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森回鍋不久後,書香女的身心開始出狀況了。

 

書香女是個溫柔敏感的文藝女青年,每每看到她談起某位作者、某部電影時的晶亮閃閃的眼睛就很難移開自己的視線,當我們說一個人神采奕奕、光芒萬丈,大概就是書香女的這個時刻。

 

她的英文和德文都流利地如母語,每次看她毫無窒礙地和英語和德語系客人溝通、推銷、閒聊、講一些幽默話或文字遊戲時,我總心生艷羨,能把外語熟捻到這程度真的令人佩服。

 

來博物館以前,她以前做過巴黎塞納河蒼蠅船的導覽,也在聖米歇爾島當過導覽,也算是有不少經驗。

 

我曾經問她為什麼南下,聖米歇爾這麼有名,大家應該都搶著要去,妳怎麼反其道而行?

 

她當時只是笑笑跟我說換換環境也不錯呀,聖米歇爾島太濕冷,她需要多一點陽光暖暖身心,多曬太陽心情也會好起來。

 

比較相熟之後她才說,在米歇爾島工作壓力太大,亞洲團客甚多,到後來她每每來到聖米歇爾眼見耳聞都只剩下團客,再沒有這座世界文化遺產的壯觀美麗。

 

服務業做到一個境界,是很熬人的,如果心靈和臉皮磨不出一層厚繭來保護自己,那開始消耗的就是自己的心理狀態。

 

她最記得的是一日本團,現在想來竟都還歷歷在目,好像是剛才才發生似的。

 

她笑臉迎上去準備引領他們開始講解行程,此時日本領隊上前,不發一語、面無表情地遞給她一張紙,紙上只寫了兩個英文字,don’t speak。

不要說話。

 

她太過震驚,以致完全忘記反應,只是愣愣地望著那張紙上的兩個字,彷彿自己被熱辣辣地打了一巴掌,不知道是日本領隊英文太爛詞不達意,還是這恰如其分正就是他所想表達的,沒叫妳說話,就不要說話,乖乖負責帶路就好。

 

然後領隊一轉頭,如川劇變臉,瞬間堆滿笑容面對團客,客氣地請他們跟著他來,再不理會書香女。

 

看起來和和善善的日本人無禮起來竟令人猝不及防,難以招架。

 

書香女能明白日本客人不諳英文,需要領隊日文講解比較好,她不是不懂,但是她不明白溝通的方式有千百種,領隊為什麼要選擇最粗魯無禮的一種。

 

那一季做完她就離開聖米歇爾島了,再不想回去。

 

-

 

由於老闆娘規定最旺季的時候一號和二號桌不放中文店員,於是這最勞累的苦差事就得由剩下來的法國同事分,不過現實就是如此,但凡有點資歷、關係和權力的人都會想方設法避免做這做最吃力不好討的事情,尤其博物館又沒有抽成分紅,做多做少都領一樣的錢,那當然更沒人想接最累的工作做。

 

於是和我屬於同期菜鳥、沒法挑三揀四的書香女就總是被分到一號桌。

 

人多的夏日做一號桌真的很累,客人不停地來,幾乎沒有一分鐘可以休息,上一組客人前腳才走,下一組客人又進來了,同樣的介紹說詞又從頭再來過。

 

書香女說覺得自己就像跳針的CD,被困在這無限輪迴的產品介紹裡不得超生,一週六天,每天六小時不間斷。

 

有的時候下班回來會見著她抱著書對空發呆,眼神好像飄去遠遠的地方。

 

她那一陣子愈看愈憔悴,直到一天上班,原本預定是她要接的德文團後來改由副經理翻臉女出去接導覽,她坐在辦公室後台失神地呼吸,好像那是件很重要、很需要她專心的事。

 

那天晚上書香女含蓄地跟我說,她有憂鬱症病史,一直都有在看心理醫師治療,只是到了南部之後一時間沒有找新醫生,她約了診,隔兩天要進城去看病。

 

隔天的晨會經理特別提到身心健康這一點,要我們早睡早起、補充營養,人不是鐵打的,難免生病不舒服,一有狀況要及早報備,大家是一個團隊,相互扶持幫忙,不能各自為政。

 

公開場合話的確說地很好聽,但後來她們對書香女的臉色也愈來愈不好看,和她的私下交流也少了,彷彿在責怪她的心理疾病給他人造成麻煩。

 

一兩週後,書香女和派珀交換自願請調去前台,希望換個崗位可以換個心情,而派珀就這樣歡天喜地的從前台被調進商店部了。

 

-

 

我想兩位經理忌憚書香女很久了,只是一直礙於沒有施力點。

 

在職場上我是相信所謂功高震主和棒打出頭鳥的人性邏輯,而她們便是完美演繹的最佳例證。

 

在書香女發作以前,工作上幾乎沒有缺失、加上英德文流利,許多時候業績亮眼也很討客人喜歡,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書香女一直是個很敢爭取自身權益、不平則鳴拔刀相助的員工。

 

也許從一進宿舍就豪不猶豫地申請了一整套新的鍋碗瓢盆起,她無意間就已經把釘子深深紮進經理的眼裡。

 

