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一直覺得現在大家所謂的『種族主義』、『種族歧視』都被政治化、標籤化,甚至是大帽子化了,好像只有那種「黑人與狗不得進入」、「穆斯林都是恐怖份子」的這種非常極端、非常具侵略性的才叫做種族主義,所以一般人只要不會見到黑人或是穆斯林就亂打亂殺亂羞辱就不會踩到紅線,也就和種族主義者無關,充其量不過就是有一點既定的刻板印象而已。

 

然而,在法國,刻板印象一直被界定為比種族主義輕微、不嚴重,甚至很多人認為這不過是粗淺扁平地對其他族群的認識而已,沒什麼大不了,大不了孤陋寡聞而已,跟種族主義完全扯不上關係。

 

但是,這些刻板印象真的完全不痛不癢嗎?完全無害嗎?被錨定的人如果感到受傷和不舒服還會被認定為不夠有EQ、玻璃心、眼裡容不下一粒沙,看不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笑話和玩笑。

 

檢討受害者這句話真的到哪裡都適用。

 

 

身為一個在法國旅遊和諮詢業工作的亞洲人,我來舉幾個我在法國職場裡非常常遇到的刻板印象侵犯的例子,之所以叫「侵犯」,是因為這些刻板印象對我來說是具有性略性,會讓我有形無形地感到不舒服、受傷、受冒犯,甚至嚴重的話還會實質傷害我的工作表現和權益,然後我們可以再回頭看,是否「只是有點刻板印象」沒啥關係,不傷大雅。

 

以下,我把刻板印象分為幾個等級。

 

 

從最無害、有時甚至還有點好笑的初級刻板印象開始,相對於我同事,我遇到以下問題和想法的機率高出許多,像是:「我想要去茶沙龍,您應該有推薦吧?您一定是懂茶專家吧!」、「您有認識在這地區的中醫嗎?或是您自己本身會中醫或推拿嗎?我哪邊痛,看醫生看好久都沒好......」、「您會太極嗎?我最近想學太極正愁找不到人教。」、「我覺得nems(越南春卷)超好吃!您會做嗎?」

 

因為我是亞洲人,所以我應該要懂茶、要會中醫推拿、要會打太極、還要會做越南春卷,當個亞洲人,真的很忙。

 

 

然後第二級,很普遍很氾濫,而且說的人可能自覺不帶惡意只是好玩,但是聽的人聽上一百遍會崩潰。「口泥挖機!口泥機挖!(跳針X100次)」、「泥蒿泥蒿泥蒿泥蒿(再X100次)」、「我認識亞洲呢!我知道Jacky Chan和 Bruce Lee,挖達~~」(我現在只要再聽到一次Jacky Chan就會崩潰)

 

而這種已經常見到令人非常厭煩,所以有來過歐洲的人應該都有遇到過。

 

 

第三級,自以為幽默,但是其實聽者一點都不覺得好笑。有個先生來諮詢,希望我們可以張貼他朋友的尋狗告示,最後我留下一張給我同事們留作紀錄,萬一之後有人要詢問,我們便有告示上的聯絡資訊,然後這位先生自以為幽默跟我說,「如果有人有看到、或是有人帶狗來,請您一定要跟我朋友聯絡,也拜託您不要自己帶到亞洲餐廳、或是帶回家加菜。」

 

啊哈哈哈哈哈哈,真的豪棒棒、好好笑,看我眼角都抽搐了,可是當下我除了覺得他是白癡之外沒有任何想法。然而,這就已經開始踩到底線了,因為這不僅不好笑,而且還有嘲笑亞洲人的疑慮,言語和行為開始有意無意帶有惡意,並讓受眾感到不舒服。

 

比如說最常用見兩手手指把眼睛拉平,然後學亞洲人說話「清槍衝(Ching chang chung)」、或是故意模仿亞洲口音「崩局崩局」,我想沒有一個亞洲人會認為這只是單純好笑,笑笑就好。

undefined

 

 

當這些"無傷大雅、不是太嚴重"的刻板印象內化成一種思維模式,進入下一個階段,便會直接地影響我的工作。因為我的亞洲外表和一些口音,相對於我白皮膚的法國同事,更容易被認定為"較不專業"、"較不具可信度"、"一定比白人同事對這城市/對旅遊/對資訊瞭解的更少",同樣一個答案,從我嘴巴說出來和從我同事嘴巴說出就是有不同的份量。

 

比如說客人來問一條路,但是給出錯誤的路名和資訊,以至於我完全無法給他正確的指引和解答,但他的第一個反應不是反思是不是自己的所知資訊有錯誤,而是說「我覺得我應該找一個認識這個城市的人來問,應該是妳不知道」,然後同樣問題再問我法國白人同事,然後我同事也無法回答,並跟他說這城市沒有這條路名,而客人這次就輕而易舉地就接受這個一分鐘前我才給過完全一樣的答案。

 

或是更常見的,明明我的櫃台就是空的,但是客人就是硬要等旁邊還在諮詢前一位遊客的白人同事那一排,請她上前,她搖搖頭說沒關係她等這一排就好,然後再加上一句,「我對您沒有惡意,只是我覺得您同事會比較瞭解我要問的問題。」

 

以她的說法,她不是帶有惡意的種族主義者,她只是有點"刻板印象",覺得我不具備能夠解決她問題的能力而已。

 

我的工作表現和能力因為這些刻板印象而被質疑,但事實是,我是和我同期進來的幾個新人中表現最好的,前輩和小主管也最會託付我事情,但是我的亞洲外貌和口音在客人的既定印象裡讓我必定不如我法國白人同事優秀。

 

 

而當這種刻板印象造成的差別待遇開始產生時,不僅我的工作能力受到質疑,甚至連帶讓我的工作權益和表現受到傷害,而這就是最嚴重,也是第六級,刻板印象在職場裡給我造成的傷害。

 

有幸,我到現在還沒遇到,但是,我曾經有過擦身而過的經驗。

 

我就曾經因為客人不滿意我給的回覆而刁難羞辱我,要不是當時小組長立刻介入,給了一樣的答覆,他們到時候鬧到要客訴我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當客人不相信我是專業的、不認為我的答覆和指引是有可信度和權威性的,只要這個回答一不讓他們滿意,他們就可以找我麻煩。

 

試想如果我和其他同事有升遷、考績、和顧客滿意評鑑的壓力和評比,我背負了多少不利於我的情形?

 

是我真的不夠專業、不夠好嗎?還是在無形之中我就被認定"不夠專業、不夠好"?還好目前我的同事和上司都還算明理,也深知我的能力和專業,我並沒有為此而吃上悶虧,但是其他同樣在法國職場奮鬥的台灣人、亞洲人,被這些刻板印象無聲中傷、拖累的人,又有多少?

 

 

誰還能說,只有一點刻板印象沒有關係?這跟種族主義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認為,放任這些刻板印象一步步惡化,就是通往種族主義的道路。也許他們真的不是種族主義者,真的還不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喬安 J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