立公司打拼的初衷很簡單,不單只是要把國外對於馬戲不同的視野帶進台灣,更期待能把台灣推出去,不僅要讓台灣人能接觸到更多的當代馬戲表演,更希望能在資訊交流上能和國際接軌,當唯有想法跟得上國際腳步時,我們才不會一直都被人甩在身後追得很辛苦。

 

馬戲表演的資訊平台推廣,是他們未來的目標。

20629806_10156769154459896_1219377933_o.jpg


 

接觸馬戲後,我發現我可以成為自己人生的主人

兩人自台藝大畢業後,各自在藝術表演行業奮鬥多年,兩人都不是馬戲表演的專業科班生,江侑倫為舞蹈背景出身,曾隨不同的舞團各地征戰演出;而陳星合也是馬戲的自學者,之後進入享譽盛名的太陽馬戲團工作。

 

「接觸了馬戲之後,我第一次覺得,我可以成為我人生的主人,我喜歡這事業,我想發展它,我可以感受到它就在我手裡。」

 

也因為太陽馬戲團的工作經歷,讓陳星合在這行業中有了些名氣,但他謙虛地說,是時勢造英雄,讓他意外成了那位適合推動台灣馬戲發展的人,而他也甘之如飴,不僅舉辦活動、講座和課程,陳星合還受邀任教於台灣戲曲學院,專門教授學生雜耍技藝。

 

之後兩人接受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衛武營營運小組的邀請籌辦藝術祭馬戲平台(2016年),他們拿出所有壓箱寶、使盡渾身解數來策劃這場馬戲藝術祭,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成功的一役打開眾人的眼界。

 

而大家最常問他們的問題就是,你們兩個人這些源源不絕的靈感是從哪來的?

0J6A4860.jpg


 

亞維儂藝術節帶來充沛的能量和靈感

「國外取經取來的。」兩人並不諱言,這些靈感都是從參與國外各種大大小小的藝術節得來的。

 

而亞維儂藝術節則是讓兩人走向世界藝術饗宴的第一扇門。

 

初次得知『亞維儂藝術節』是陳星合還在當學生時從老師的口中聽來的,當時只知道是個藝術節,想要有朝一日去朝聖一次而已。

 

2008年,陳星合隨著當時的8213肢體舞蹈劇場(今已解散)來參加Avignon OFF,一下火車來到亞維儂簡直不可置信,「在那瞬間,感受到極高頻率的藝術感官刺激,隨時隨地都可以看到藝術家在進行表演,對於以前只認識台灣環境的我,這非常不可思議」。

 

每個地方、每一秒鐘都充滿著藝術的流動和靈感,而這一次的亞維儂藝術節經驗,讓當時原本對於馬戲團想像還很單一的陳星合大開眼界,也讓他栽進了馬戲的世界。(亞維儂藝術節相關文章請見:整座城市,都是我們的劇院--盛夏裡的藝術饗宴:亞維儂藝術節)

 

2013年陳星合帶著朋友再來,除了照顧當年獲選參加藝術節的台灣團隊之外,並和朋友實地嘗試街頭表演,第一次街演落東落西,並不算成功,但是卻是非常寶貴深刻的一課,回去之後他更大力建議女朋友江侑倫一定要來,來體驗一次藝術的震撼。

 

於是江侑倫接著2014、2015年隨著不同的劇團舞團也來了亞維儂演出。

 

之後兩人年年都會來,就算沒有跟著團隊來演出,也會回來學習充電,「藝術最重要的就是源源不絕的靈感,衛武營馬戲平台的成功,不得不說我們在亞維儂的經驗是非常重要的養分之一。」


 

我想要感受到自己和這世界連結

一但開了視野,就再也回不去那安逸封閉的小世界了,那種『原來OOO可以這樣表現』、『原來還可以XXX...』這種驚豔不僅補足了以前的不足,更讓他們學習良多,也讓他們求知若渴,想要知道、想要看到更多,除了亞維儂藝術節,他們更到世界各地的藝術節取經朝聖。

 

光是今年,兩人就跑了歐洲雜耍大會、馬賽的馬戲雙年展、巴黎的雜耍藝術節和夏隆的街頭藝術節,這還只是一部分而已。

 

「除了學新資訊、新知識之外,我更希望感受到我和這世界連結著,當世界在流行什麼新東西時,我人就在這兒。」江侑倫說道,一點也不感疲憊,嘴角的笑容靦腆卻又自信迷人。

 

他們並沒有把這些讓他們獲益良多的國際經驗當成商業機密藏著,反倒常常鼓勵人一定要多去走走、多去看看,就算出不了國,也可以從YouTube上搜尋、從網路上獲得新知,「因為東西就在這裡,若你有興趣去看去學,那就會變成你的。」

 

國際觀,從來就不是你要出國才會有,只要你有這個動機,就算只能在台灣上網,你也可以擁有很棒的國際觀。

20630186_10156769154744896_2129627031_o.jpg


 

看了世界後的反思

台灣的環境因為各種原因相對地更加封閉,世界的新脈動和新知識不會就這樣掉到我們面前,所以我們需要更積極、更主動地去獲取,有時甚至有點刻意也都不為過,為的是讓我們跟得上世界的腳步。

 

然而,台灣現今的馬戲文化可能還停留在二十年前,如果我們沒有積極刻意的一直到處去學習新知識,很快我們就會跟不上了,也是因為這原因,兩人才希望能為台灣馬戲文化奮鬥,注入新血新朝氣,「如果二十年後,我們的孩子、我們的下一代對馬戲文化的想像和理解還停留在今天,甚至是二十年前,只有辣妹、炫技、怪胎和動物特效,那表示我這二十年的工作都失敗了」陳星合直白地表示。

 

只要你在曾國際交流或經驗中有過『原來可以怎樣怎樣...』的體悟,那就表示你有所不足、有所不知,但也就是有這個『原來』的啟發,才會讓你學到新東西,我們在國際上各個藝術節取經,就是在找這個『原來』,也只有在你看多學多之後,你才會有自己的養分,屬於自己的東西。

 

除了知道世界有多大以外,得到更多的是對自己的反思,陳星合給了結論,「看了這麼多就會知道原來世界上有這麼多元的價值觀,那我更要找到我自己的,不被他人或是社會左右,然後讓時間慢慢證明一切。」

 

對於這一對為台灣馬戲表演藝術奮鬥的情侶來說,這體悟後面是多強烈的意志和執著。

20629379_10156769154774896_1769383206_o.jpg


 

對年輕人的建議或是三言兩語

他們兩人也並非一開始就是馬戲出身,也是慢慢在人生中找到自己所好,所以對他們來說,不會、不是專科都沒關係,學就好了。

 

陳星合說,很多人都覺得冒險很危險,好像失敗了就會全軍覆沒一無所有,但是對他而言,冒險反而是最安全的,失敗,只是還沒成功的意思,再試一次,下次也許就成功了。

 

如果冒險是最安全的,那對你來說最危險的是什麼?我問。

 

他想了想,然後說,是對這世界失去熱情和好奇心。

 

「最可怕的就是我們有著最快的網路和最好的手機可以隨時認識這世界,但是我們的世界卻只有掌上的手機這麼小。」

20630133_10156769154679896_483492452_o.jpg

 

訪談後陳星合和江侑倫兩人下午就要離開亞維儂,前往下一個藝術節朝聖取經,我光想著他們的行程就覺得累,但他們似乎十分快樂滿足,也許是有著信念和理想支撐著他們,而那信念就像亞維儂七月的太陽,耀眼而熾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