經理有時候會不定期要我們發想「員工創意禮物包」,每個人上繳一份自己特製組合的產品禮物包,放在禮品包的展示桌上,賣出去就再補上,比賽看看哪位員工的禮物包最受歡迎。

 

當然,調配很重要,全都放不貴的產品感覺價廉物賤,全都放重點明星產品價格又讓人退避三舍,怎樣搭配貴與不貴組合成一個價格中等合理、並可藉由明星商品拉抬邊緣人商品一起促銷的成功禮物包是個大學問,我每次不是配地太貴就是太賤,都賣不太好。

 

書香女和幾位前輩的禮物包銷路都不錯,然而辦了比賽,卻沒有昭示贏家獎勵,這簡直玩辛酸的,難怪傑森的禮物包都隨便包包了事。

 

書香女便直問,既然要辦比賽,那獎勵是什麼?總不能讓我們比賽,認真發想的贏家獎勵只有好棒棒貼紙一張吧!

 

在書香女公開提問後,不得已,經理只好表示贏家可以選取一樣商品做為獎勵。

 

經理覺得自己已經很格外開恩、體恤部下了,但書香女卻覺得經理這種「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簡直慣老闆心態,還要她像個小家子氣的摳門歐巴桑般一一索要,她一點也不覺得該感恩戴德。

 

時常在跟我們私下談到工作的時候,她的語氣都是站在員工這一邊,而不是站在經理或是老闆那邊。

 

-

 

我想經理、副經理開始把書香女視為潛在敵人是在「不准員工下班」事件後。

 

屏除我腦洞大開的丟失八百歐事件之外,博物館的收銀還是時常出錯,夏季客人眾多、買氣非常旺,要結帳的商品多不勝數,加上當年在全面漲價後又辦全館促銷的優惠,不同商品或是不同類型的客人會有七折和七五折不等的優惠,還有特惠禮物包、出清特價商品......等等,一籃有好幾種不同的價錢和折扣,簡直逼死員工。

 

那時候博物館還沒有雇用專門的收銀員,於是我們這些又要接團、又要銷售、還要講解和辦退稅的導覽導購員還要時不時衝進收銀櫃檯幫忙收錢。

 

這樣能不出錯嗎?

 

於是有好幾次帳目對不上,多錢少錢搞半天查不出來,帳目只要對不上就無法關台,也就是說無法走人下班回家,這讓負責結算櫃台的經理和翻臉女很是光火。

 

雖然我能理解她們不能準時下班的惱火,但與其對症下藥雇用專門人手專作收銀,經理和副經理的對策竟是威脅員工,下次收銀台要是再出錯搞地她們無法準時下班,那其他人也不准下班,得等到她們把帳目對好關台才能走人。

 

然而沒過幾天收銀台又出現查不清楚的帳目問題,不知道翻臉女是認真覺得她沒好日子過別人也不能有好日子過,還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當初的威脅還歷歷在目,若不徹底執行有損威望,於是她當真禁止員工下班,叫所有人做關門班的員工在店裡罰站枯等,等到翻臉女改正帳目錯誤,把收銀檯關台結算為止。

 

那一天早下班的我和書香女在宿舍一邊做飯一邊焦等,怎麼都離下班時間超過一小時了,Y和白雪公主還沒回來?

 

終於一個多小時後,兩人一臉無奈又疲憊地進門,告訴我們因為帳目出錯,翻臉女不准他們下班。

 

書香女聞言火冒三丈,疾呼這根本欺壓員工,發現有問題要根治,而不是處罰現行體制下無法完善運作的員工,「她們不能準時下班我很遺憾,沒人樂見,但因此不准妳們下班根本胡亂牽拖,她們沒有權力以妳們的工時當作處罰,妳們多留下來的一小時沒有加班費、沒有補償,等於白白多工作一個多小時卻沒有錢,只因為她們不爽。」

 

書香女不愧飽讀詩書,連發火的氣話都如此振振有詞、條理分明、結構清晰,這女孩不給工會當發言人著實可惜。

 

就在我們講了十幾分鐘的話之後,突然清楚地聽到樓下的關門聲和鑰匙鎖門聲。

 

經理和翻臉女就在樓下,而我們宿舍廚房剛剛為了通風散油煙而窗戶大開著。

 

我們是如何清晰聽到樓下的關門聲,樓下的人就是如何一字不漏地聽到書香女的激昂陳詞。

 

Y趕緊關上窗戶,但早就來不及了。

 

緊張了幾分鐘後書香女冷靜下來,自認自己說的話完全在理,就算明天經理或翻臉女要找她質問,雖然不是她樂見的場面,但她也沒什麼可心虛。

 

然而她們並沒找她把話說開,而是讓一切都往心裡去。

 

-

 

雖然自請換到前台,但書香女的情況依舊時好時壞。

 

前台雖然不用衝業績,但是事情一樣多、一樣雜、一樣忙地不可開交,而且一樣要接團。

 

而且更重要的是,前台通常只有一個人,不像商店部雖然忙但同事多,抽閒得空還可以說上一兩句話,在前台若是空閒,也只有滿坑滿谷不停跳針的語音導覽不停循環重播,等著我們關掉按回主畫面、並用濕紙巾把導覽上客人臉頰和耳朵的油膩印子擦乾淨。

 

這是我少數幾次做前台工作時最討厭的項目,沒有之一,客人油臭臉印,胎歌到沒人信,每次擦完我都要拿酒精手巾消毒我的雙手。

 

不過做前台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天高皇帝遠,經理的視線不會隨時都掃到這裡來。

 

這調換未必解救書香女,但可便宜了派珀,她歡天喜地從化外之地回京,整個人都笑容燦爛,比起孤單無聊的前台,她更喜歡人多熱鬧的商店部,這下也算好,一時之間算是趁合了兩個人的心意。

 

只是沒過多久,書香女就發現就算換到前台也改變不了什麼。

 

-

 

那一陣子書香女的男朋友很常來看她,大概也是擔心她的狀況。

 

男朋友要來可不容易,他當時正在第戎(Dijon)工作,每到書香女放週末的時候男友都會從第戎驅車南下來找她,這可是一趟趟感人肺腑的旅程,450公里的距離,每一趟下來都要將近五個小時的車程,常常周五晚上男友第戎下班就飆車南下,等抵達博物館宿舍都已經週六凌晨了,然後周日下午再開車回去。

 

那時候男朋友幾乎每兩到三周來一次,他對女朋友的孝心簡直感動天地,讓我這局外室友感動地痛哭流涕。

 

經理本是不准宿舍有異性友人留宿,但是住宿舍的女孩們都了然於胸、心照不宣,沒人把書香女男朋友留宿的事情對外張揚。

 

當時住宿舍裡的人們大多不是已經結婚就是有對象,特別能對書香女的處境將心比心,要是哪一天我們各自老公/男友要來探親,我們也不希望他們完全無法留宿,還要去別處的旅館住宿過夜。

 

有的時候小倆口窩在臥房一整天都不見人,有的時候男朋友會去廚房煮點東西給倆人吃。

 

男友特別帶下了兩大袋的桌遊說要留給我們,讓我們下班玩玩打發時間,也希望藉由讓我們跟書香女一起玩紓解女朋友的低落情緒。

 

高招呀高招,這男朋友簡直狠角色。

 

有一回書香女狀況比較好,他倆還舉辦了可麗餅桌遊晚會宴請宿舍眾人,連當時剛從台灣回來的玖伊斯也在受邀之列。

 

那一晚我們玩了各種遊戲,笑鬧一整晚,也是經他們介紹認識了經典桌遊妙探尋兇Cluedo,回去以後玖伊斯念茲在茲無法忘懷,又立刻買了一套,成為我倆的心頭款。

 

-

 

但是就算旁人做再多,工作環境本身若不改變,也只是用細線吊著鐵塊一樣,等的只是什麼時候細線承受不住而崩斷。

 

書香女最後還是撐不過,不久之後又發作了第二次。

 

那是挺忙碌沉重的一天,前台的書香女打電話來說原本預定給她的德文團來了,接電話的翻臉女本來要指派一個人在她接團的時間暫代前台,結果電話愈講愈久,翻臉女的臉色愈來愈沉,然後掛上電話就往前台衝,我們其他人都不明究理。

 

在我進辦公室喝水休息時,書香女跟在翻臉女後推門進來,翻臉女一臉怒容而書香女全身顫抖像是就要碎成千百塊,她看起來已經在哭泣的邊緣了。

 

雖然是我先進來的,但此時我實在不應該出現在這個空間,我正快速想著自己該說句話緩緩氣氛,還是一言不發、躡手躡腳溜出辦公室,就在我還在猶豫的這一兩秒鐘,翻臉女無視我的存在,扭過頭對書香女就是一陣痛罵。

 

這已經是第二次因為書香女的心理問題搞得副經理翻臉女得去接德文團,她對書香女的所有耐心和容忍早在第一次時就已消耗殆盡,新仇舊恨交雜,翻臉女的話語毫不留情,無視書香女的崩潰爆哭。

 

在一旁喝水休息的我目睹這一切簡直震驚地無法言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因為在此之前,我以為惻隱之心是所有人都會有的,但顯然我居然錯地離譜。

 

其中一句話的大意大概是,「有問題就去找心理醫師,我們不是妳的心理醫師,我們是付錢來讓妳上班的不是來讓妳把工作給別人的,妳的私人問題是妳的問題,不是我們的問題。」

 

我從來沒有像那個時刻這麼痛恨過這句「這不是我的問題」的法國口頭禪,我真心希望翻臉女會有天譴。

 

講完話翻臉女丟下書香女,還有從一開始被迫當觀眾的我,衝出去替她接團賣產品,扔她一個人在辦公室裡痛哭,我站在那裏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傻愣幾秒鐘後,最後只能上前擁抱頹喪坐在椅子上的她,輕輕拍撫她的背,告訴她一切都會好起來,她在我懷裡泣不成聲,眼淚不停地掉。

 

但事情並沒有好起來,一個月後她就離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安 Joanne 的頭像
喬安 Joanne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